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系兩公司兜底增持 僅3人響應號召增持共3800股





對於擁有3家上市公司控股權的資本玩家趙銳勇而言,比公司股價下跌更令人擔憂的事情是員工對公司的股價失去信心–在其號召員工增持股票並承諾兜底之後,旗下兩家上市公司僅3人花了約4萬元增持公司股票。

6月15日,長城影視、長城動漫先後發布《關於公司員工響應董事長倡議增持公司股票情況的公告》披露員工增持股票的情況:2家上市公司,609名員工,只有3位員工響應號召增持3800股。

僅千分之五的員工響應兜底增持

昨日,長城影視和長城動漫兩家公司公告了員工在董事長的號召下增持股票的情況。其中,在6月7日至13日,長城動漫1名員工投入1萬元,買入1000股;長城影視共有兩名員工在6月8日至13日買入2800股,投入資金合計2.94萬元。

根據長城動漫的增持補充公告,兩家公司合計有609名員工,按此計算,此次增持的員工約占總人數的千分之五。

這樣的增持成績單,也給追逐增持的投資者們一記響亮的耳光。

6月6日晚間,長城動漫和長城影視都發布公告,公司董事長向公司全體員工發出增持公司股票的倡議書。董事長兼實際控制人趙銳勇倡議兩家公司及全資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全體員工積極買入各自公司的股票,並承諾在6月7日至13日期間淨買入持有12個月以上並在職的,若因增持股票產生虧損,由其全額補償,收益則歸員工個人所有。

對於倡議增持的理由,趙銳勇稱,是其本人對公司管理團隊與公司未來持續發展的信心。

公告次日,長城動漫高開高走,收盤時上漲4.54%;長城影視也上漲4.17%。

按6月7日兩家公司的股票上漲幅度計算,僅3位員工最終響應增持的情況下,合計撬動了3.6億元的市值。

6月8日,深交所下發通知,對於董事長承諾兜底增持的上市公司披露更多的細節,包括增持主體、增持期限、兜底條款等具體內容。

據長城動漫和長城影視發布的補充公告,趙銳勇承諾補償方式為「現金補償」。

拋開趙銳勇不算,據長城動漫披露,其管理層團隊共22人。雖然兩家公司未公布持股員工的職位,但是從結果看,絕大多數的高管並未響應增持號召。

趙銳勇持有三公司股票質押率皆超80%

長城動漫和長城影視兩只股票過去一年半以來表現不佳,一定程度上阻礙了員工增持的信心。

從業績上看,長城影視今年一季度營收和淨利潤同比雙雙下滑。其中,營收為1.16億元,同比下滑54%;淨利潤下滑25%至1233萬元。

2016年,長城動漫的擬發行股份及現金購買兩家公司的重組被證監會否決。並購重組委員會認為公司的申請材料關於標的資產盈利預測的信息披露不充分。長城動漫2016年虧損達8063萬元,不過今年一季度經營數據有所好轉,做到扭虧為盈。

自2016年以來,截至6月15日收盤,長城動漫股價累計下跌約56%,從22.33元/股下滑至9.84元/股;長城影視的股價從17.75元/股下跌至6.15元/股,下跌幅度達65%。

在6月6日公告兜底增持後,長城動漫和長城影視的股價也並未得到快速拉升。在第一天大漲超4%後,兩家公司的股票都有所回跌。相較於6月6日收盤,截至6月15日,長城動漫股價上漲1.4%,長城影視股價上漲3%。

糟糕的股價表現,讓趙銳勇質押的股權存在風險。

截至6月12日,趙銳勇持有長城影視1.83億股,持股比例為34.85%;其中,趙銳勇將1.82億股用於質押,質押率達99%。

趙銳勇持有的長城動漫股權質押率約為96%;其持有的天目藥業最新的股票質押率為83.37%,這還是趙銳勇旗下的長城集團於5月31日將450萬股解除質押後的結果,在解除前,長城集團持有天目藥業股票的質押率為98%。

