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善心匯」涉嫌特大傳銷案調查:揭開「假慈善」「真斂財」的面具





高呼「扶貧濟困、均富共生」,名為精準扶貧,實為非法傳銷,涉案金額高達數百億元……

高收益為誘餌,通過網路虛假宣傳,採取「拉人頭」方式大肆發展會員,一年時間裹挾群眾逾500萬人……

慈善光環之下,十餘億元悄然進入張天明個人腰包,「善心匯」究竟隱藏著怎樣的黑幕?

最近,公安部組織偵辦了「善心匯」涉嫌特大傳銷案,依法對深圳市善心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張天明等人涉嫌組織、主管傳銷活動等犯罪問題進行查處。新華社記者日前通過深入採訪,揭露了張天明等人打著「善」的旗號違法行「惡」的本質。

「共富神話」背後的「龐氏騙局」

辦案民警介紹,發展會員時,「善心匯」以慈善的名義講述一個「共富神話」:會員只要按一定標準投資,可以很快收回本金,並獲取高額回報。同時,通過不斷發展下線,隨著會員層級提高,還有源源不斷的獲利。

「慈善事業是不求回報的,做慈善的公司怎麼可能獲得高額的返利呢?」辦案民警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善心匯」公司自相矛盾的行騙邏輯。張天明等人編織的「共富神話」是一個通過拆東牆補西牆來瞞天過海的「龐氏騙局」。

「他們說這是扶貧,交3000元,20天以內返3900元給我。」64歲的李某是湖南某縣的一個農民。今年6月底,他被一個朋友誘導加入「善心匯」,把這幾年靠種田、打工攢下的3000元交了上去,不料現在血本無歸。

從2016年5月開始,張天明等人宣揚「扶貧濟困、均富共生」,策劃、操縱並發展人員加入「善心匯」。截至目前,「善心匯」註冊會員500餘萬人,會員遍布全國。

事實真的如「善心匯」所宣傳那樣嗎?辦案民警通過剖析其模式,揭穿了其傳銷本質。參與人向推薦人以每顆300元價格購買一顆「善種子」,即可激活一個會員帳號。會員帳戶激活後,可通過投入資金和發展下線獲得高額靜態、動態收益。

靜態收益是指會員按照平台指令,向陌生會員匯款,稱為「布施」。這一環節完成一段時間後,平台會安排其他會員向此人匯款,稱為「感恩受助」。會員可以選擇「特困」「貧困」「小康」「富人」「德善」「大德」 六個檔次,「布施」金額從1000元至1000萬元不等,收益率從5%至50%不等。動態收益則指的是會員發展下線後,可以拿到下線「布施」金額2%-6%的提成。

據警方調查,張天明所宣傳的2000畝黃花梨基地,實際只有幾百畝且還只是樹苗;所謂的三亞檳榔谷260畝房地產開發用地,根本沒有辦理過用地手續;註冊的公司中,大量只是空殼公司,沒有實際業務。

按照其說法,系統內每個會員都能獲取超過本金的收益,但是,「善心匯」以及會員沒有能支撐這種高額收益的實體產業和正常的盈利模式,投入的資金沒有產生增值,那麼收益來自於哪裡?

如今被警方抓獲的張天明向記者揭曉了答案:「‘善心匯’要維持運轉就是靠不斷發展新會員,用後面加入的人的錢補給前面的人。」「善心匯」公司通過搭建網路平台,用傳銷等手段吸納資金,系統內用來支付回報和獎勵的是源源不斷補充進來的參與人的本金。

「這就是擊鼓傳花的騙局,一旦下線發展慢了,資金流入量小於支付量,資金鏈就會斷裂,系統就會崩盤。」辦案民警告訴記者。今年5月前後,「善心匯」被湖南省公安、工商部門調查,系統運轉受影響,張天明擔心系統崩盤,煽動了大量會員前往湖南省政府非法聚集,甚至在大雨天把殘疾人和老人安排在人群的最前面,嚴重擾亂了當地社會秩序。

