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騎「死飛」狂飆被警方約談





肖洋騎著「死飛」在馬路上肆意穿行 /影片截圖 一輛紅色的「死飛」停放在胡同裡 /CFP     晨報見習記者 吳藝璇

日前,一則《上海高中生騎死飛被警察帶走》的文章通過某自媒體發布後,引發眾多市民關注。文章配發的影片中,一名年輕騎手騎著「死飛」(一種自行車)闖紅燈、穿隧道、扒車,摁機動車反光鏡,危險動作頻現。
影片發布後隨即引發警方關注,目前,影片中涉嫌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騎手已被教育、處罰。
警方表示,規範非機動車和行人交通行為,是今年下半年交通違法行為整治工作的一項重要內容,對駕駛非機動車闖紅燈、逆向行駛,以及行人闖紅燈、跨越隔離欄等嚴重危害安全的非機動車和行人交通違法,做到「發現一起、教育一起、查處一起」。
肆意穿行,無視紅綠燈

這篇題為《上海高中生騎死飛被警察帶走》 的公眾號文章中,附有一段影片,影片中的男生肖洋(化名)騎著一輛白色固定齒輪的自行車肆意穿行。
肖洋所騎的這種固定齒輪自行車,俗稱「死飛」,既是英文名Fixed  Gear的直譯,也因為它的飛輪是死的。相較於普通自行車活的飛輪,「死飛」的飛輪將鏈條與後輪固定起來。只要後輪處於轉動狀態,騎車人就必須繼續做蹬車的動作,可以向前蹬、也可以向後蹬。「死飛」無法像普通自行車一樣「溜車」,但可以做出倒車等特殊動作。此外,「死飛」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沒有車閘,其制動方式與普通自行車有著很大差別。
影片中,肖洋騎著「死飛」採用了隨性的「蛇形」騎行路線,穿行在機動車道、人行道上,甚至公車、私家車都比不上他的騎行速度。
在經過十字路口時,肖洋甚至無視路口的信號指示燈,在幾個紅燈亮起的路口都沒有停止騎行,反而是用腳制動後,在馬路中央、斑馬線上接連做出甩尾動作,然後繼續高速騎行。
更令人吃驚的是,肖洋在超越一輛紅色轎車時,竟將自己的一只手扶著車身右側,用指尖劃過車身,抵達車身前方時,竟然隨手摁下了那輛轎車的反光鏡。
肖洋所做的這一系列危險動作,都被緊隨其後的兩名跟拍者記錄了下來。
據透露,這兩名跟拍人員是一人騎著摩托車,另一人手持拍攝器緊跟著肖洋在馬路上穿行。

「被警察帶走」只是噱頭

上述文章剛一發布,就引發了眾多網友關注。在網友評論中,不少人對騎手不遵守交通法規的危險行為進行指責。同時,也有網友表示,以這種方式進行炒作,「太過了」。
記者輾轉聯繫到這個公眾號的相關負責人cc,他承認當時只考慮讓更多人點擊閱讀文章,所以取了這個標題,想以「被警察帶走」為噱頭吸引關注,「沒有考慮到位」。
cc承認,他們主要是想宣傳一家精品單車店,這家店聚集著一群騎「死飛」的愛好者,影片裡的那名騎手肖洋是他們車隊最年輕的一員,平日到車隊的出勤率較高,騎車的路數也比較野。
「我們並不是在刻意宣揚‘死飛’的什麼態度,也不想造成什麼混亂影響。」cc說,他承認發送這樣一則影片和文章不太妥當,為盡可能減少負面影響,這則文章和影片已於8月1日下午刪除。

