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殺人後帶情人住山洞七年:語言退化 溝通困難





原標題:男子殺人後帶情人躲進金沙江懸崖邊猴子都上不去的山洞七年

8月6日凌晨,天剛蒙蒙亮,38歲的毛向華還在睡熟中,10多名警察迅速沖進屋內,將他牢牢控制住,並給他戴上手銬和腳鐐。至此,毛向華的7年逃亡之路終結。

7年前,在四川涼山州會東縣可河鄉喇叭村發生一起殺人案,有重大作案嫌疑的毛向華潛逃,自此銷聲匿跡。

7年來,會東縣公安局的民警始終未停止對他的追捕。

7年後,民警在摸排調查中得知重要線索,毛向華可能藏匿在金沙江懸崖邊的一處山洞中,在近期要下山幫農戶打工收烤煙。

被抓捕時,是毛向華第一次下山給村民打零工收烤煙,離山洞有10多公里,而此前的7年裡,他一直躲藏在巖洞中,幾乎過著原始人的生活,極少離開山洞與人接觸。

▲嫌犯被抓捕後帶離。

隨著毛向華的落網,他殺人及逃亡的真相也隨之浮出水面。最近,紅星新聞記者在會東縣實地採訪,聽民警講述抓捕背後的故事,還原毛向華的7年逃亡生活。

這背後,猶如一部離奇的電影。

群山峽谷間的艱難抓捕

深夜出擊懸崖上的山道中蜿蜒前行

8月6日凌晨,朦朧的月光下,四輛越野車行駛在金沙江畔崎嶇的山道上。車窗外,是延綿的群山和幽深的峽谷。路,就在懸崖之上蜿蜒延伸。車上,會東縣公安局追逃抓捕組的16位民警表情凝重,他們帶著防彈頭盔、防彈衣等裝備開展此次金沙江畔的抓捕行動。

▲毛向華就藏身在這座山的懸崖上。

七年了,逃竄了七年的命案逃犯能否成功抓獲?民警心裡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在途中,一位辦案民警說了一句「不要擔心,他逃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今晚犯罪嫌疑人絕對跑不了」,讓氣氛稍顯輕鬆。追逃抓捕組成員清晰記得,最近一次開展抓捕工作的當天確實是農歷初一。

2010年7月18日,在會東縣可河鄉喇叭村發生一起惡性殺人案件,53歲的被害人陳軍被人用特別殘忍的手段殺害在自己家中。案發地位於金沙江邊的一個偏僻小山村,人煙稀少,陳某被村民發現時,已經是死亡的幾天後。

據民警介紹,案發後,會東縣公安局高度重視,迅速開展偵查工作,通過多方摸排走訪調查,發現當地村民唐靈香的侄兒毛向華有重大作案嫌疑。但是,前後組織的幾次抓捕均未成功,之後毛向華便銷聲匿跡。

「最近,我們在摸排中得知重要線索,毛向華可能藏匿在離案發地二三十公里外的巖洞中,並在近期下山幫一農戶打工收烤煙。」會東縣公安局辦案民警介紹,在多方核實該信息後,會東縣公安局立即成立抓捕行動小組,召開了專題部署會,制定出詳盡的抓捕方案,抽調刑偵、特巡警、法制、案發地派出所等部門的16名精幹警力開展抓捕工作。

突襲抓捕兇手在睡夢中落網

「我們先後10多次到嫌疑人藏身的地方勘查,但發現地形很複雜。」辦案民警介紹,嫌疑人毛向華藏身在金沙江河谷臨江懸崖峭壁之上的巖洞中,上山下山幾乎沒有路。如果從金沙江對面的雲南渡船到山腳,再登山到達巖洞至少需要三個多小時,從山頂順著懸崖下至巖洞所在位置也要兩個小時以上。

▲毛向華落網地的地方環境。

所以,在當地人流傳著「這面山,猴子都上不去」的說法,到巖洞實施抓捕難度巨大。而且,據知情者透露,嫌疑人身手矯健,在山坡上跑起來「像一只猴子」,在逃期間刀不離身,一段時間身上還背有自制爆炸物。

為此,得知毛向華要下山幫農戶收烤煙的消息後,民警認為這是最佳抓捕時機。據民警介紹,由於山路垮塌阻斷,抓捕組一行在距離抓捕地大約五公里的地方下車,帶著裝備繼續步行向目的地推進。「走了不到一公里,山路到了盡頭,腳下的路變成了幾乎只能容納一個人通過的羊腸小道。」為防止打草驚蛇,民警均未使用照明工具,只能借助月光行進。

▲毛向華被抓捕的地方。

目的地越來越近,經反復查看地形和核對相關信息,民警確定嫌疑人可能藏身的烤煙棚。此時,已是凌晨5時40分,按照事先的部署,民警分組向目標地點推進,最終在距烤煙棚數米遠的廂房內發現了仍在熟睡的嫌疑人,民警迅速將其按住,嫌疑人不斷掙扎,企圖與抓捕民警對抗,但民警始終將其牢牢控制,並戴上了手銬和腳鐐。

