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風中扶車身亡的貨車司機:新車剛買2月 全家靠車生活





8月23日12時許,台風「天鴿」來臨,一位廣東省中山市市民拍下這一幕:一輛貨車在狂風中不停晃動,一名男子試圖撐住車輛,幾秒後,貨車傾倒,男子被壓在車底,不幸身亡。

這段7秒影片在網路被廣泛傳播後,有網友稱這是「天鴿」襲擊期間最令人心酸的一幕。

據了解,事發地為中山市坦洲鎮大友市場附近。去世的男子名叫周榮,是珠海人,平時以拉貨為生,事發那天正好從珠海送貨到中山。

幾位在場市民曾勸他放棄,但勸說無效。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周榮家境較差,全家靠他開貨運車生活。他在台風中努力撐住的是輛新車,剛買2個月。按慣例,這趟活計大約能拿到150元錢。

撐住貨車的幾分鐘

8月2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事發地中山市坦洲鎮大友市場門口附近看到,有些被台風刮斷的樹枝還沒來得及清理。附近市民稱,此處地面上的一些碎玻璃,就是小貨車翻倒後留下的。

距離事發地點不到10米,有一家豆花店。該店的夥計楊先生和黃姓店主,都曾在台風中去幫男子推車。

「風很大,一個人頂車,」楊先生說,當時他們倆看到一個男人在路邊拼命頂車,過去幫他。那裡正是風口,他們三人一起把車頂住,但風還是把車吹得一蕩一蕩的。

楊先生說,男子看起來四五十歲,個子不是很高。一起頂車時,這位男子沒有說話。楊先生發現,貨車車廂外面全部包裹著帆布,正面阻截了台風,貨車才被吹得晃晃蕩蕩。楊先生便喊男子一起扯下帆布,但帆布被狂風吹得很緊實,牢牢裹在車廂外圍的鐵欄桿上,幾個人沒有扯動。

楊先生他們大喊,讓男子趕快去找把刀,把帆布割掉。但對方沒有聽勸。

他們三人一起頂了二三分鐘。風很大,天空飄著被風刮起的木板、塑膠袋等,不斷掉落在貨車附近的地面上。

附近一棵樹也被吹倒,有樹枝快抵住豆花店店面,楊先生和老板覺得再繼續逗留有危險,打算趕快回店收拾。

「我們叫他也趕快走,但他不聽。」接著,楊先生回到自己店裡。

「10分鐘後,一個過路人來說,外面貨車壓了一個人。」楊先生說,他出門一看,本來在路邊停放的那輛貨車,已被吹到路中間。

楊先生馬上報警。之後,現場十多人幫助把車扶正,看到貨車下被壓住的男子已經沒了聲響。

「我們以為他會走,結果他沒走。」楊先生說,他們離開時沒想到會出現意外。

家裡的主勞力

很多網友看到事發影片後表示,「這個司機瘋了!」

還有不少人猜測,那個貨車司機肯定生活很艱苦,否則不會在台風中頑固地頂車。

「23日我們下午看到了影片,但不知道影片中的人是誰。」珠海鬥門區白蕉鎮新二村村民陳先生說,到了晚上,他才被周圍人告知,影片中的貨車司機就是自己從小就認識的鄰居周榮,「太可惜了!」

周榮的家在主村道邊上,只有一層平房,與周邊鄰居不少兩三層樓房相比,顯得低矮。屋內只有兩間臥室和一間客廳,家具陳舊。

周榮的一位大嫂說,周榮幫人運貨已有很多年。台風那天,有位老板叫他出去送貨,他當時知道台風要來了,本來不應該出車的,但最後還是去了,「他很肯工作的,要供兩個兒子上學不努力怎麼行啊。」

周榮有兩個兒子,大兒子才大學畢業,小兒子還在上高中,經濟壓力不小。

附近一位開商店的阿姨稱,周榮是家裡的主勞力,每天拉貨都要從她家門前經過。周榮家經濟條件在村裡很一般,去年剛簡單裝修了房子。因為房子小,周榮母親在世時,只能住在客廳裡。「前不久,我還問他,你怎麼不把房子加蓋一層?周榮就說,沒錢啊,怎麼加蓋?」

