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溝地震災區紀實:一位上海女教師和8歲兒子的48小時撤離





新華社上海8月12日電(記者王辰陽)「人生遇到天災的機會少之甚少,沒想到你8歲的年齡就遇見了。在整個過程中,你很勇敢,也很堅強。媽媽希望你明白,生命有很多恐懼,難以預料,也無法準備,而最關鍵的也許就是在面對的時候讓自己沉著、冷靜、不害怕。」這是魏巍在撤離九寨溝地震災區,回到上海後寫給兒子的一段文字。

魏巍是華東政法大學的一名教師,也是8月8日九寨溝7.0級地震的親歷者。在有關部門的組織下,她和兒子在地震後48小時內從災區回到上海。12日,魏巍將這段難忘的經歷寫成文章發布在個人的微信公眾號上,截至8月12日晚8時,這篇題為《48小時撤離九寨溝:一個母親和她8歲兒子的災區紀實》的文章閱讀量已經超過80萬,點讚數超過3萬。

↑8月10日,安全抵達上海的魏巍和兒子與同行友人。

驚魂一夜:從客房逃生到等待救援

「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麼強烈的晃動的感覺。」12日下午,魏巍在向記者回憶地震發生當晚的情景時,依然心有餘悸。

8日21時許,剛回到賓館的魏巍正準備洗澡,突然整個屋子開始晃動,而且晃動越來越劇烈。意識到發生地震的她迅速沖到房間,安撫受驚的兒子。20多秒後,房間停止了晃動,魏巍雖不確定地震是否已經結束,但她還是決定先帶兒子逃出酒店。

此時,酒店走廊裡滿是物件晃動掀起的煙霧。魏巍和兒子所在的酒店四層似乎已沒有其他滯留的住客。「媽媽,對面是安全通道!」眼尖的兒子發現了綠色的安全通道標識。大概幾十秒時間,魏巍和兒子飛奔下樓到安全地帶。

「你在哪裡?」在酒店旁的廣場上,魏巍接到了同伴的電話。此時是晚上的21時23分,距離地震發生的21時19分,過去不到5分鐘。

廣場上的酒店住客慢慢聚集,大概30分鐘後,酒店負責人開始用話筒與大家溝通。「酒店的建築很安全,2008年‘5·12’大地震時也同樣捱過。」這句話大大消減了大家的顧慮。不久,酒店負責人開始征集現場志願者,並集中酒店員工,這些人冒著生命危險從酒店裡取出了大小浴巾和棉被,發給大家禦寒。魏巍與兒子及同行的夥伴還收到了酒店員工解下的工作圍裙取暖。

↑8月8日晚,在酒店旁廣場上休息的住客們。

夜逐漸深了,魏巍的兒子還是有些緊張,說睡不著。「必須睡,明天可能還會有更多的體力消耗等著我們。」魏巍告訴兒子,但她自己還是有些緊張,聽著不遠處公路上救援車輛的鳴笛聲,一直未眠。

難忘48小時:從地震災區回到家中

8月9日凌晨3點半左右,九寨溝縣一位地方幹部來到魏巍和其他酒店住客所在的廣場,他用話筒與大家溝通,表示政府一定會將他們及時撤出地震災區。接著,酒店開始清點和登記住客信息,分流住客,自駕遊旅客在救援人員引導下自行駕車離開,旅行團的遊客由導遊負責安頓,散客則統一等待政府安排的疏散車輛。

凌晨5點左右,酒店負責安置疏散的志願者開始為散客們登記信息、安排車輛。早晨7點半左右,散客們陸續排隊坐上了疏散的車輛。魏巍一行人坐上了第12輛疏散車,在上午9:00發車前往140公里外的平武縣。

「讓我很感動的是,為了行車安全,疏散我們的大巴車有兩位司機輪班,其中一位頭上綁著繃帶,衣服上還有血跡。」魏巍說,「我問過才知道,政府要求九寨溝所有旅遊大巴司機今天都要待命,及時參與疏散,我由衷地向他們表示感謝。」

↑8月9日,在九寨溝縣到平武縣的救援車上的受傷司機。

雖然有了各方救援力量的保駕護航,但是路上還是有滾石、塌方等危險。魏巍記得,一路上都有武警、交警在站崗、指揮,還有很多消防車、武警車、通信車甚至是飛豹救援隊的車輛逆向駛來,奔赴災區救災。3個小時後,魏巍所在的車輛只行駛了40公里,到達九寨溝縣城;又過了近4個小時,他們安全到達了平武縣。

↑8月9日,平武縣汽車站疏散被困人員的情況。

短暫休整後,魏巍一行人乘上了政府安排的下一程救援車,8月9日晚21:10左右,他們到達了成都東站汽車站。此時,7.0級地震已經發生一天,經過一晚的休息,他們第二天經由高鐵前往重慶,坐上了返回上海的飛機。地震發生整整48個小時後,魏巍和兒子回到了上海的家中。

↑8月9日晚,到達成都東站汽車站的救援車輛。

再回顧:有感恩也有反思

在接受採訪時,魏巍反復向記者表達了對政府有關部門、救援人員、酒店等等幫助他們撤離地震災區的人的感恩。魏巍還清楚地記得,震後她剛從友人手機裡了解到這次地震有7.0級時的震驚。

「我用的是感恩,不是感謝,因為情感要強烈得多,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愛黨愛人民,也許就是在這樣的危難時刻才能更真實地感受到有一個強大的救援力量在幫助你是多麼重要。」魏巍在她的微信公眾號的文章中這樣寫道。

「還有很多平常聯繫不多的朋友都來關心我,我很感恩我所有的親友們,」魏巍說,「更要感恩與我同行的一家人,你們說我們從此成為生死之交,我覺得一點都不為過。」她希望這次經歷能讓大家更加珍惜生命、也關愛他人。

魏巍還注意到在地震中大家的反應,她覺得大部分人表現得都很淡定平和,十分難得。魏巍還有些許擔憂這次經歷是否會對兒子的心理產生一些影響,不過在採訪中魏巍的兒子也爽朗地表示「不怕啦」。

「我們一家人都很樂觀、開朗,」魏巍笑著說,「我也希望受災的人們能樂觀積極面對,願他們安好!」

(圖片均由魏巍拍攝、提供)

來源:新華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