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7成企業”低繳”社保:社保占企業用人成本4到6成





▲為什麼呢?

超七成企業「低繳」員工社保,意味著給員工繳社保時,沒按其正常薪水收入繳納而是以更低的薪水標準來計算的企業,占到了大多數。這也說明了某些問題。

作為在大陸社會保障體系中居於核心地位的保險機制,社保的意義毋庸贅述。從勞力關係角度來說,企業降低繳納社保自然對員工不利。

可現實中我們能看到,大多數人對於「低繳」社保的公司行為採取默許態度。這一方面和單一勞力者本身的議價能力有關,另一面折射的是,從職工利益看,當下的社保相關制度設計仍有改進空間。

相信許多人都有體會,扣除社保和個人所得稅,到手的錢要比薪水單上所呈現的大量減少。而農民工等流動性較強的低收入群體,甚至會為了多掙些「到手薪水」,而與企業協商放棄繳納社保。

早在幾年前人社部有調研數據顯示,當年累計中斷繳社保的人有3800萬,占城鎮職工參保的一成還多,且這種趨勢還在持續。

從企業端來看,高昂的用人成本,也一直是實體經濟的沉重負擔之一。

之前有報導指出,如果一名員工公司所承諾的月薪為1萬的話,扣除五險一金個稅,員工實際到手為7454元,但企業端實際付出的成本為14410元,近乎是員工收入的兩倍。有數據顯示,目前社保繳納費用,已占到企業用人成本的40%到60%之多。

對社會而言,不必因現有的問題對社保機制加以否定,它需要「系統升級」,而非推倒重來。

而要「系統升級」,就得給既有的漏洞打上補丁:鑒於社保繳納基數的下限比最低薪水還要高,導致的「薪水越低,社保占企業總成本的比重越大」的問題,或許有必要從費率和基數層面,為企業探索年金等補充保障制度提供轉圜空間。

▲這是2015年跟2016年企業繳納社保數據對比,2016年合規情況不增反降。

而針對社保資金大量趴帳沉淀的症結,讓社保基金在保障資金安全的同時做到靈活運用、有效投資,或者進行一部分收益返還設計,也是個可待思考的問題。

這些「補漏」,這些年來其實也在進行。伴隨著經濟下行,以往為高增長所掩蓋的企業負擔,確實正成為影響實體經濟的重要原因。

近年來,國務院出台了一系列措施為企業「減稅降負」。僅今年上半年國務院就已出台5批減稅降費措施,發放「全年為企業減負超過1萬億元」的政策大禮包,其中包括社保費率的下調。目前的五險總費率也已從41%降到了39.25%,降低了1.75個百分點。

這也讓個人低收入和企業高成本中間的差額大量沉沒在社保繳費中的局面,得到了改善。

超七成企業「低繳」社保,不是對社保制度本身的置否,而是對合理制度中欠合理地方改善的敦促。

就目前看,要真正解決企業用人成本難題,又保障民生的基本福利、提升社保的含金量,做到社保基金的良性循環,既要社保費率的下調,更要有進一步的制度改革,探索讓社保繳納更科學合理、讓市場和社會都更有獲得感的新算法。

來源:騰訊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