▲抓捕現場。

民警介紹,毛向華落網後始終一言不發,但經過仔細核實和相關比對後其身份確定無疑。他被帶回派出所後,審訊組立即對其進行了突審,但毛向華對訊問仍然閉口不答。

而這時,抓捕組民警又驅車向毛向華藏身的巖洞出發,他們此前已得知線報,與他共同居住在巖洞中的另一名女子,極有可能是該案共犯。

搜查山洞還有一對母女藏身此處

「藏身的巖洞內可能放置有槍支和爆炸物。」因抓捕男性嫌犯時,消息已經傳開,對巖洞的搜查事不宜遲。車在臨崖險道上行駛,其險峻程度遠超之前抓捕行動走過的路。

想要進入巖洞並不容易。民警從巖洞所在的懸崖頂上出發,向陡坡下方走了不到兩百米,開始出現三面臨崖、坡度幾近垂直的地形,有民警用手電向崖底探照,沒能夠照到谷底。在這裡一旦踩空,後果不堪設想。「一路上不斷有碎石滾落,路上幾乎都要手腳並用,最窄的地方只能踩一個腳掌。」一名辦案民警說,特別是在一處呈倒「V」型的、三面臨崖、幾近垂直的山脊頂點行進時,大家都是手腳並用。他說,從警10多年,這是走過最難、最險的路。

兩個多小時後,民警順利到達嫌犯藏身的巖洞,找到了與嫌犯共同生活的一對母女,其中一名女孩僅有10歲。民警結合巖洞搜查、取證等偵查工作,基本排除了母女二人的作案嫌疑,在征得母女同意後,民警將二人帶離山洞。

▲三人居住的山洞。

這一對母女是誰?通過民警調查發現,藏在山洞中這名48歲的女子正是唐靈香,她是毛向華的嬸嬸,這名小女孩是唐靈香的小女兒。

那麼她們與這起命案有何關係?原來,在7年前,時年41歲的唐靈香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當時大兒子20餘歲,小女兒3歲。因為她的丈夫長期在外打工,很少回家。長此以往,同村的陳軍(被害人)與唐靈香有了不正當男女關係。而令人唏噓的是,侄兒毛向華與嬸嬸唐靈香也有曖昧關係。

案發前,毛向華得知嬸嬸唐靈香與陳軍的關係後,便對陳軍起了殺心,凌晨作案後潛逃。而案發不久後,唐靈香也帶著3歲的女兒失蹤了,她的丈夫還報了警。「她帶走了家裡的5000元錢,之後一直沒有回來過,也沒有與家裡聯繫。」唐靈香的丈夫說。

「原始人」一樣的逃亡生活

高度警覺

換過幾個山洞,都是荒無人煙的地方

落網後,毛向華對殺害陳軍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目前,毛向華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毛向華個子不高,他如何在山洞裡躲藏了7年之久?

據他交代,案發後不久,他得知嬸嬸唐靈香與四爸(唐靈香丈夫)又吵架了,她想離開這個家。於是,唐靈香帶著3歲的小女兒離家,到幾十公里外的會東縣巖壩鄉後,他去接了母女二人。之後,他們三人一直住在金沙江邊的巖洞中,與唐靈香以「夫妻名義」過著隱居生活。

為了躲避警方的追查,毛向華一直在金沙江邊的巖洞居住,期間沿著金沙江的懸崖換了幾個山洞,都是荒無人煙的地方,離案發地及他的老家有幾十公里的距離。最後藏匿的這個巖洞位於金沙江的半山腰懸崖間,方圓十公里範圍都沒有住戶,「洞被樹林遮住,外界很不容易發現這個地方,幾乎當地村民都不知道有這個巖洞。而在洞中可以一覽周邊環境,如果看見有人來,可以迅速做出還擊或逃離。」

▲當地環境。

孤僻暴躁

獨來獨往,揚言誰報警滅誰全家

這幾年,毛向華等三人一直住在巖洞中,極少與外界來往,連家人都未曾聯繫過,幾乎過著原始人的生活。在洞外,有鐵鍋搭的簡易灶,用來燒水做飯吃。在洞中,石板上墊了些舊棉絮,三人就睡在上面。平時,他們靠找點野菜、蜂蛹、抓點小動物吃,喝山泉水。偶爾,毛向華會到山外,去偏僻的村民家中討要一些大米、包谷等糧食,而最近的村子也有十多公里,都不通公路。在山上,毛向華還養了20多只羊,這也是三人重要的生存基礎。

毛向華從不到人多的地方去,經常獨來獨往,他怕引人懷疑。有時,他會把羊趕出去,讓村民幫他賣掉,順便帶點米、油、鹽、衣服等生活用品。據當地村民反映,毛向華這個人脾氣十分暴躁,他還聲稱自己殺過人,所以接觸過的村民也十分害怕,「要東西不敢不給,也不敢不幫忙。還揚言如果誰報警,就滅你全家。」不過,村民並不知道他真的殺過人。

▲三人居住的山洞。

2015年,當地采藥人曾誤入毛向華藏身的巖洞,他用鐵絲將這名采藥人的脖頸勒住,在問出采藥人是一名本地人的遠房親戚後,才未將其殺害。而他也曾向接觸過的個別村民放話稱:如果警察去抓他,他一定會先開槍將警察打死。之後,毛向華更換了藏身的崖洞。落網後,民警對巖洞進行了搜查,發現了刀具、火藥槍等,在他的枕頭下面,還發現了自制的爆炸物。

與世隔絕

不敢離開,語言退化到溝通困難

「一開始,我也不願意帶著孩子過這樣的生活,但他(毛向華)不準我回去。過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他對我和女兒挺好的。後來,我還是願意和他在一起生活。」唐靈香表示,因為她和丈夫關係不好,還經常打架、吵架,所以才會選擇帶著孩子離家出走。其實,她多次想過離開毛向華,但是她害怕,「他這個人比較兇,如果離開被發現了,可能就沒命了。」

民警介紹,由於唐靈香母女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她們沒有離開過巖洞,語言已經明顯退化,溝通起來比較困難。而唐靈香的女兒一直叫毛向華為「爸爸」,也沒有正式的名字,一到十的數字都還不會數,只會一些簡單語言。隨著毛向華的落網,這名10歲小女孩又回到她的父親身邊生活,不過她早已不認識父親,因為她離家時只有三歲。(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