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揚:「下層社會儒家傳統」是孕育革命思想的母體





來源:觀察者網

關鍵字: 、毛澤東、毛澤東思想、儒家、傳統文化、中國思想、中西結合

【文/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文揚】

前一篇提到,馬列主義進入中國後,越過了上層社會直接滲透到下層社會中,與「下層社會儒家傳統」發生了結合。

正是在這個結合中,馬列主義做到了中國化,傳統「中國思想」開始復活,誕生出一套全新的「中國思想」。其主體,就是被稱為「中國共產黨集體智慧結晶」的毛澤東思想。

毛澤東思想是一種革命思想,其中的革命觀念,既來自於馬列主義,也來自於「下層社會儒家傳統」,兩者相輔相成。

本篇嘗試詳解這個過程。

一、毛澤東思想形成過程的三個階段

根據《毛澤東年譜》記載,毛澤東的啟蒙讀物主要是國學典籍。十三歲入鄉裡的私塾,讀四書五經,並閱讀《精忠傳》、《水滸傳》、《三國演義》、《西遊記》、《隋唐演義》等小說。十七歲時讀過《綱鑒類纂》、《史記》、《漢書》等古籍。這段時間也接觸到鄭觀應、馮桂芬等人的時政新書,並開始閱讀梁啟超主編的《新民叢報》,對康梁二人心生崇拜。

凡是從《論語》、從四書五經啟蒙的中國讀書人,都算是傳統中國人。因為這是兩千年來「中國思想」的一個總源泉。自宋儒從《禮記》中抽出《大學》《中庸》,合諸《論語》《孟子》稱為「四書」之後,近六七百年來,四書五經即成為支配著中國人內外生活方方面面的一般常識之基礎,國民心理之關鍵。所以,早年的毛澤東,其思想基礎,與千千萬萬舊式讀書人並無二致。這是第一階段。

他十八歲之後正式接觸到西學,辛亥革命後第一次看到「社會主義」這個名詞,十九歲退學到湖南省立圖書館讀書自修半年,讀了嚴復譯的亞當·斯密《原富》,孟德斯鳩《法意》,盧梭《民約論》,約翰·穆勒《穆勒名學》,赫胥黎《天演論》和達爾文關於物種起源方面的書,以及一些俄、美、英、法等國的歷史、地理書籍,古代希臘、羅馬的文藝作品等,並第一次看到了世界地圖。

二十歲進入湖南省立師范學校後,大量讀書,受楊昌濟和徐特立的影響,立下宏志。二十三歲在日記裡寫下「與天奮鬥,其樂無窮!與地奮鬥,其樂無窮!與人奮鬥,其樂無窮!」此事可以視為他在接受西學之後出現的一個標誌性反應。這是第二階段。

他二十四歲那年俄國「十月革命」爆發,二十五歲來到北大,通過李大釗,讀到了一些傳播馬克思主義的書刊。二十六歲時「五四運動」爆發,7月他在湖南創刊並主編《湘江評論》,推崇陳獨秀,稱之為「思想界的明星」,同月連載發表《民眾的大聯合》一文。

文揚:「下層社會儒家傳統」是孕育革命思想的母體

在當時的中國,毛澤東只是一個從湖南鄉村裡走出來的青年學生,一個典型的下層小人物,不屬於任何一個上層社會團體。從他的位置往上,層層疊疊無數大人物,不必說政界和軍界,就說思想界,也是群星燦爛,大師雲集,還未曾出現毛澤東這個名字。

但是,正是在毛澤東讀書求學的這十幾年時間裡,在他的頭腦中發生了一個內涵深刻、意義深遠的中西思想結合。到了第三階段,「毛澤東思想」的萌芽破土而出。

第一階段時沒有西學,只有國學,也就是舊式讀書人必讀的那些儒學經典。而學生時期的毛澤東在國學上是非常用功的。在一封給朋友的信中,他介紹自己的讀書方法,即讀一篇而及於全書,並加以詳細研究,使「國學常識羅於胸中」。信中推崇曾國藩的讀書方法:一為演繹法,察其曲以知其全,執其微以會其通;一為中心統轄法,守其中而得大,施於內而遍於外。

但是,也就是在這一國學啟蒙階段,毛澤東救國救民的宏圖大志和一些基本思想即開始形成。據《毛澤東年譜》的記載,他在十四、五歲閱讀小說時忽然想到,小說中頌揚的都是人民的統治者,這些人是不必種田的,因為土地歸他們所有和控制。他十七歲離家入縣立高等小學堂,行前賦詩:「男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死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入學後,在學校的藏書樓裡讀了很多關於古代帝王堯、舜、秦始皇、漢武帝豐功偉績的書,心生仰慕。

無可置疑,即使只讀四書五經和經史子集,一個下層社會農家子弟也會產生出改造天下、建功立業、濟世救民的思想。這就是為什麼說,中國的傳統儒家思想,並不專屬於上層社會統治階級,而是屬於天下所有讀書人,也包括下層社會的平民知識分子。尤其是在大亂之世,正如顧炎武之名言:「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有人質疑這個觀點,反問「難道同一套四書五經不同的人讀還能讀出不同的口味?」,本人的回答是:一點沒錯。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天下」,包括很多不同階級、不同民族和不同地域的人群,但是天下的學問卻是同一套,所以同一套四書五經在各個不同人群中都會讀出不同的口味,也生成不同的思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