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做國際義工:時尚背後有多少坑





來自西南民族大學的學生張蒙蒙為了豐富自己的暑假生活,萌生了參加跨國義工項目的想法。「放假之後,覺得待在家裡特別無聊,想找點事情做,正好同學給我分享了這個組織,我就上網查了相關資料,提交了申請。」

整個申請過程就是按照組織方官網的步驟填好報名表,並在提交義工工作的教案之後,上交2100元的項目費,費用包括住宿費、早晚餐費、從營地往返項目地的交通費、校園/殘障中心/孤兒院捐款費用、接機費和管理費。來去的機票費、午餐費,保險費以及其他的遊玩費用都需要自理。

這次義工之行,張蒙蒙來到了馬來西亞的馬六甲。7月16日到達營地後,一周的跨國義工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我們一共有16個人,有學生也有已經工作的人,管理老師很負責,大家關係都很好。這裡的居住環境挺好的,很乾淨。每天的工作內容也主要是教當地的小朋友編中國結、剪紙或者畫臉譜。一般是上午10點左右出發,到達學校附近吃完午飯後,下午1點或者兩點開始上課,一節課一般是一個半小時到兩個小時,上完課後,馬來西亞的負責人會帶著大家去景點玩。」

談起這次義工之行的收獲,張蒙蒙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參加義工活動是一定程度上的旅行+支教,相對於純粹的旅遊來說更有意義。幾天下來,我和同行的小夥伴們關係特別好,也收獲了和孩子們的情誼,我給他們留下了我的微信,回國之後,他們依然會來找我聊天。」

的確,不少年輕人已經厭煩了上車睡覺、下車拍照的模式化旅行,國際義工這一新鮮形式正好迎合了大學生表達公益心愛心的需求。

通過一篇標題為「世界很大,青春不長,不如去闖」的微信推文,在南京市某高校就讀大二的周揚初識了國際義工領域,並被各色項目撩動心弦。一番琢磨後,剛滿20歲的她也在這個暑假開啟了斯裡蘭卡的義工之行。

「我理解的國際義工體驗是一種新興的旅遊方式,相比於傳統走馬觀花式的跟團遊,以義工的身份參與其中能夠更好地融入當地生活,更深入地了解異國文化,更有助於開拓眼界。」周揚展示著手機裡斯裡蘭卡的照片說,國際義工之行既「高大上」,又能幫助他人,比單純旅遊更有意義。

「高大上」的國際義工組織背後藏著不少「坑」

如今,隨著國內高校學生對於國際義工旅行需求量的與日俱增,形形色色的國際義工組織也應運而生。單是以「國際義工」為關鍵詞進行搜尋,便能彈出不下30個微信認證的國際義工組織公眾號。

此外,各個國際義工組織紛紛打出「暑期義工旅行」「輕遊學」等概念,甚至直接推出類似「斐濟公路旅行」「澳洲三周遊學」「泰國戶外休閒」等脫離義工主題的純旅遊項目。

市場龐大便難免良莠不齊、亂象叢生。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通過調查發現,市面上的國際義工組織普遍存在著各種「坑」。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曾供職於某國際義工組織的業內人透露:「很多所謂國際義工組織都是低門檻,交錢就能參加,而且收費高,打著非營利組織的名號,收著一周少則幾千元、動輒上萬元的項目費,但是一般義工組織花在義工身上的費用絕不超過報名費的30%。此外,這些組織往往管理不規範,項目過程中隨意變更安排的情況時有發生。」

在這樣的背景下,心動的大學生們往往需要費很大力氣「說服父母」。

「我在知乎和微博上看了許多參加過的大學生的文章分享,就覺得有安全保障」。張蒙蒙表示,「一開始爸爸媽媽很擔心,他們感覺不安全,懷疑這個項目的真實性。後來我把這個項目的公眾號和別人的參與經歷給他們看,才說服他們。」

