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新規厘清三大焦點:誰來管 怎麼騎 投多少





共享單車是共享經濟催生的新業態。交通運輸部等10部門3日聯合發布《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在引導有序投放車輛、推進城市自行車道建設、單車停放維護管理、押金安全等方面提出了方向性要求,以服務公眾便利出行。

資料圖:一小區內10餘平方米的水池裡被堆放瞭約70輛共享單車,工作人員解救費力。武俊傑 攝
資料圖:一小區內10餘平方米的水池裡被堆放了約70輛共享單車,工作人員解救費力。武俊傑 攝

焦點一:誰來管?

共享單車給公眾出行帶來了很大便利,同時也帶來了亂停放等城市管理問題。這些問題誰來管?指導意見首次明確,共享單車是城市綠色交通系統的組成部分。堅持屬地管理,城市人民政府是共享單車管理的責任主體,充分發揮自主權和創造性,因地制宜、因城施策,探索符合本地實際的發展模式。

北京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高級工程師蓋春英用「是是非非」來形容共享單車發展帶來的爭議。「只有明確了定位,才能更好地發揮政府的服務效能。」蓋春英說。

在規範經營服務方面,指導意見提出,共享單車企業要落實對車輛停放管理的責任。各地要加強對共享單車停放的監督,明確相關主管部門的執法職責;對亂停亂放問題嚴重、線下經營服務不力、經提醒仍不採取有效措施的經營企業,應公開通報相關問題,限制其投放。

「共享單車騎一次就收一元錢,除非資本繼續燒錢,否則很多企業缺乏維護的動力。」北京騎騎智享科技有限公司的CEO曹健說,企業要進行科技創新,用科技規範用戶的行為,最終做到用戶的自主管理。

摩拜單車政府事務總監邢林說,以摩拜為例,500萬輛單車一輛輛進行人工搬運是不可能的,必須用人工智能平台進行調度。用電子圍欄等科技手段,培育用戶停車的良好習慣,守規矩的用戶可能獲得優惠券獎勵,違規停放的則扣除信用分。

公眾交付的押金安全誰來管?一些經營企業目前正在探索採取信用積分等免押金方式提供服務,為約束用戶行為提供了新的路徑。指導意見提出,鼓勵採取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賃服務。

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吳春耕表示,這有助於從源頭解決用戶資金安全問題。鑒於當前通過收取押金來約束用戶行為具有一定的現實需要,指導意見對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專用帳戶設立及專款專用、接受監管等內容作出了原則性要求。未來,要加快做到「即租即押、即退即還」等模式,盡可能減少押金資金規模,防止形成資金池。

焦點二:怎麼騎?

「車道不夠寬,經常被夾在縫隙裡,有時騎著騎著就沒有自行車道了,要麼跟行人擠、要麼跟機動車搶道走。」宇恒可持續交通研究中心主任王江燕經常用單車搭配地鐵上下班,體會到了騎車的痛點,城市自行車道的規劃建設方面有欠缺。

蓋春英說,城市的道路都應該規劃自行車道,但是真正成網的自行車道太少了,斷頭的地方太多了。

交通運輸部科學研究院城市交通中心戰略規劃師尹志芳說,自行車受機動車干擾的現象越來越嚴重,自行車道被擠占的現象普遍,騎車人的安全得不到保障。

指導意見提出,要完善自行車交通網路,合理布局慢行交通網路和自行車停車設施,積極推進自行車道建設。同濟大學教授褚大建說,指導意見明確了共享單車的定位,提出建設完善自行車交通網路,這是政府履行管理職責的一大亮點。

「遇到公車停靠站,要讓自行車從公交站內側繞行,而不是和公車停靠發生衝突。」王江燕說,目前很多街道都是為機動車設計的,現在要為自行車道改進。把城市自行車需要的主要騎行點連起來,讓自行車無論在大馬路還是背街小巷,都能暢行。

焦點三:投多少?

「赤橙黃綠青藍紫」,有人開玩笑說,共享單車的顏色基本全了,現在想入局共享單車,恐怕顏色不太夠用了。共享單車市場多久會進入飽和期?

據交通運輸部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7月,全國共有共享單車經營企業近70家,累計投放車輛超過1600萬輛,註冊人數超過1.3億人次,累計服務超過15億人次。

指導意見明確,引導有序投放車輛。根據城市特點、發展實際等因素研究建立車輛投放機制。

上海自行車行業協會郭建榮說,根據調查測試,用公共自行車滿足市民上下班的需求,比例大約是50個人一輛車,過多了就可能泛濫。按照這個比例,以上海2500萬人口估算,50萬輛自行車基本能滿足,而目前上海的共享單車已經突破100萬台,有11家單車企業在經營。

ofo聯合創始人張巳丁則認為,城市投放車輛並不是達到100萬輛或1000萬輛就算飽和了,數量永遠隨著人們的日常代步需求而變化。

「從數據來看,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體量相對一致,成都、天津、昆明、廈門等二線城市也較相似。」張巳丁說,目前平台把城市劃分為一個個網格進行管理,按網格內車輛流動效率、報修頻率、使用頻率等多項指標進行調整、調度,以此逐步動態平衡。

褚大建說,共享單車投放與資本的跑馬圈地有關。平台企業早晚潮汐式投放車輛,在地鐵站、商務樓前造成占地擁堵,這是企業在經營中出現的問題。平台企業要將投放數據與政府部門進行信息溝通,政府要出面引導市場,對投放數量的控制要因城而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