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減肥產品制售內幕:可能為「三無」膠囊 添加禁藥





然而,《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這個「看上去很美」的減肥市場,實則亂象叢生,消費者一不留神就會掉入「健康陷阱」。

「三無」減肥產品副作用大

通過朋友介紹,《法制日報》記者聯繫到1名昵稱為「張大官人」的減肥膠囊銷售人員,她銷售的是一種名為「壹號坊」的二代純中藥減肥膠囊。

據「張大官人」介紹,產品是膠囊形式,一個月能瘦十來斤。記者問減肥的原理是什麼,「張大官人」說不知道,「這是廠家的事情」。她在朋友圈裡展示了自己的產品和最近賺到30多萬元的截圖。

通過瀏覽這名銷售人員的朋友圈,記者注意到,其發給下線代理的減肥膠囊包裝形式有兩種,一種是已經分瓶包裝好的;一種是將大量膠囊用大號塑膠袋裝著發給代理,然後由代理自己分裝成小瓶出售。在這些產品包裝上,既無成分表,更無生產許可證、生產地點和生產日期。

這種從外包裝上看不出任何信息的減肥膠囊,真的有人敢吃嗎?記者在調查中發現,「迷信」此類減肥產品的人不在少數。

目前在美國華盛頓研讀碩士學位的馬琳通過微信向記者講述了她的經歷:「我有個同學就在賣所謂的英國獨家減肥藥,她每天在朋友圈裡發圖說瘦了多少,看著讓人很心動,我也想試試。於是,我通過微商買了一瓶獨家中藥減肥膠囊,花了698元。這瓶減肥膠囊包裝簡陋,真的可以說是‘三無’產品。剛收到這瓶減肥膠囊時,我還不敢吃,但後來想花了這麼多錢不能浪費,索性硬著頭皮吃了。一個療程28天,一天一顆,但我吃了4天就不敢再吃了,因為實在太可怕了。吃這種減肥膠囊頭兩天,我就感覺心慌,心跳快得嚇人,極度口渴,然後失眠,一點胃口都沒有。真的,我一天不吃飯都感覺不到餓,但精神特別好,整夜睡不著。我覺得,這種情況不管出現在誰的身上都會瘦下來。吃了4天,我確實瘦了7斤,但完全是因為不吃任何食物再加上過度消耗精力。之後的一周,我還是沒有胃口,過了一個多星期才慢慢恢復,同時體重也反彈了。」

「不要相信那些所謂的減肥膠囊尤其是‘三無’產品,我那個賣所謂英國獨家減肥藥的同學,號稱地區二級代理,她也一直在吃那個減肥藥,我不知道有沒有副作用,但據她說吃減肥藥會上癮,因為一停掉就會反彈。」馬琳說,「我同學當二級代理,賣1瓶藥可以掙100多元人民幣,她上面還有一級代理、總代理,可見這減肥產品利潤有多高,也可以看出原料的低廉。」

對於此類「三無」減肥膠囊,目前尚在北京一所高校就讀的李可深受其害。

「我原來也是一個無比相信有速效減肥產品的人,無論多少人對我說減肥產品有副作用,我都不會相信。但是,我現在希望用親身經歷告訴大家,不要再上一些微商的當了。」李可說,「2016年5月,我通過一個看著比較靠譜的微商買了一種減肥膠囊,吃了大概十天,那段時間的感覺就是失眠、頭暈、不想吃東西。我可以忍受一宿一宿的睡不著覺,但是後來,我的脖子上開始成片地起疹子,而且越來越痛。去醫院檢查後,醫生說是因為激素失調、內分泌失調、抵抗力下降,所以起了幾個痘痘就感染成了一片。因為是吃了減肥膠囊後才出現這種情況,我就找賣家理論,她竟然讓我病好了接著吃,如果還出現這些症狀,她可以雙倍退款。」

宣稱保健品但無生產資質

在熱銷的減肥產品中,除了「三無」減肥膠囊,還有一種看上去很正規的減肥糖果。在各大搜尋引擎中,此類減肥產品的廣告和宣傳不計其數。

記者通過微信聯繫到1名賣減肥糖果的銷售者,其微信名為「路陽」。據路陽介紹,她只賣1個品牌的壓片糖果和其他品牌的酵素梅,「主打糖果,梅子是捎帶賣的,效果都很好。酵素梅是緩解便秘排毒養顏的,糖果是減肥瘦身的」。

此類減肥糖果的成分是什麼?路陽回答,成分主要是金銀花、菊花、山楂、綠茶、馬齒莧,減肥原理是促進新陳代謝、燃燒脂肪以達到瘦身效果。壓片糖果一個療程90粒,其中有60粒排毒減脂的糖果,還有贈送的30粒平衡素。平衡素就是把身體調理成易瘦體質,早上吃一粒粉色的平衡素,晚上吃兩粒綠色的壓片糖果。

