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時隔14年再發外交白皮書:喊美國別走,對中國糾結





11月23日,澳大利亞時隔14年再次發布外交政策白皮書。與2003年在恐怖襲擊背景下發布的白皮書不同,此次白皮書發布時正值美國特朗普政府上台、亞太及全球局勢發生諸多變化之時。應對不確定的未來成為了這份白皮書的基調。
華東師范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副主任侯敏躍23日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在澳大利亞外交政策中並不是新鮮事,白皮書只是再次提出進行強調。而在對華關係上,澳大利亞既採取了一種博弈、制約的態度,同時也意識到必須和中國保持合作。
據外交部網站消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23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方注意到,如果通讀全文,白皮書總體積極評價中國發展和中澳關係,但在南海問題上發表了不負責任的言論,「我們對此表示嚴重關切。」
特朗普上台再添不確定性
「變化」和「不確定性」是此次白皮書的高頻詞匯。澳總理特恩布爾在前言開頭寫道:「變化正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和速度成為我們時代的基調。這是最激動人心、充滿機遇的時代,但同時也是充滿了不確定性、風險,甚至是危險的時代。」
值得注意的是,「印太」概念在白皮書中單列為一章。特恩布爾在前言中表示,要致力於印太地區的「安全、開放和繁榮」,同時加強並拓展澳大利亞在全球範圍的夥伴關係,「用自信面對不確定的未來帶來的挑戰」。
他還表示,澳大利亞不能依賴他人,而應該主動地為自己的安全和繁榮負責。盡管白皮書強調與美國的同盟關係,但特恩布爾的表態以及白皮書中對美國之外其他國家合作的重視,似乎透露出些許對美國的擔憂。
白皮書提到,澳大利亞與美國的同盟關係是澳大利亞印太政策的中心,需要加強兩國的同盟合作,因為澳方認為,只有美國在該地區保持強有力的政治、經濟和安全參與,該地區才能獲得澳方所希望的安全與穩定。
同時,澳方也願與中國建立堅固、建設性的關係,歡迎中國「共享維護地區和全球安全的責任」,希望加強兩國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此外,澳方也將在雙邊和小組層面與日本、印尼、印度和韓國等加強合作,以使印太地區保持「符合澳大利亞利益」的平衡。
同樣,白皮書將第二大目標列為「為我們的企業在全球範圍內提供更多機會,抵禦保護主義」,全文對自由貿易的強調也似與特朗普宣揚的「美國第一」格格不入。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報導稱,特朗普的名字一次都未在白皮書中出現,但他的「魂魄」籠罩著整份文件,他的孤立主義和保護主義令人憂慮。白皮書向特朗普和美國政府傳遞了清晰的信號:「不要將全球主管地位拱手相讓」。
此次白皮書正是在特朗普上台的背景下成形的。據新華社今年3月報導,澳大利亞宣布召集所有駐外大使、高級專員公署專員、總領館總領事回國舉行會議,討論澳外交、貿易和發展政策及目標,為制定白皮書提供素材。當時澳外交貿易部聲明說,希望通過會議強化整個外交系統共識,在全球形勢發生重大變化時刻,確定新挑戰和新機遇。
侯敏躍對澎湃新聞表示,其實澳大利亞時常用「不確定性」、「恐懼」、「脆弱」來形容自己的處境,無論是在19世紀淘金熱中排擠外來勞工時,還是在二戰後面臨「冷戰」威脅時。如今,澳大利亞則是為美國的亞太政策而擔憂。
侯敏躍稱,澳大利亞希望美國能繼續充當亞洲的主管者。此前歐巴馬採取「再平衡」戰略,主動介入亞太、塑造亞太,而現在特朗普則相對不那麼熱心,傾向於收縮政策,認為美國充當「世界警察」的負擔太重,想改變同盟關係,要求盟國承擔更多責任。盡管美國並未退出亞洲事務,但澳大利亞、日本依然擔心特朗普會對美國作為地區主管者的角色興趣減弱,希望請求美國繼續充當主管者,同時也團結中小國家。
對中國競爭合作並存
澳大利亞在白皮書中將美國和中國合併為一小節,並稱希望印太地區既有美國積極參與地區經濟、安全事務並幫助塑造規則,又有中國在強化地區秩序中扮演主要角色。
《環球時報》援引澳媒報導稱,白皮書希望美國擴大在亞洲地區的影響力,以抗衡中國的崛起,並專門提到了南海問題,稱在南海地區的競爭正在加劇,「澳大利亞特別關注中國(在該地區)前所未有的活動速度與規模。」
對此,陸慷23日回應稱,「澳大利亞不是南海問題當事方,也反復表明其在有關領土主權爭議上不持立場。我們敦促澳大利亞方面恪守承諾,停止在南海問題上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
而對於中國是否遵守「戰後基於規則的秩序問題」,陸慷表示,中方所講的戰後規則和秩序應當是國際社會公認的,而不是由任何國家自己單方面定義的。「就中方而言,我們一向遵守的規則是基於《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的,而不是任何國家單方面定義的規則。」
侯敏躍對澎湃新聞表示,澳大利亞在2016年、2013年及此前的國防白皮書中,已經把中國視為「地區秩序的改變者」,或者是「西方規則的挑戰者」,這次外交政策白皮書中對中國的制約言論並無多大變化。
不過,白皮書裡確有不少與中國加強合作的內容,強調中國是澳大利亞第一大貿易夥伴,並在地緣政治上「會對澳大利亞幾乎所有的國際利益產生影響」。澳大利亞願推進與中國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加大經濟和人員往來,繼續積極外交關係,從能源到執法、安全各方面進行合作,擴大國防合作,繼續參與包括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在內中方發起的重要項目。
侯敏躍表示,中、美、日、澳等國已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經濟關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而在地區和平安全方面也有著共同命運。如果亞太或者印太地區出現混亂,對各國都不利。例如中澳多年來就有聯合軍演的傳統,有利於信息溝通、促進互信。「在競爭的同時,依然會有合作、妥協來進行緩和。」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