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生態帶來好生活





    (上接1版)

    殷金平是土生土長的殷家溝人,過去一直在沿海打工。2010年,獲悉神龍峽開發,他回到村裡辦起了當地第一家農家樂。雖然只有一間餐廳、一間客房,客房裡也只有一台老式電扇,可當年夏季,來農家樂的客人竟然絡繹不絕。

    2011年,殷金平一咬牙,砸下全部積蓄,對農家樂進行了提檔升級,並取名為「休閒山莊」。原有的老房子被改建成兩層樓房,房間配置了獨立廁所,空調、電視一應俱全。

    新農家樂開業不到一周,南岸區一位名叫劉鶴平的退休老師便帶著幾個朋友找上門來,因為緊臨神龍峽景區,夏季農家樂裡涼爽宜人,劉鶴平和他的朋友都非常滿意。此後,劉鶴平成了「休閒山莊」的常客,每年他都會帶著朋友到這裡居住一段時間。

    在殷金平的帶動下,村裡30多歲的單身漢殷金禮在2015年也辦起了農家樂,共有8個房間,20多個床位,能同時接納50餘人。從此,殷金禮的生活有了大變樣,一個夏季就能掙上十多萬元。去年,殷金禮歡歡喜喜地迎娶了來自湖北的新娘。如今,夫妻倆共同經營農家樂,生活過得有滋有味。

    「鄉村旅遊現在已成了殷家溝的主導產業,40多戶農戶中共有32戶開辦了農家樂,剩餘的村民也大多在農家樂裡務工。」南平鎮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殷家溝也不再是過去的「光棍溝」,鄰近的幾個村都爭著把姑娘嫁到這裡來。

    一個「垃圾村」治理帶來文明生活

    52歲的陳仁貴是南平鎮涼風村村民,離他家不遠,有一條幹涸的陰溝。過去,這裡是村民「約定成俗」的垃圾堆放地,由於沒有垃圾清理工,時間一久,垃圾開始腐爛,散發出惡臭,這讓陳仁貴很苦惱。

    去年,涼風村啟動農村人居環境改善工程,對農村生活垃圾實行「戶集、村收、鎮轉運」。政府不僅為村民免費發放了垃圾桶,還分片區配備了垃圾箱。

    「自從有了垃圾箱,大家逐漸改變了隨手亂扔的舊習慣。」陳仁貴嘖嘖稱讚,曾經隨處可見的垃圾、蚊蠅越來越少,家門前的陰溝也變得整潔乾淨,閒暇時四處遛達,心情舒暢了不少。記者看到,離陳仁貴家不遠的垃圾箱能容納約3立方米垃圾,半小時內,先後有4位村民提著在家收集的袋裝垃圾過來,打開密閉箱後,大包小包往裡堆放。

    環境變好了,陳仁貴當年就開辦起了自己的生態魚莊,魚塘裡餵養了草魚、白鰱。魚塘水是從山上引來的泉水,魚食是田裡的野草和自家種的玉米。魚莊可垂釣、吃魚,每到周末,前來遊玩的客人絡繹不絕。「這多虧村裡的環境變好了,才吸引了這麼多客人。」陳仁貴咧著嘴告訴記者,他每年能掙十多萬元。

    記者手記

    生態好就是「金山銀山」

    煤礦保有儲量6000萬噸,原煤產能238萬噸/年——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南川曾是全國百強產煤縣。煤礦帶來了豐厚的經濟效益,卻給生態造成了壓力,南川一度面臨城區空氣質量污染嚴重、農村面源污染明顯等難題。

    發展不僅要講速度講效益,更需要在增長與保護、局部與整體、當前和長遠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而南川上下也敏感意識到,生態好就是南川的「金山銀山」。

    這幾年,南川區綠色發展的成果是實實在在的。以南平鎮為例,在這裡,以煤炭為支撐的時代已一去不復返,經過污染企業關停和復綠,結合神龍峽景區成功創建,一些頭腦靈光的村民開起了農家樂,家庭年平均純收入近10萬元,沒有人願意再去采石挖煤。

    近年來,該區將加強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作為生態文明建設的「主旋律」。嚴守耕地、林地、森林、濕地「生態紅線」,合理控制國土開發強度,努力促進生產空間集約高效、生活空間宜居適度、生態空間山清水秀。

    同時,該區深挖生態資源經濟價值,以現代農業為重點推進產業生態化、生態產業化。打造了古樹茶、方竹筍、中藥材三大特色農產品,發展了一大批鄉村旅遊村鎮。

    更值一提的是,多年來,該區堅持把環保作為招商引資的「硬杠子」,不僅關閉了一大批污染企業,還著力引進科技含量高、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少的項目,以進一步保護生態環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