對於參加國際義工活動的安全問題,張蒙蒙表示:「一定要對自己所參加的項目有前期了解,找成熟一點的義工組織報名,多問問參加過的前輩,並且自己要買好安全險。到達了義工活動所在地後,要時刻向父母報備自己的位置,和同行的小夥伴們好好相處,互相照應。」

事實上,感覺被義工組織「坑」了的學生不在少數。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通過調查發現,行程安排和最初規劃不符、住宿條件差、亂收費等成了參與學生最常遇到的問題。

在江蘇省某高校就讀公益慈善管理專業的大三學生周月這個暑假本著志願服務第一的心態參加國際義工活動,卻「被旅行」了一把。

周月打算在暑期進行一次跨國的專業實踐,便報名參加了一位越南的特殊人群志願服務項目。但報名的組織告知她,進行該志願服務之前,必須先報為期一周的「文化體驗項目」,「太坑人了,就是天天帶著我們跑景點,和國內的跟團遊簡直一模一樣,這與我最初的義工計劃相去甚遠」。

追求「公益光環」不是只有國際義工一種方式

當「國際」和「公益」碰撞在一起,「國際義工行」這樣的模式既滿足了大學生們出去旅遊的心願,又能讓他們收獲各種高大上的經歷和光環,也讓自己向父母申請旅遊時多了不少難以反駁的理由。

然而,出國做義工真的能達到學生期待的「高大上」的目的嗎?

「我到底是為了支援別人還是在幫助自己?」國際義工活動的確可以為落後地區提供人力物力的幫助,但對於許多出國黨來說,其主要目的並非於此。

眾所周知,歐美國家的志願服務已有數十年的歷史,更將志願服務納入了學生的綜合考評體系。因此,義工經歷也成為大學生申請國外高校的一大加分項。不少「出國黨」將這一紙證書視為邁入國外名校的重要砝碼,不遠萬里的義工之行只為在履歷上重重地寫上一筆「海外志願經歷」。

呂蘇奇是一名留學美國的大二學生,暑假回國後她又匆匆趕往越南參加為期三周的義工項目。她坦言:「我未來計劃申請美國醫學院的碩士研究生,而海外志願醫療服務絕對是必不可少的經歷,否則自己根本沒有機會與他人競爭。」

許多國際義工組織也恰恰抓住了學生的名校情結,著力宣傳志願者證書在申請學校或求職時的含金量,吸引學生參與其中。但有留學機構負責人表示,志願經歷是加分項,但絕不是必備項、唯一項,有了證書就能進國外名校,則未免有些混淆視聽了。

當回到項目本身,大學生們所從事的義工活動究竟能給當地帶來什麼樣的效果?

周月告訴記者,成熟的義工大多具備教學、救護等專業技能,且必須經過報名、篩選、面試、培訓等流程才可開展志願活動。「但一些組織準入門檻過低、放水嚴重,使得義工們到了志願服務地點後往往感到很無力,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即使做了也有種幫倒忙的感覺。」

對於大學生來說,目前國內熱門的一至三周短期義工項目,由於時間較短,讓他們來不及真正進入角色,因此無法給予當地太多的實際幫助。周月在國內從事過長期的志願工作,對此深有體會:「像孤兒院、特殊人群等應得到長期陪伴,義工的頻繁更替反而易造成這一群體安全感的缺失。」

對於暑期居高不下的國際義工熱,山東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黨委副書記王欣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採訪時表示,學校有義務提醒學生確保自身安全,學生也需事先了解清楚。確保項目本身的安全性並獲得監護人同意。

「學校不排斥學生利用暑假參與類似項目,但建議先在國內積攢志願服務經驗,出國才能達到更好的公益效果。」王欣表示,不少高校團委、學生工作相關部門都會定期組織志願者團隊,前往國內貧困地區開展志願服務工作,學生大可通過這一官方管道做到義工夢想。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學生均為化名)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葉雨婷 實習生 沈曼怡 劉夢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