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撲克App變賭博平台 團夥半月累計賭資超千萬





為了方便聯絡召集賭友、進行賭資結算,夏某建了兩個微信群,一個是「管理群」,吳某、夏某、靜哥在裡面商量分成等「大事」。另一個群是「頂峰俱樂部」,主要是3人以往的牌友。在吳某、夏某、靜哥的大力鼓動招攬下,先後有了150餘人加入。

夏某利用App建了一個「房間」,只有「俱樂部」裡的牌友才能進來。想玩牌就要購買積分,1分代表1元,最少要換2000元的分,上不封頂,錢通過支付寶、微信轉給夏某。熟悉的玩家也可以先直接上分,最後結帳。

據吳某交代,他們的賭博模式有點像農村的「流水席」,隨到隨打,到時就停。牌局開始之後,每局為一桌,最少兩人最多9人,每局規定兩個半小時。大小是10元的底,每次押註最少20元,上不封頂,帶「保險」。每天少的時候3局,最多的時候10局。每局結束後,根據軟體系統裡記錄的分數結算,再通過微信、支付寶轉帳給每個玩家。

兩種盈利方式雙管齊下

既然是開賭場,盈利才是終極目標。在賭局中,吳某等人主要靠「抽頭」和「保險」兩種方式來獲取利益。

「抽頭」即是吳某和夏某抽當局贏家盈利的5%。這些錢,除去牌局中給玩家發放「炸彈」「同花順」「皇家同花順」獎勵等費用,剩餘的錢,吳某和夏某各拿40%,「靜哥」分得20%。

「保險」則是德州撲克的獨有規則。所謂「保險」,就是該玩家押上所有籌碼並且牌面占優,可以向第三者(德州撲克規則裡稱為「保險公司」)買自己輸錢的概率。玩家輸了,「保險公司」按照保險額度賠錢;玩家贏了,投保的錢歸「保險公司」所有。「保險」最初由吳某、夏某、「靜哥」三個人負責,按照20%、20%、60%的比例結算盈虧。雖然做「保險」有一定風險,但從長遠看是穩賺不賠的,有時候利潤比「抽頭」還要高。

2016年7月18日,另一個在圈裡頗有名氣的德州撲克玩家沈某找到吳某,表示可以幫忙管理這個「俱樂部」,還能拉牌友進群,希望一起做「保險」賺錢。為吸引更多賭友入夥,吳某、夏某吸納沈某入夥,並各自拿出一定比例的「保險」份額給沈某。

因為「生意」火爆,同年8月1日,夏某又介紹老同學李某加入,與吳某按周輪流擔任客服,並約定將每周賭客盈利的10%作為客服報酬。

從2016年7月18日開始,吳某等人每天都組局賭博6次以上,組織了2000多人次進行賭博,賭資累積1000餘萬元。在案發時,僅被公安機關收繳的賭資就達170餘萬元。

2016年8月初,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發現了吳某等人涉嫌開設賭場的不法行為,4日,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同月22日,吳某等犯罪嫌疑人被抓獲歸案。

2017年6月16日,南通市崇川區人民檢察院對吳某等7人以涉嫌開設賭場罪提起公訴。

賭場躲進手機危害深

「與三五人結夥湊成一桌賭博相比,下載手機App在網路上設置賭場,通過微信群聚集參賭人員,使得賭博行為突破地域的限制,涉案人數更多、分布人群更廣、涉案賭資更大、社會危害性也更高。」本案承辦檢察官說,網路虛擬性也加大了打擊犯罪的難度,尤其是涉案人員的身份和參賭數額的認定。

「打著‘競技體育’的幌子,看起來是在玩手機棋牌類遊戲,但是組織、運行方式和現實中的賭場並無不同。正如本案中,玩家要先購買積分,組織賭局的人要抽水,線下會和每一個賭友結算抽頭和保險盈虧。」承辦檢察官說。

2012年,公安部曾發文批復:國內興起的德州撲克俱樂部,「通過組織比賽,讓參與者繳納高額報名費、參賽費進行比賽,贏取現金、有價證券或者其他財物,組織者、開設者從中抽頭」這種形式是一種賭博活動,要求依法予以嚴厲打擊。

承辦檢察官還強調,為有利於各地司法機關保持統一的辦案尺度,加大打擊的力度、準度,需要更頂層的法律法規設計,比如對德州撲克賭博活動的立案標準、打擊範圍(包括網路和手機App)、犯罪數額等作出具體規定。

本報記者 丁國鋒

本報通訊員 葛明亮 任留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