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武警戰士們的「七夕節」:你能回來就是最大的驚喜





中新網麗水8月28日電 (見習記者 楊瀟瀟 通訊員 劉治乾)「可能我是有點自私的吧。」李黎丹紅腫著眼睛說道。她是武警浙江總隊麗水支隊某中隊指導員王雲峰的妻子,8月中旬,李黎丹專程從1000多公里外的廣州帶著1歲半的兒子小寧寧來到麗水,就是為了能和半年沒見的丈夫多待兩天,讓兒子見見爸爸。

李黎丹說,她跟丈夫王雲峰是在2009年認識的。一場音樂會的相遇,讓他們一處就是七八年,直至2015年結婚。

圖為:小寧寧在爸爸陪伴下十分活躍。 麗水武警供圖 攝
圖為:小寧寧在爸爸陪伴下十分活躍。 麗水武警供圖 攝

2011年,王雲峰被分配到了麗水,李黎丹考到廣東佛山一所學校做老師。「其實當時也沒想那麼多,覺得距離不是問題,只要我們心裡有彼此。」但讓李黎丹沒料到的是,現實永遠比想像的要殘酷許多,結婚後的日子,她說自己變成了一個「女漢子」。

王雲峰在隊裡是少有的「三地分居」軍官,父母在浙江舟山,妻兒在廣州。一年僅有的那點休假時間只能掰成兩半過,甚至有時候兩邊都跑不過來。

他望著房間裡正給兒子換尿布的妻子,緩緩說道,今年的7月份是他這輩子最痛苦的日子。

7月,是各個學校放暑假的時候,妻子本想一放假就帶著兒子來找他,可是天有不測,就在將要出發的前兩天,李黎丹的母親突發病重被送往醫院,父親也因一時接受不了,心臟病發作住院,就在這個時候,1歲多的兒子還發起了高燒!

圖為:劉軍常年在各類集訓隊中擔任教員。 麗水武警供圖 攝
圖為:劉軍常年在各類集訓隊中擔任教員。 麗水武警供圖 攝

「當時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在電話那頭都說不出話了。過後我特別後悔,能撐下來就撐下來了,給他打電話無非就是讓他更加擔心和歉疚罷了。或許我是有點自私的吧!」說起那時的場景,李黎丹的淚水溢滿眼眶。

王雲峰抱著兒子笑著稱,孩子到現在都不會叫「媽媽」,只會叫「爸爸」。因為每次兒子見爸爸都是在那一個小小的手機螢幕上,妻子抱著他喊「叫爸爸」,所以一年下來,孩子不管是叫媽媽還是叫爸爸,都只知道喊「爸爸」。

馬上要開學了,李黎丹要回校任教,分離在所難免。被問到為什麼非要在七夕時離開,李黎丹說,自從丈夫到了地方部隊,就從未過過情人節,「別人過‘七夕’,我們過‘七離’」。

圖為:劉軍與妻子的婚紗照。 麗水武警供圖 攝
圖為:劉軍與妻子的婚紗照。 麗水武警供圖 攝

跟王雲峰在同一個武警中隊的劉軍,同樣飽受「七離」之苦。劉軍是江西上猶人,是中隊裡的精英骨幹。就在不久前,在杭州的妻子發給他一張9個月大寶寶的B超照。

「9個月來幾乎都是妻子自己一個人去產檢,就連產檢醫生都開玩笑問她是不是‘單親媽媽’。」劉軍稱,因經常執行隊裡重要的任務,他都記不清對妻子食言過多少次了。

結婚以來,劉軍從未陪妻子度過蜜月,只能過「蜜周」,即便是這,都很少兌現。2017年4月,劉軍本打算利用休假帶妻子去嘉興,車票都買好了,結果臨時有任務,去不了。8月份時,劉軍對妻子說孩子出生時一定去產房陪她,結果妻子笑了笑說「信你才怪!」。

劉軍說,他與妻子是在2015年認識,2017年結婚的,兩年間卻只見過三四次面,待在一起的最長時間不超過1個月。從婚後一直到現在也僅僅見過兩次。思念時,只能一個人默默地看她的照片。

當問起劉軍準備送給妻子什麼「七夕」禮物時,他說,這句話也同樣問過妻子,而妻子只回答了他一句:「七夕,你能回來就是最大的驚喜。」(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