路陽說,光吃這個糖果和梅子,不用運動就可以減肥。如果記者購買的話,她可以送一盒平衡素,搭配吃的效果好。服用平衡素,前期能把身體調理成易瘦體質,後期能夠鞏固身體。

記者問,平衡素的成分是什麼?路陽語焉不詳地說,「這個平衡素是調理用的,跟糖果搭配吃」。

「這些成分在日常生活中都很常見,怎麼會有這麼好的減肥效果?」對於記者的質疑,路陽說,「這都是濃縮加工的」。

見記者不放心產品效果,路陽發來幾名客戶反饋效果的微信聊天截圖,並給記者發來產品包裝上的成分、生產日期、生產許可證號、產品檢驗報告和保健品生產企業審查合格證明等證書,聲稱自家產品是保健品。

根據相關法律規定,正規的保健食品會在產品外包裝盒上標出形如「藍帽子」的保健食品專用標誌,還會標註出該保健食品的批准文號,可能為「國食健字【年號】××××號」,或者是「衛食健字【年號】××××號」。其中「國」「衛」表示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或由衛計委批准。

記者發現,路陽發來的產品包裝上並沒有保健品特有的「藍帽子」標誌,只有某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頒發的保健食品生產企業GMP審查合格證明,根據相關規定,這並不能作為已獲得保健品批准的證明。

隨後,記者上網查詢包裝上的食品生產許可證號和產品標準代號發現,該公司的食品生產許可證上批准的生產種類為糖果制品和飲料,並沒有保健品。其產品執行的產品標準也是糖果生產標準。

除了減肥糖果,「喝茶就能減肥」的方式聽上去也很美好,但現實如何?

在調查中,記者聯繫到一名賣減肥花茶的賣家,其微信昵稱為「啦啦」。據啦啦介紹,他們的產品主要是「玫瑰花茶搭配益生菌片」。對於減肥原理,啦啦說:「我們家花茶經過益生菌泡制,主要起到減肥作用的還是產品中的益生菌,任何減肥產品基本都只能起到輔助作用,只是加快你瘦身的速度,而關鍵的還是需要你自己的毅力,減肥還是需要堅持消耗大於攝入,對於咱們家產品,我能保證的是在你飲食8分飽+些許運動的情況下,即早晚體重差不超過1.5斤,基本每日都會見到效果,2兩至2斤不等,看個人吸收。」

啦啦發來的產品圖片顯示,這一套產品分為兩種,一種是玫瑰花茶,一種是「荷葉益生菌壓片糖果」。啦啦同樣聲稱這是保健品。記者質疑產品包裝上沒有保健品的「藍帽子」標誌,啦啦隨後改口稱註冊的是食品,但是功效類似於保健品。隨後,她又給記者發來企業的食品生產許可證掃描件。記者查詢掃描件上的食品生產許可證號,發現該企業同樣沒有生產保健品的許可,只能生產糖果制品、茶葉制品和飲料。

「只要是食品就不能宣傳任何功效。如果說有減肥、養顏功效就要去申請保健品、藥品,通過審批證明這些功效。相比食品生產許可,保健品認證的時間更長,門檻也更高。」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學院營養與食品安全系主任何計國介紹說。

各種減肥方法最終靠節食

記者調查發現,在減肥市場上,除了內服的膠囊、糖果、花茶,還有形形色色的減肥方法,比如「懸磁減肥法」。

即將在北京一所高校上研究生的趙曉雪告訴記者,去年暑假,她在美容院做過一個療程的懸磁減肥,操作方法就是在肚子、腿和手臂上的一些穴位紮懸磁罐。「有點類似拔罐,說是能通過刺激穴位來減肥。重點是,美容師後來給我的配套食譜是讓我吃半個月的黃瓜雞蛋。一日三餐,每頓飯都是一根黃瓜、一個雞蛋、一杯脫脂牛奶,就這樣吃了半個月,不瘦才怪。一個療程下來,我確實瘦了8斤左右,但生理期全部紊亂了,而且出現周期不規律」。

大約半年後,趙曉雪發現體重反彈得很厲害,甚至比之前還要胖。沒有吸取教訓的趙曉雪又選擇了另一種減肥療法——針灸埋線。「調理師說經脈順暢有利於減肥,紮過兩次,一次十針,就是把一種能夠被身體吸收的線或者說針打在穴位上,讓它在身體裡一直刺激穴位。第一次紮的時候很疼,不過第二天就好了,屬於可以忍受的那種。第二次紮完特別疼,右腿都疼得沒法走路,晚上睡覺稍稍一動就會疼醒。我不知道有沒有達到調理身體的效果,只知道一個月下來一點沒瘦,紮針的地方還很疼。」趙曉雪說,在此之後,她決定遠離一切減肥「偏方」。

不過,去年年底,面臨畢業求職壓力的趙曉雪再次開始尋求瘦身良方,這次她被所謂的「瘦瘦包」洗腦。根據銷售者的介紹,此類「瘦瘦包」通過紅外線加熱腰帶加熱藥包,神闕穴(肚臍處)吸收藥效,疏通經絡,平衡氣血,打開穴位,調理內分泌,加速人體新陳代謝,不僅僅是單純減少脂肪細胞,而是從根本上徹底改變肥胖體質。