警方約談騎手並處罰

記者從浦東警方了解到,警方關注到網路上傳播的這一影片後,當即約談了影片中的騎手肖洋。
昨日,肖洋其在監護人的陪同下接受了宣傳教育和處罰。警方表示,肖洋承認了自己的交通違法行為,警方對其交通違法行為也做出了相應的處罰。
因為「死飛」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沒有車閘,其制動方式與普通自行車有著很大差別,因此「死飛」的安全性一直廣為詬病。
那麼,「死飛」究竟能不能上路行駛呢?
記者查詢資料發現,《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十八條明確規定:非機動車的外形尺寸、質量、制動器、車鈴和夜間反光裝置,應當符合非機動車安全技術標準。根據《自行車安全要求》(GB3565-2005),上路騎行的自行車應裝有2個制動系統,一個制動前輪、一個制動後輪,制動系統應操縱靈活。
記者從上海市公安局交警總隊獲悉,自行車屬於非機動車,根據《上海市非機動車管理辦法》 第五條規定,在本市生產、銷售的非機動車應當符合有關國家標準,第二十八條規定,駕駛非機動車上道路行駛的,應當保持制動器、夜間反光裝置等安全設施性能狀況良好。大陸涉及自行車的國家標準主要有《自行車通用技術條件》(GB/T19994-2005)、《自行車安全要求》(GB3565-2005),如果經質量技術監督部門鑒定「死飛」自行車的制動性能不符合國家標準,依法不得在本市生產、銷售,不得上道行駛。
交警部門表示,如果上路行駛的非機動車剎車制動系統不符合安全要求,交警部門將會依法對這些不符合規定上路的非機動車駕駛人進行處罰。
那麼,既然不符合上路騎行的要求,這些看似酷炫的「死飛」到底能不能生產、售賣呢?
浦東市場監管部門表示,按照規定,只有符合國家標準的自行車,才可以生產銷售。
[對話騎手]

只要一騎車上路,就感覺馬路上我最酷

日前,記者與騎手肖洋取得了聯繫,還在讀高中的肖洋說,他從初中便開始接觸「死飛」。有時騎車去學校,將近7公里的路程,他只需要17分鐘左右就可以到達。

記者:為什麼騎「死飛」上學?
肖洋:因為賴床,起床晚,不騎快點就要遲到,這樣才能壓點到教室。
記者:騎「死飛」這麼危險,你的父母同意嗎?
肖洋:同意的,因為他們覺得這個比待家裡打遊戲好。
記者:受過傷嗎?
肖洋:騎「死飛」的都摔過,有一次不小心摔跤後,鎖骨斷了。其實也還好,斷了一開始都沒發現,過了十天才發現兩邊鎖骨不對稱。
記者:騎「死飛」有擔心,或者害怕的時候嗎?
肖洋:沒什麼擔心的,就找刺激嘛,馬路上鑽鑽車流拉拉skid  (剎車),蠻爽的。我騎車是絕對不逆行的,逆行就是找死。我只要一騎車上路,就感覺整個馬路上我最酷。
[新聞鏈接]

「死飛」發燒友:雨天或急剎車時,極其危險

3年前,丹尼(化名)也是一名「死飛」狂熱的發燒友。
雖然工作的地方離家比較遠,來回近70公里,但他幾乎每天都騎「死飛」通勤,單趟大概需要一個半小時。據他回憶,當年上海有一個很有名的「死飛」圈子叫「factory5(5廠)」,最瘋狂的時候,他們有數百人一起在馬路上夜騎,騎行速度達到每小時40-60公里,「我自己騎最快的時候達到70公里/小時」。
如今騎「死飛」的人越來越少,百人規模的夜騎活動也已經逐漸取消。曾經擁有兩輛「死飛」的丹尼,也漸漸淡出了這個圈子。
「騎‘死飛’事故率還是很高的,因為它是固定齒輪,車輪和腳踏板處於聯動狀態,剎車是純靠腳制動的,而前輪是不受腳踏板制動的,雨天或者急剎車的時候,極其危險。」丹尼如此解釋淡出的原因。
對於上述影片和文章中提到的競速類賽事「野貓賽」,有知情的「死飛」發燒友稱,這是一個以多個點為關卡的競速賽事,在兩個關卡點之間,無論車手以什麼樣的路線、騎行方式行駛,用時最短者取勝,「非常危險」。
丹尼表示,「死飛」並非一般意義上的代步工具,沒有經過專業培訓的人很難讓車子動起來,他本人非常不讚同這種狂野的騎行方式。
對此,cc也坦言,與幾年前的「死飛」圈相比,可能現在騎「死飛」的人數不足當年5%,「‘死飛’ 的熱潮已經過去。」
另一名「死飛」發燒友則表示,「學生族不該騎‘死飛’上下學,太危險了」。因為這種自行車相當專業,對普通人來說,即使裝上剎車,也未必安全,一般都在專門場地練習,主要用作表演和娛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