「幸虧查處及時,否則受損的人更多。」不少參與人這樣表示。截至今年6月1日,會員資金缺口達92億餘元,涉及會員230餘萬名。

扶貧幌子背後的斂財陰謀

「扶貧濟困」「互助共生」,這是「善心匯」在發展會員時的口號,宣稱所有的錢都用於扶貧和慈善。但實際上,除了「舊人吃新人」的資金循環,「善心匯」會員的大量資金以類似抽頭的方式進入了張天明等人的私人腰包。

據負責技術維護的骨幹成員黃某回憶,張天明誘導自己加入時,反復地說你有理想有抱負,要投入到扶貧中,說既能扶貧又能賺錢。在「善心匯」互助網路上,很多細節都有意跟扶貧慈善掛鉤,比如把傳銷中的層級命名為「特困社區」「貧困社區」等等,還有諸如「功德主」「布施」「善心幣」等各種命名。

實際上是怎麼回事呢?幾名骨幹成員都表示,加入一段時間後,發現扶貧只是假象,實際還是通過傳銷來斂財,只是利用扶貧來包裝、隱蔽。

辦案民警向記者列舉了一些類似例子。比如組織慰問貧困戶,花費不多,卻聲勢浩大,在發展新會員時大肆宣傳。甚至還以幫扶的名義,把部分貧困戶發展成會員。

辦案民警介紹,「假扶貧」背後是張天明等人的「真斂財」,「善種子」「善心幣」「解凍費」等所有涉案費用,絕大部分由會員直接打款至張天明的多個個人帳戶,一年下來張天明獲利十餘億元,其他骨幹成員也都有不同程度的非法所得。

張天明表示,他的非法所得投入到捐助、扶貧的錢只占極少數。用他自己的話說,掏這些錢也是為了給會員們呈現一個慈善家的形象,引誘更多人加入。

「捐助別人,應該是拿合法的錢,但這些都是非法所得,意味著有更多普通群眾損失。」辦案民警說。

「天師」外衣藏著的貪婪之徒

受害人員告訴記者,在部分「善心匯」成員的眼中,張天明就像聖人,部分會員甚至稱他為「張天師」。

據警方調查和「善心匯」部分骨幹成員介紹,「張天師」的形象是張天明對自己極力包裝的結果。

張天明,生於1975年,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人,初中肄業,近年常駐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是整個「善心匯」傳銷活動的組織者、策劃者、管理者。先後做過服裝、淨水器等生意,2013年到了深圳發展,前後開過幾家公司。

據負責宣傳的骨幹成員劉某表示,「張天明特別會說,張口就能來一大段,跟人打交道也永遠是一副笑臉。」但是,他認為張天明不踏實,喜歡吹噓,比如要做一百萬元的事情,就跟別人說做五百萬元。經常宣傳自己有39項專利,其實很多都是虛假的。有個什麼想法,自己不去做,而是畫一張大餅,召集別人去做。

在「善心匯」內部,張天明每周周一到周五,晚上八點半都會在會員微信群裡進行語音直播,大講要做到人生價值,要互助共生。「通過不斷的演講,強化會員們對他的印象,認定了他是慈善家,相信‘善心匯’是慈善事業,發展更多人進來。」劉某說。

人前跟會員宣傳要做好事,以慈善家包裝自己的張天明,背後卻在大肆斂財。綜合張天明自己供述和公安部門調查,張天明把非法所得的十餘億元,用於給自己和家人購置大量資產,如在昆明以自己控股公司的名義花費2.2億元購買了一座大廈。辦案民警介紹說,張天明的妻子在逃跑時,隨身攜帶了140多萬元現金、29張金融卡,僅抽查的8張卡中的資金就有1100多萬元。

「我願意現身說法,‘善心匯’成立之初就是為了取得個人利益,我個人深深地感到悔恨和愧疚,‘善心匯’如今變成了‘惡心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張天明說道,「不勞而獲是走不通的。希望大家不要在錯誤道路上越走越遠,能夠真正意識到,這種模式的危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