鄰居吳大姐說,周榮的妻子還在自家屋後種菜,每天凌晨不到6點,就在地裡拔菜、洗菜和裝籃,騎著單車去市場擺地攤賣菜,補貼家用,「出事後,他老婆哭得眼睛都腫了,哭到眼淚都沒有了」。

吳大姐說,周榮一家人都很老實,平時很節約,很少看到他們穿好衣服。周榮性格好,與周圍鄰居相處融洽。她感到可惜和心痛,「錢沒有了,還可以賺回來,但命沒有了,還賺什麼?」

 8月27日,珠海市鬥門區白蕉鎮新二村,中間平房為周榮傢,相鄰皆為樓房。 新京報記者 宋超 攝
8月27日,珠海市鬥門區白蕉鎮新二村,中間平房為周榮家,相鄰皆為樓房。 新京報記者 宋超 攝

指望新貨車賺錢

8月26日下午,一位常雇周榮拉貨的雷老板特地趕到周榮家,給他家人送上1000元。「一般每月給周榮結款600元左右,但是擔心有遺漏,乾脆湊齊1000元交給周榮家人。」

雷老板說,他每月都要請周榮送幾次貨,兩人已合作兩三年。他說,周榮不挑活、勤快,也特別好說話,固定客戶很多。

「平時請人運貨,都需要工廠的人跟車送貨。但是交給周榮運貨,他一個人就能搞定。」雷老板說,周榮自己會幫著裝車、幫著卸貨。

讓雷老板印象深刻的是,周榮每月來他那兒結帳領錢時,都會主動拎著一些水果過來,「本來是他辛苦了,他反而覺得是我們關照他的生意」。

「他是家裡的頂梁柱,應該是家庭壓力才讓他拼命維護這台車。」雷老板說,那天不是他讓周榮送貨,台風天應該休息。

在白蕉鎮,平時跑運輸的摩托車、私家車和小貨車都會停在鎮政府對面的路邊等活。司機們無事時,大多會在樹陰下抽煙、打牌、聊天。

「周榮不打牌不賭博,也不抽煙,就是和大家坐在一塊說說聊聊。」梁先生與周榮已認識10多年,他說,司機在一起都合得來,與周榮也什麼話都說、什麼玩笑都開。他們偶爾在附近大排檔聚餐,有時候AA制,一般一頓每人消費三四十元錢。

「有次我們一起吃飯時,他接到要送貨的電話,就立馬回復對方說,他過十來分鐘就趕到。」一位司機說,他們也沒有留過他,「我們理解,他是以家庭為重,責任心很強。」

梁先生說,最近兩年跑運輸的生意差了些。主要因為貨車數量增加不少,運貨載客兩用的麵包車數量增多,使得貨運司機之間的競爭加大。同時,附近工廠倒閉或生意變差,需要運輸的貨源也減少。

一位貨車司機告訴記者,周榮每送一趟貨,遠的100多元,近的幾十元。台風那天的行程,收費預計150元左右。

梁先生說,周榮的新車剛買了2個月。周榮原來的舊車已開了八九年,不久前以8千塊錢賣出。主要是因為舊車太小,稍多一點的貨物跑一趟載不完,跑兩趟成本高,時間花了雙倍,利潤因此比大車低很多。

「我們都以為他買新車後,生意會越來越好,賺的錢也會越來越多。唉,太可惜了!」梁先生不停嘆氣,周榮有時候跟他們提起,以後掙到錢要把舊房子全部拆掉,新建一幢二層樓房,供兩個兒子結婚時用。

周榮的大兒子剛大學畢業。他說,小時候他上學時,每周一次放假都是爸爸接他回家。他婉拒了記者採訪,表示現在家裡雖然經濟困難,但他自己也上班了,要靠自己渡過難關。

新京報記者 宋超 唐瑤 實習生 陳卓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