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庭審殺人兇器曝光,陳否認故意殺人,答主:相信法律





12月11日,中國留學生江歌在日遇害案在日本東京開庭。被告人陳世峰只承認對劉鑫的恐嚇罪,不承認對江歌的故意殺人罪,並陳述兇器的水果刀是劉鑫從房間裡拿出來遞給江歌的,並且迅速關上了房門。據陳世峰的律師說,江歌用肘部多次按門鈴,但是劉鑫都沒有給江歌開門。江歌的死因是失血過多。

(庭審現場手繪)

針對陳世峰提到案發現場劉鑫遞給江歌水果刀的細節,江秋蓮向檢方表示,江歌本人沒有這把刀,也沒聽說過劉鑫拿刀防身。陳世峰敘述,殺人兇器是劉鑫遞給江歌而後被陳世峰奪走的,陳刺出的第一刀是致命的,而陳世峰辯解稱「第一刀的時候,自己是不帶有殺人動機的」。對於陳的敘述,你怎麼看?企鵝問答匯聚了眾多法律專家和問答達人的觀點,也期待你的聲音。

法律博主每天學點法律知識陳世峰故意殺人即遂不應逃脫

陳世峰和其辯護律師的說法有些出人意料,不過法律也尊重其辯護權利。陳世峰律師稱,醫檢結果證明致命的是第一刀,是無意過失導致的,這是被告人及其代理律師為了自己的利益進行辯解,但是卻不甚合理。

在各國刑法中,故意殺人未遂通常是指故意的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為,由於行為人的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行為。故意殺人未遂與故意殺人罪即遂的區別是殺人行為沒有最終得逞而在本案中,陳世峰拿出水果刀一共刺了江歌10刀,在任何有良知的人看來這種殺人手段都屬於極其殘忍,並且也已經造成了被害人江歌死亡的結果,而非「未遂」。無論陳世峰刺出的第幾刀導致江歌死亡,都是其實施的犯罪行為,並且造成了被害人死亡後果,而其第一刀還是第九刀是帶有故意殺人的動機的,只是其犯罪行為之後的自我辯解,而非認定其所謂「殺人未遂」的客觀元素,因此其辯解難以成立。無論致命的是第幾刀,江歌死亡的事實無法更改,陳世峰故意殺人即遂也不應逃脫。

法律博主刑事法研究這一切還需要證據作為支撐

作為被告的陳世峰當然會朝著有利於自己的方向去辯解,按照當前的新聞報導,其辯解其構成殺人未遂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這一切還需要證據作為支撐。需要的相關證據包括:劉鑫的致命傷是哪一刀?怎麼死的?陳世峰捅第一刀的時候是否有殺人的故意?本案中的刀到底是從哪裡來的?是否有蓄謀?這些問題都直接關乎本案的定性與量刑。

再則我們應該注意到其後害怕承擔醫療費,產生了殺意,那麼我們需要綜合本案的證據確認此時江歌是否死亡。如果已經死亡,那麼陳世峰將不構成故意殺人行為;如果沒有死亡,那麼還需要進行多方面的考慮,並不是所有情況都否定其構成故意殺人罪未遂。我們認為,當前的案情報導僅是一方的說辭,很多都需要具體的證據作為支撐,也需要後續更多的報導進行進一步的澄清,我們只能靜靜的等待接下來的新聞報導,當前做出絕對的判斷是不妥的。陳世峰應該受到法律應有的懲罰。

另外,陳世峰律師稱殺人兇器是劉鑫遞給江歌而後被陳世峰奪走的,但根據日本警方搜證,他們在陳世峰學校的研究室發現了一把水果刀外殼,目前不確定這就是兇器的外殼。那麼,如果陳世峰的證詞屬實,劉鑫是否需要承擔刑事責任?

知識產權法律師韋喜律師這把刀到底是誰的,在這個案件中非常重要

劉鑫需要承擔責任。殺害江歌的刀到底是誰攜帶的一度成為討論的焦點。行兇刀具是一把全長19.5公分的水果刀,刀柄上殘留有陳世峰的指紋,沒有發現江歌指紋。這把刀到底是誰的,在這個案件中非常重要,至少能說明陳世峰是否預謀。而在量刑上,有計劃殺人和臨時起意殺人也有較大差別。

這裡說說劉鑫。現在陳世鋒律師透露刀是劉鑫給江歌的,如果屬實,就說明是劉鑫給的這把刀造成了江歌的死亡,是江歌死亡的間接因素。而且劉鑫還有鎖門的情節,也是造成江歌死亡的間接之一。所以我認為劉鑫有過失殺人的嫌疑。以下系按照中國法律進行分析。構成過失殺人有三個條件:

1、客觀上必須發生致他人死亡的實際後果。這是本罪成立的前提。

2、行為人必須實施過失致人死亡的行為。在這裡,行為人的行為可能是有意識的,或者說是故意的,但對致使他人死亡結果發生是沒有預見的,是過失。

3、從行為人的過失行為與被害人死亡的結果之間必須具有間接的因果關係,即被害人死亡是由於行為人的行為造成的。

以上三個條件劉鑫都具備,所以應該定性為涉嫌過失殺人罪。依《刑法》第二百三十三過失致人死亡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庭審中,江秋蓮一度靠著身旁的陪同人員低聲哭泣。而陳世峰在法庭上表現得很冷靜,臉色蒼白,江媽媽從法庭出來,說「」陳世峰在法庭上居然跟沒事一樣,太冷血了「。你怎麼看?

企鵝答主趙琮律師江歌媽媽的內心主觀感受

1.兇手陳世鋒確實性格冷酷,具有犯罪型人格,是個冷血動物。

2.兇手陳世鋒庭審表現冷酷,有可能是辯護律師教給他的一種庭審策略。

3.陳世鋒庭審表現冷血,面色蒼白,也有可能是他內心已受煎熬的一種表現。從江歌被殺害至今,畢竟已經過去一年。期間公訴機關反復偵查、審訊,可能致使陳世鋒早已習慣,內心不再起波瀾,接受自己今後的命運。並且,江歌媽媽對陳世鋒恨之入骨,說他冷血無情,也可能是江歌媽媽的內心主觀感受。無論如何,陳世鋒在法庭上的表現,不影響對他判決時的量刑。

從11號起,江歌案會持續審理5天,16、17日兩天休庭後,18日繼續開庭,最終在20日宣判。目前審理過程中有哪些爭議焦點?

新聞節目主持人王志安關於陳世峰蓄意殺人的相關舉證

1.陳世峰於案發前晚9點左右出門,出門時專門換了一件衣服,並戴著口罩;

2.陳世峰從自己家下樓的時候,有意沒有選擇電梯,而是走樓梯;

3.離陳世峰家最近的地鐵站是高島平站,但他沒有選擇這一站地鐵坐車,而是選擇了走到離家兩站地的連根站(音)乘車,並且沒有用平時的「西瓜卡」而是買了一張單程車票(因為在日本用地鐵票乘車會留下乘車記錄);

4.在陳世峰的實驗室中找到與本案作案兇器同類型刀具,並且這把刀的包裝在實驗室也找到了;

5.陳世峰在進地鐵之前買了一瓶39度的威士忌,他稱這是送給江歌的慰問禮,但在檢方的DNA檢測中證明,陳世峰買的威士忌在到江歌家之前就已喝過;

6.陳世峰抵達江歌住處後並非在江歌家門口等候江歌,而是埋伏在三樓。

江歌所就讀的日本法政大學趙宏偉教授,表示目前日本輿論無人關心江歌案。對於此事你怎麼看?兇手陳世峰還會可能被判死刑嗎?

企鵝答主Shゝuang:相信一個國家的法制建設吧

輿論和法律畢竟還是不一樣的。我覺得一個國家法治的進步就在於,不管有沒有人關心這個法律,辦這個案子的律師和法官都關心,不管犯法的人是誰,辦這個案子都秉公執法。所以即使日本輿論沒有人關心這個案子,即使國內對它的關注度可能也會逐漸降低,但是還是能有一個公平公正的結果。相信一個民主國家的法制建設吧,祝福江母。

(東京地方裁判所等待庭審的人們)

庭外,江歌母親明確表態不接受對陳世峰除死刑外的任何判決,你覺得她能如願嗎?

律師張新年律師:難以做到

江歌母親的願望難以做到。一、該案件中的違法犯罪事實事發日本領土,日本司法機關有權管轄,將面臨日本法律的制裁,眾所周知,依據日本法律規定,難以判決陳世峰死刑。

二、依據中國法律關於「屬人管轄」的規定,中國人在國外犯罪,雖經國外審判,只要按照中國《刑法》的規定應負刑事責任的,仍然可以追究,換言之,只要是中國人,無論是在哪裡,只要觸犯了中國刑法,中國司法機關都有權介入。但是,中國《刑法》也規定,如果在國外已經受過刑罰處罰的,可以免除或者減輕處罰。因此,如果日本法院沒有將陳世峰判處死刑,即便中國以後將陳世峰緝拿歸案,江歌母親的願望也難以做到。

(參與本條企鵝問答,請通過騰訊新聞客戶端打開本文)

來源:騰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