正是「徹底改變肥胖體質」的說辭,讓趙曉雪再次動心。

「買這個產品時,銷售者說不用節食。後來,對方給我一份食譜,也就是少吃油炸等高熱量食物。又過一段時間,銷售讓我就餐時注意幹濕分離,比如不能一邊喝著奶一邊吃麵包。再後來又不讓喝太多水。一段時間後,銷售又對我說了各種莫名其妙的理由,讓我吃酵素粉。結果就是一邊敷包一邊吃酵素粉,8天瘦了6斤,但我感覺腰很酸,渾身不適,感覺就是節食減肥。」趙曉雪告訴記者,按照銷售者的規定,她的早餐是一杯牛奶加一個煮雞蛋,午餐可以吃半碗米飯和少量的菜,晚飯只能吃水果或青菜,還必須控制量,全天要少喝水。「如果你真的嚴格按照這個食譜來,不用什麼包也能瘦下來,我試過,如果晚上稍微吃一點東西,體重就會上去」。

當然,在減肥市場,還有更神奇的產品。比如,一套價格萬元的內服減肥產品,宣傳是基因減肥,不需要運動,只需稍微控制飲食即可,每頓都是蔬菜、動物蛋白、植物蛋白和澱粉。這款產品號稱重組基因,作用於基因表達而不是基因本身,由基因層面全面調控人體200個基因群組達到體型體重管理。通過一種稱為AgeLoc的技術將一個基因晶片進行鎖定、辨識,讓產品靶向營養人體的衰老基因,從而把身體調整到年輕的狀態。

層層發展代理背後有套路

《法制日報》記者在調查此類減肥膠囊過程中發現,一些銷售者除了推銷產品,他們還會鼓動消費者成為代理。

記者在聯繫一款減肥膠囊銷售者時發現,銷售者「風中賓士」在其介紹信息中寫道:屬於國家藥監局批准的商品,同時屬於小藍帽安全產品。全國招商……即便你是一個一無所知的微商新人,也能夠通過培訓和指導,手把手教你成長為一個行業大咖。

記者根據「風中賓士」留下的兩個微信號分別添加對方,一個微信昵稱為「莎莎」,另一個為「努力」。詢問之後,記者發現兩個微信號都是一個人在運作,對方解釋「我的兩個號,是一個人呀」。

根據「莎莎」介紹,他們屬於專業的售後服務,全程指導。之後,「莎莎」開始向記者介紹如何做代理,「我的很多代理都是減肥之後直接代理的,因為自己就是最好的廣告。主要我們產品本身確實是好,溫和,安全有效,關鍵是不會反彈」。

記者問,「做代理要找誰」?「莎莎」表示「必須找我」,接著向記者大談她的代理經驗,稱她「最擅長的就是引流,解決人脈問題」。

根據「莎莎」介紹,代理費就是拿貨的費用,「現在半門檻,拿5瓶只要1475元,就可以成了代理,相當於295元一瓶,有授權證書」。

記者注意到,這種減肥膠囊的零售價是630元一瓶,莎莎回復稱:「對,零售630元,減肥藥利潤特別大,產品好不好,不是我說了算,你試了覺得產品可以的話,你再去代理。」

在「莎莎」發給記者的產品代理群截圖中,分別為「××國際3群」和「××國際1群」,前者有500名群成員,後者有493名群成員。

曾經做微商銷售過減肥產品的薛彥鵬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發展代理是推銷減肥產品的關鍵。

「減肥產品招商的套路是,廠家通過一個載體宣傳是純植物的,也就是食品。這個載體最早是酵素,後來是梅子、餅乾、果脯、西梅西柚果汁、纖梅飲、纖維素、青汁……其實就是具有清理腸道作用的一種食品的名字。」薛彥鵬說。

「載體是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虛構出來的噱頭,有的載體根本不含某種成分,成分都是瞎編的。最主要的是,廠家往往會用第一批貨拉住第一批代理商。第一批代理商其實就是最早使用產品的消費者,此時,廠家必須要靠效果拉人。所以,廠家一般會在第一批貨裡放禁藥,比如西布曲明等,消費者吃了肯定會瘦。如果第一批貨有1000人體驗,如果能留下700人,這700人就會堅信她們獲得了‘食品級減肥神器’,就會拼命大肆宣傳。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這700人就會將這種‘食品級減肥神器’介紹給自己的朋友、同學、家人。」薛彥鵬說,為了掩人耳目,商家在第二批貨裡會減少禁藥劑量或者不放,所以很多第一批代理商收到顧客的反饋是「怎麼沒有效果」。

根據薛彥鵬的經驗,對於第三批貨,廠家會繼續放禁藥,挽回效果;第四批,不放禁藥;第五批,放……然後,看市場情況控制放與不放禁藥。薛彥鵬說,廠家這麼做的目的是,「即便查出來了,說消費者買到的是‘假貨’就行了」。

據薛彥鵬介紹,「減肥產品的成本多花在包裝費上,產品本身的成本很低,可能也就十幾元或二十幾元,然後賣到380元、580元或者幾個療程1280元等,這些利潤就可以讓很多參與其中的人緘默不語」。 □記者 趙麗 實習生 戴夢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