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維修工辭職玩獨輪車 24歲獲6枚國際大賽獎牌





在很多人眼中,獨輪車不過是雜技演員的「絕技」,但一名24歲的廣州仔卻以此為生。曾經,他是同事眼中沉穩的地鐵維修工溫錦坤,如今,他有了一個被獨輪車友所熟知的名字——「金剛」。

急停、倒騎、單腳騎行、向後轉身高台跳落、障礙物攀爬、轉車540°……在溫錦坤的操控下,一個個看似驚險萬分的動作全都在小小的獨輪車上流暢展現。5年前,溫錦坤偶然「結識」了獨輪車,從愛好到生活,為了更好練習獨輪車運動,溫錦坤辭掉工作,不斷自學技巧,挑戰個人極限,在今年7月舉行的亞太區獨輪車錦標賽(APUC)中斬獲數項競賽的冠亞軍。

曾經他苦於少人真正了解獨輪車,獨自一人苦練「騎功」,如今他把獨輪車當成畢生的事業,走上了推廣獨輪車運動的道路。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葉碧君、申卉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陳憂子

地鐵維修工辭職玩獨輪車 24歲獲6枚國際大賽獎牌

目前,溫錦坤已較熟練地掌握了幾十種獨輪車花式。

地鐵維修工愛上玩獨輪車

溫錦坤今年24歲,讀機電專業的他,畢業後成為一名地鐵機電維修工。他告訴記者,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白天檢查地鐵設備,夜晚則進入地鐵軌道穿梭,進行照明、水泵等的檢查工作。「雖然工作比較穩定,但我每次想到工作,就在想還有40年才能退休。」

他坦言,常年在「黑暗軌道」中的工作,讓他格外願意在休息時間到戶外參與運動。5年前,他和朋友去大夫山森林公園遊玩,碰見一位老伯在騎公路獨輪車。「當時老伯騎著獨輪車,上坡下坡怡然自得,實在讓人羨慕。」

自那起,溫錦坤就迷上了獨輪車,回家後迫不及待地買了一輛「平價」獨輪車,夢想著學會後騎著車四處旅行。不過,僅僅是「學會騎」就讓他吃盡苦頭。他回憶說,剛接觸獨輪車的時候,廣州沒多少人在玩,自己只能通過看影片自學,一連學了一個多星期都沒有任何進展。於是,溫錦坤通過網路影片,找到了廣州的一位獨輪車教練。「適逢我上夜班,直到次日早上8時才下班,所以下班後顧不上補覺,趕快回家拿獨輪車跟著教練練習。」溫錦坤說,經提點後,他果然「開竅」了,沒多久就學會了騎獨輪車。

不過,溫錦坤不願過多麻煩前輩,學會後堅持自己琢磨。曾在學習倒騎的時候,因重心處理不當,他抓著車重重地往後摔倒,手腕在試圖扶地時造成骨折,3個多月無法再碰喜愛的獨輪車。「當時有點急功近利,又因沒人指導和不懂‘摔’的技巧,才會受傷。幸好傷得不太嚴重,3個月後我又是一條好漢了。」

地鐵維修工辭職玩獨輪車 24歲獲6枚國際大賽獎牌

目前,溫錦坤已較熟練地掌握了幾十種獨輪車花式。

辭職鑽研獨輪車 為一招花式苦練半年

溫錦坤回憶,買第一輛極限獨輪車時,他仍在地鐵從事機電維修工作,每天工作12小時,必須保持沉穩嚴謹的態度,容不得一絲差錯,但越沉迷獨輪車的「花式」世界,就越能體會到工作與生活的「疏遠感」。「每天的工作都在軌道中穿梭,與隧道中的照明、水泵、風機等機械打交道,日復一日沒有變化;但極限獨輪車是截然不同的,永遠在創新和挑戰自己的可能性。」於是,他萌生了辭職「玩」獨輪車的想法。

不過,在父母家人和很多外人的眼中,獨輪車不過是雜技演員的「絕技」,當成愛好即可,要當成畢生的事業和追求,著實不切實際。但溫錦坤依然不顧父母的反對,辭掉工作,更專心鑽研花式技巧,期待生活出現一些新的變化。

就這樣,溫錦坤變成了「金剛」。學會基本技巧後,溫錦坤開始騎獨輪車旅遊,很快,他又不滿足於僅把獨輪車當作「炫酷」的通勤工具,開始在各大網站搜尋獨輪車教學影片,也逐漸認識了「極限運動」這個名詞。

湊巧的是,得益於對獨輪車的熱愛,溫錦坤迎來一個新的工作機會,在國內一家自行車網路平台做社區經營。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為了練習各種「花式」,一輛專業的極限獨輪車是必需的工具。「那時就看中一輛1300多元的極限獨輪車,為此省吃儉用幾個月,咬緊牙關才買下來。」從那時起,溫錦坤就每天沉浸在國內外最新鮮的獨輪車資訊中,同時也加緊練習。「目前已經較熟練掌握幾十種花式,但仍在不斷的學習和創新。」他介紹,有一些花式動作比較複雜,需要幾個月才能練成,譬如練會unispin540°(轉車540°,利用人躍起的短暫時間把獨輪車旋轉540°)就花了半年時間。

在國際錦標賽顯露頭角

盼讓更多人了解獨輪車

「所謂的‘極限’就是不斷挑戰自己的不可能,失敗的時候會有挫敗感,但只要堅持,一百遍不行就練一千遍,成功終會向你招手。」憑借著這股拼勁,溫錦坤在極限獨輪車的路上越走越遠。今年7月,他參加了在大陸香港舉辦的亞太區獨輪車錦標賽(APUC),在30米單腳競速項目斬獲第一名,在跳高、跳遠、攀爬、30米競速、30米倒騎競速項目均獲得第二名。「參賽的原意是想挑戰自己,沒想到最後拿走了6枚獎牌,自己都感到有點意外。」

在國際大賽上獲獎後,溫錦坤沒有沾沾自喜,而是更堅定地走在推廣獨輪車運動的道路上。他說,獨輪車運動在醫學上被認定為「益智活動」,長期騎獨輪車可以鍛煉平衡及神經反射能力,增強身體靈活性和技巧性。可惜的是,目前國內仍有不少人對獨輪車運動持有偏見,認為是「小醜的技能」,或者以為入門門檻很高,避而遠之。

但他卻認為獨輪車不只這麼「狹隘」。解釋,他曾經教過一位小學二年級的智力障礙學生,後者用了一周時間,就能在旁人的輕輕扶助下向前踩動。目前,溫錦坤在某獨輪車培訓機構教幼兒滑步車和兒童獨輪車,不定期在廣州大學城開展免費試騎活動,參與公益演出或公共場合表演,以增加獨輪車的曝光率,創造機會讓更多人接觸獨輪車。

溫錦坤認為,玩獨輪車既能強身健體,又充滿樂趣,但改變大眾對獨輪車的刻板印象,讓大眾了解、甚至願意嘗試獨輪車,以及尋找合適的練習場所仍存在不少難度。「但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以後能有更多的人來分享這份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