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默:讓富人更富的稅制,長什麼樣?





來源:觀察者網

關鍵字: 、台灣、台灣稅負、台灣股市、台灣稅制改革、台灣綜合所得稅

【文/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雁默】

叫全體經濟學家都坐在一起,他們永遠不可能得出一致的結論。(If all economists were laid end to end, they would not reach a conclusion.)

蕭伯納的嘲諷,經濟學家可不敢茍同,不過馬克思批得更兇:「替資產階級剝削者不當的階級利益服務,隨時願意把人類出賣給大企業與金融資本,經濟學家根本是諂媚的辯士」。這些標籤到底反映多少真實,唯有從個別案例中去追究,我們尋常百姓,只問一個問題,貧富差距是否在擴大。

經濟學是否具有科學客觀性,是知識圈由來已久的爭議,經濟學家當然自認客觀,並認為大眾對他們存有兩種偏見:營私逐利偏見(self-serving bias),以及意識形態偏見(ideological bias)。

馬克思的批判就會被經濟學家劃入「營私逐利偏見」;指責經濟學家對市場的信仰流為一種保守主義,並與大眾認知背道而馳,則是所謂「意識形態偏見」。

不能否認的是,經濟學家發展出許多工具,對市場經濟有正面的影響力,很多時候比大眾相對客觀。然而也不能無視,就是有經濟專家樂於充當富人的說客,玩弄數字以影響政策。也有一種經濟學家以偏頗的學理角度,批判經濟政策。

說穿了,經濟學不是自然科學,它難以避免如史學或社會學的人為偏見,所以才會在行內有許多不同的見解。而經濟又是大方針,階級利益的匯聚之所在,作為專家,也難免會受到利益的引誘,曲解所學,以圖利自己與特定團體。

作為深受經濟政策影響的大眾,我們不能偏聽任何的經濟政策說項,唯有在針鋒相對的財經立場中,把握好真正對大眾有利的目標,從而理解數字解讀上的是非。

稅制,是追求社會公平的重要制度,通常也是最沉悶無聊的話題,民眾並不特別關心。台灣幾個重大法案鬧得沸沸揚揚,可稅制改革不在聚光燈下,然而它卻是個大隱憂。

去年,某知名親綠財經專家,在媒體上對蔡英文批評了幾句,便立刻被召見「摸頭」,該專家當面向蔡英文抱怨,股市不健全,有很大原因在於外資與內資的稅制不平等,造成本土股市大戶出走,變成「假外資」再投入台灣股市。

蔡英文當場回了一句話:「股市內外資科不同的稅,是我心中的痛」。

現在我們知道,舉凡蔡英文心中最軟的,心中最痛的政策,放在她手上改革,就必然出大問題,一例一休勞工政策,就是處理她「心中最軟的那一塊」,結果全體島民都不爽。

這次,關於內外資的稅制,又是她心中的痛,案其前科,改革勢必出大問題,果不其然,新稅制一出,就被更有聲望的經濟學家痛批:圖利富人。

我們不妨看看這圖利富人的稅制,長什麼樣。

原來稅制的爭議

那位親綠財經專家的批評,也是反映本土投資大戶與證券業的共同心聲。簡單說,本土投資人的股利所得,須並入「綜合所得稅」,按所得課征5%-45%不等的稅率。大戶由於股利所得金額高,所以往往被課征最高的45%。反觀外資,由於相關單位無法掌握外國人在台灣的綜合所得,所以只能適用於「分離課稅」最高20%的稅率。

雁默:讓富人更富的稅制,長什麼樣?

親綠財經專家

同樣投資股市,外資繳較少的稅,當然不公平,因而造成本土大戶資金出走,或變假外資以減少稅負,要不然就是乾脆離開股市,轉投資其他金融商品或炒地皮。上市公司老板痛批,政策若能吸引100位大戶資金歸隊進場,比找回100萬小散戶有價值得多。

需要加以說明的是,台灣綜合所得稅(簡稱綜所稅)針對個人年度所得,分為10個項目,包含薪資、股利、財產交易所得、退職所得等,以「累進稅率」的方式課稅。換言之,所得愈高的項目,課征的稅率愈高。

至於這10項之外的所得,例如你中了彩券大獎,由於不是年年都能有這類所得,故而不用綜所稅,而采「分離課稅」,只要課征單一稅率20%即可,不用課到45%。

由於外國人所得難以掌握,無法有效「綜合」其所得,所以只能在所得發生當下課稅,故而采「分離稅制」。

如果我們純看數據,這種說法確實有幾分道理。問題在於,若對外資課征45%的稅,以公平對待內外資,那只能嚇跑外資,重創股市。故而,親綠財經專家與上市公司,證券商的立場是,讓內資也采「分離課稅」。

就是從45%降到20%。

蔡英文交代下去,財金「首長」們就動起來改革這項「不公平」,「財政部」日前已擬好改革計劃,將股利所得分離課稅,送交「立法院」審查。

這一來,另一種經濟學專家大聲表示不服了。

為何是圖利富人?

長期研究台灣所得分配、今年也甫因相關研究獲選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的朱敬一,提出了批評。他認為這種稅制改革,「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頂尖萬分之一的大富豪,所得有9成以上是股利;一般人只有1成,如果分離課稅等於幫大富豪減稅,會嚴重影響公平」。

為了公平而改革的稅制,為何反而嚴重影響公平?

朱敬一認為,為了千分之一或萬分之一的富豪,動搖最基本的公平課稅——綜所稅累進原則,是本末倒置。因為累進稅制的初衷,就是要所得高的人多繳些稅以確保社會公平,目前的5%-45%的稅制是促進階級平等最重要的手段。

雁默:讓富人更富的稅制,長什麼樣?

根據朱敬一團隊的研究,收入位列前20%到前0.01%的富人,其所得高達九成五是資本所得,而資本所得(含土地交易所得)中,股利所得又為大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