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去產能迎「半年考」 人員安置債務處理面臨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價格回升之下企業復產衝動難抑制,在經濟下滑、財政收支壓力下地方去產能積極性似在減弱,而且人員安置、債務處理面臨巨大壓力。業內人士建議,需統籌好去產能與穩增長的平衡,加快培育新動能。同時,盡快出台處理債務等具體措施,縮短獎補資金到位時間,提高額度。

進展 地方去產能迎半年考

今年5月31日,國務院下發通知決定開展第四次大督查。據《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6月份以來,黑龍江、湖南、吉林、浙江、貴州、西藏等多個省市區密集進行具體部署,下發任務分解清單,目前已經全面開展自查。按照要求,7月5日前要將自查情況上報,7月中旬國務院將派出督查組進行督查。

此次大督查的首要重點內容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其中包括鋼鐵、煤炭、煤電等行業去產能。根據政府工作報告確定的目標,今年要壓減5000萬噸左右鋼鐵產能,退出1.5億噸以上煤炭產能,淘汰、停建、緩建5000萬千瓦以上煤電產能。

黑龍江省發改委相關負責人介紹說,今年將引導退出煤炭產能442萬噸,其中東北最大的煤炭企業龍煤集團再退出2個礦井240萬噸產能。此外,還將淘汰煉鐵和水泥熟料產能45萬噸和54萬噸。今年6月30日前,全面取締生產「地條鋼」的中頻爐、工頻爐產能。而「十三五」期間,黑龍江將全面完成610萬噸煉鋼產能、2522萬噸煤炭產能壓減任務,並力爭壓減更多「僵屍企業」產能。

內蒙古也在最近印發煤炭工業轉型發展行動計劃(2017年-2020年),提出到2020年全區煤礦數量控制在550處以內、產能13億噸左右。《江蘇省「十三五」能源發展規劃》則明確,有序實施煤電「去產能」,通過持續關停小型煤電機組(250萬千瓦)、持續整治分散燃煤鍋爐,積極淘汰落後耗煤產能。

而《經濟參考報》記者調研了解到,作為首個向國務院簽下壓產能責任狀的省份,今年河北去產能工作則進入最為較勁的階段,要壓減煉鋼1562萬噸、煉鐵1624萬噸;退出煤礦產能742萬噸。到年底做到全省鋼鐵產能壓減到2.45億噸左右,企業(廠點)壓減到100家以內。

「截至目前,今年全國共退出鋼鐵產能3170萬噸,完成年度任務的63.4%;共退出煤炭產能6897萬噸,完成年度任務的46%。」在此前5月18日的新聞記者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新聞發言人孟瑋介紹說。有不願透露姓名的行業協會人士也告訴記者,做到「時間過半、任務過半」沒有懸念。

挑戰 價格回暖助推復產衝動

「目前鋼鐵市場形勢好轉,噸鋼利潤在五六百元左右,未來一段時間,大家預期也不錯,去產能積極性不高,都在想辦法保住自己的產能」。河北某民營鋼鐵企業負責人透露。

這並不是個例。記者調查了解到,隨著經濟形勢特別是資源類產品價格回升,東北一些列入關閉計劃或被限產的產能開始改造提升產量,部分已經停產的項目出現了「復產衝動」,少數國企甚至有將工作重心從改革向產能擴張轉變的衝動。

一位國有鋼企負責人坦言,國企改革是當前「頭等大事」,但作為企業,生存、盈利是真正的第一任務。過去一段時間企業虧損嚴重,因此在市場好轉時,搶抓生產補虧是企業各項工作的重中之重。

「煤炭企業也有復產的跡象,不過與鋼鐵相比,煤礦停產時間較長,井下設備、設施和巷道變化大,復產難度更大。」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相關人士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

河北省鋼鐵協會秘書長王大勇等認為,經過近年來持續推進去產能,原來閒置的、水平相對較低的產能,該去的已經去了,剩下的多是在產的、水平相對較高的,而且隨著鋼鐵、煤炭等市場價格回升,企業去產能積極性在減弱。此外,一些地方反映,由於鋼鐵等去產能所涉及行業多為地方支柱產業,企業停產或破產將進一步增大經濟下滑、財政收支壓力,需統籌好去產能與穩增長的平衡,加快培育新動能。

許多業內人士也警示,盡管近期全國經濟形勢出現向好趨勢,復蘇能否持續仍具很大不確定性,國企改革決不能因此而延緩,重新陷入「市場好,改革停」的怪圈中。

壓力 人員安置和債務處理難題待解

去產能面臨的難題並不止於此,人員安置、債務處理更是進入最較勁階段。據了解,2017年黑龍江省高校有21.9萬名畢業生,比2016年多1.1%,加上往年未就業畢業生沉淀,就業工作壓力進一步加大。預計鋼鐵、煤炭行業去產能分流安置職工將達到3.5萬人,一些前期隱性失業職工將逐步流向市場,雙方疊加導致就業壓力進一步增大。

河北一家鋼鐵企業自2015年至2017年,累計壓減煉鋼53萬噸,煉鐵106萬噸。該企業一位負責人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國家壓減過剩產能並不是壓減企業,企業還要生存發展。目前,企業壓減產能涉及金融債務、下一步發展資金和職工分流的壓力。

他建議,一是出台具體措施,限制銀行對壓減產能企業抽貸,應當有保有壓。二是提高獎補資金額度,除了妥善安置職工外,還要考慮企業轉型的啟動資金,通過企業安置職工。三是盡量縮短獎補資金到位時間,建議從封存或拆除裝備開始的時候就發放獎補資金。

事實上,在國家去杠桿及債轉股相關政策意見的基礎上,今年來各省也在探索破解巨大債務壓力的方法。據了解,6月12日,江蘇省政府下發《關於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杠桿率的實施意見》,出台了26條具體措施,其中一條就是探索市場化債轉股。

黑龍江將通過制定出台《黑龍江省市場化銀行債權轉股權試點方案》,在政策允許和企業自願的前提下,指導和支持技術裝備先進、市場前景好、暫時陷入困境、適時兼並重組的鋼鐵、煤炭、水泥等行業企業,在與相關金融機構及出資人平等協商的基礎上實施債轉股。

黑龍江銀監局局長包祖明介紹,去年以來,黑龍江銀監局重點幫助的困難企業包括建龍鋼鐵、龍煤集團、北滿特鋼等。其中,建龍鋼鐵、龍煤集團風險得到初步化解,北滿特鋼進入破產重整程序。

「今年來,眾多鋼企和煤企紛紛與債權銀行簽訂了債轉股框架協議。但目前實際落地的很少,大部分都還停留在協議階段,多數金融債權機構其實並不是特別積極。」有銀行業人士稱。

上述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相關人士也表示,現在很多債轉股還不是真正的債轉股。有關部門正在探索研究相關細則,通過市場化、法制化手段破解債務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