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推特治國不算什麼,首個社交媒體政府可是歐巴馬建的-林書友





來源:觀察者網

關鍵字: 、美國、社交媒體、政府決策、阿薩德、社交媒體政府

【文/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林書友】

靠「推特治國」的特朗普,正焦頭爛額,沒想到,前任在他「最擅長」的領域也贏了一把:歐巴馬以單條「推特」300萬的點讚量,刷新了全球紀錄

特朗普推特治國不算什麼,首個社交媒體政府可是歐巴馬建的-林書友

意外不意外?驚喜不驚喜?

且慢,我可不是那種喜新厭舊的人,雖然歐巴馬下台多日,但還要替他好好爭口氣。歐巴馬本來就是社交媒體小能手啊,想當年,他為了競選總統「在網路上發出了1300萬封郵件,400萬捐款者通過網上電子管道捐款,其支持者網站My.BarackObama.com擁有200萬個會員」。

總統當完後,歐巴馬自己的推特帳號有了8000萬粉絲,傳給特朗普的白宮官方帳戶@POTUS都有了1350萬粉。「推特治國」成了特朗普的標籤,可要論把社交媒體引入治國理政,那絕對是歐巴馬的功勞。

這還是2015年就經過國際認證的!

「這屆美國政府是歷史上第一個靠社交媒體信息進行決策的政府。我們管它叫做社交媒體政府,沒有政治可言。」誰說的?不是哈佛學者,不是歐美精英,而是阿薩德。對,就是敘利亞那個阿薩德二世。

「茉莉花革命」在阿拉伯世界爆發後,各國社交媒體族群歡呼雀躍,仿佛發發微博就能拯救世界;現如今,殘花敗柳一地雞毛,這些國家幾乎都生靈塗炭,滿目瘡痍。阿拉伯世俗政權的強人們紛紛逝去,倒是阿薩德堅持住了。他在血雨腥風的敘利亞屹立不倒,頂住西方大國壓力和原教旨主義襲擊,反倒成為抗擊極端組織IS、捍衛世俗主義孤島的先鋒。

2015年接受美國《外交》雜誌專訪時,阿薩德發明了「社交媒體政府」這個詞,把歐巴馬政府好好埋汰一番。大致意思是醬紫的:嗨,歐巴馬,怎麼社交媒體上說我用了化學武器,你就要跑來治我啊?大V的話你也信?看你們把阿拉伯世界給折騰的,你們那麼文明,卻到哪都添亂,還有沒有政治家?懂不懂政治責任啊?

原諒我這麼戲謔,不然還能怎樣?對於這個缺少政治家只有政治騷動的世界,我們如何談論什麼叫政治責任?從早期政治哲學家的嚴肅思考到今天知識界的絮絮叨叨,真有政治能力的人不見多少,優雅的空話倒是不斷自我繁殖。韋伯在《以政治為業》裡說權衡、說為後果負責、說滴水穿石的忍耐……如今有誰聽?也罷,今天還是八一八「社交媒體政府」,看看我壯哉大美利堅如何早在特朗普之前,就依靠社交媒體「負起」政治責任。

戰略時尚武器

「9·11」事件十周年前夕,《外交政策》網站將「社交媒體的發明」同「世界金融危機」、「中國和金磚國家的崛起」等一並評為「9·11事件以來的十大事件」。

如今,只要不是小清新,多少都知道互聯網不是市場智慧和消費欲望的產物,它誕生於冷戰時期的美國軍事實驗室。不過民用市場競爭大大促進了互聯網新發明。社交媒體是金蘋果,也是潘多拉。學術一點講,它是文明內部的「矛盾」,會朝著有利的方向轉化還是往有害的方向轉化,考驗一個文明的政治智慧。當多數人在評論、點讚、自拍、分享、封鎖、取關……不亦樂乎時,社交媒體也確實激發了新的政治想像和智慧。

美國政府當然想好好利用。前國防部副部長威廉·林恩三世(William J. Lynn Ⅲ)曾在《外交》上撰文指出,「不到一代人的時間,軍事領域中的信息技術已經憑借其自身的條件,從一種改善辦公效率的管理工具發展為一個國家的重要戰略資產」。前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也認為,「這些通訊工具所提供的通信自由,對美國而言,是巨大的戰略資產」,社交媒體正發揮著類似於冷戰時期前蘇聯國內地下出版物的重要作用。

國防部,國防部,滿滿的軍火氣呀。還有蓋茨,他要求國防部充分利用社交媒體等互聯網工具,去接觸全世界,特別是年輕人。

又是武器,又是時尚,誰能不動心?希拉蕊女士最時尚,在國務卿任上聲稱:「我們這個時代的一個關鍵特徵是,人民——特別是掌握新型聯網技術的年輕人——本身已經成為一股戰略力量。」戰略,戰略,好嘛,來嘛。

啊,對不起,現在來玩的是特朗普了。這倒也可以說明,不管誰勝選,美國的社交媒體政府是跑不了的,最多有點形式上的差異。

社交媒體大決策

身為「世界警察」,美國從來不願放鬆自己的世界責任。在外交方面,社交媒體作為決策工具還是挺順手的,基本上事先想好了要決策什麼,上社交媒體搗鼓搗鼓都能有「依據」。

十多年前美英繞開聯合國安理會,通過電視媒體拋出「弧線球」,然後美英聯軍向伊拉克開火,不到20天擊垮薩達姆,再裝模作樣尋找生化武器找了十多年沒找著。英國前首相布萊爾已經承認,事先他和布什明知道伊拉克沒有可使用的生化武器,英國也出了報告,可死了這麼多人你就讓我看這個?!

找不到沒關係,社交媒體上什麼都能找到。十幾年後,國務卿克裡猛烈抨擊巴沙爾·阿薩德是「暴徒和謀殺犯」,宣稱「多種情報來源」表明敘利亞政府在2013年8月21日的化學武器襲擊中殺害1400多人,包括至少426名兒童。但是他說出的主要情報來源就是:「在接下來的4個小時裡,社交媒體上有數千條關於此次襲擊的消息,發自大馬士革地區的至少12個不同地點。許多消息提到裝有化學物質的火箭彈襲了反對派控制的地區」。

數千條社交媒體消息,說實話不多。在新浪微博,每一次關於城管打人的消息都比這個多。美國人卻表示:我要以此為「決策」依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