保姆縱火案男雇主否認提出天價索賠:妻兒是無價的





在遭到「天價索賠」的質疑後,遇難者家屬、男雇主林生斌日前接受採訪時作了回應。他否認曾提出「一個孩子一億」賠償方案的網路傳聞,稱「怎麼可能提這個要求,我妻兒是無價的」「四個最愛的人走了,我一個人要什麼錢呢?」就在7月12日,他還在微博表示,決定聯合朋友發起設立公益基金,致力於提升中國高層住宅防火減災水平,促進家政業完善保姆甄選管理機制等。

有網友說,林生斌是少有的體面人。就目前看,他當得起這樣的榮褒。「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許多人奉若箴言卻未曾做到的,他做到了。

喪親之痛,其悲孰甚?他也有悲痛溢於文字的悼念,但沒有打悲情牌厲聲控訴,也沒像祥林嫂「我真傻,真的」般溺於悲傷,而是不卑不亢、克制表達,哪怕謠諑當前,也未怒形於色。設致力高層防災的基金會,從個體際遇照見公共隱患痼疾,則益顯其人格厚度。

但受害方的不怨不尤,不是外界可以攪渾水或潑臟水的理由。跟他的體面比,有些人的心態何止不體面,甚至還有些齷齪。比如造謠稱「男主人和女保姆有染」,比如渲染未經充分證實的結論——受害者家屬要求「一個孩子索賠一個億」,指責其「吃親人的人血饅頭」,逼其自證清白。這些人或是不嫌事大的看客,或是自以為真相在握、將質疑之箭亂射一通的「偽理中客」。

「寬厚」本是種價值正確,但到了現實層面,總是苛責別人容易、理解別人太難。對從無端造謠、質疑中獲得圍觀快感的人來說,他們投出質疑的飛鏢容易,「毋行苛刻」太難,他們掂量「苛刻」與「理解」對應的注意力收割量時,會罔顧瞎質疑可能對受害方造成的二次傷害。

在輿情事件特別是慘劇中,無論何時,對受害方,公眾本來都該更加寬厚。「禮不伐喪」,對個人亦應如此,我們未必做得到物傷其類、理解他們,但盡量不去憑著未證實或不具備事實基礎的信息對其圍困,避免造成「再度傷害」,則是可以做到的。

拿該事件而言,男雇主要求物業徹查真相,合情合理;即便索賠,索賠金額再高,也是其權利主張。對其誅心,是認知扭曲,也失去了起碼的人文精神。

想起某辯論節目曾討論「醜聞主角是否該被萬人虐」,主持人馬東就說,要分清悲劇主角跟醜聞主角的差別,不能混為一談。而當下,企圖把悲劇受害者扭成醜聞當事人的,總不乏其人。

可以肯定,這個社會像這樣朝受害者亂扔石子的人越少,公共空間會越澄明。

□仲鳴(媒體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