對於控股股東的質押是否會存在平倉風險,長城動漫和長城影視都表示,公司控股股東進行了風險排查後,暫未發現可能引發平倉或強制平倉的風險。

■ 人物

趙銳勇:從「放牛娃」到控股三家上市公司

被稱為「從沒有辭退過一個員工」的趙銳勇,這次似乎被員工「拋棄」了,兩家上市公司僅3名員工響應其號召增持股票一事,迅速讓其成為資本市場的笑話「源泉」之一。

在《杭州日報》的一次採訪中,趙銳勇稱,只有員工自己提出來要走了,留不住了,才讓他走。

現年63歲的趙銳勇,其個人經歷堪稱傳奇,小學4年紀輟學的他肯定想不到,以後其會成為作家,並從此打開人生的財富之門,在資本市場上「長袖善舞」。

杭州日報稱,趙銳勇輟學後從事的勞力包括:放牛、撿牛糞、拾煤渣,還做過代課老師、鐵路臨時工。

1974年,在一家鄉鎮企業做學徒的趙銳勇開始了業餘文學創作,並在全國各大文學期刊發表小說、話劇等。

1980年,趙銳勇被調到諸暨廣播站做記者,但由於沒有文憑,其只能是臨時工的身份。直到5年後,才作為特殊人才,成為有編制的「幹部」。

趙銳勇的文學作品榮獲過諸多獎項,如中篇小說《龍的傳人》曾獲《江南》1985年一等獎,其還於1995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

踏上文學之路後,趙銳勇的經歷堪稱順風順水:成為諸暨電視台台長、成為浙江省文聯主辦的《東海》雜誌社社長兼主編、在浙江影視創作所改制中,組建浙江長城影視有限公司,成為二股東,並通過改制,將該公司納入其囊中,成為其登陸資本市場的基礎。

2014年1月,長城影視借殼上市獲得證監會放行,趙銳勇在60歲的時候終於登陸了資本市場,在其後的兩年裡,其又先後控股了長城動漫和天目藥業。

截至6月15日收盤,趙銳勇和其控股的長城集團,持有的三家公司的股票市值已經達到34億元。

作為作家的趙銳勇,面對這段增持兜底的經歷,又該如何描述?(朱星)

■ 鏈接

兜底增持員工不買帳 12家公司增持總額僅4799萬

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止到6月15日晚間,滬深兩市共有25家公司發布員工增持股票的倡議,其中有12家已經披露了員工增持進展,共有528名上市公司員工在此次「兜底增持大潮」中買入自家公司股票,合計買入金額僅為4799.64萬元,人均買入僅為9萬元。

除長城動漫僅有1名員工響應增持號召、長城影視僅2名員工響應號召外,其他的增持數量都並不多。*ST德力、羅牛山、樂金健康三家公司也分別只有3、6、7名員工響應號召。

據了解,*ST德力在6月9日-6月13日共有3名員工買入公司13.66萬股,總金額僅為25.14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增持倡議中,*ST德力除了拉上公司員工外,還拉上了企業的供應商。*ST德力董事長施衛東承諾,公司2016年度合作業務量不低於人民幣300萬元且2017年繼續保持上述業務規模的供應商、銷售商的法定代表人也能在二級市場買入公司股票,也同樣進行「兜底」。在規定期限內,已經有4名供應商共買入*ST德力25萬股股票,增持金額共計193.3萬元。

另一家公司羅牛山在6月8日至12日期間,共有6位在職員工通過二級市場增持公司股票,合計增持7.66萬股,增持均價6.25元/股,合計增持金額47.88萬元。樂金健康也有7名員工以6.68元/股的增持均價合計買入5.88萬股股票,合計增持40.39萬元。

以披露增持結果來看,奮達科技增持員工人數最多,達211人,員工以13.05元/股的價格合計買入159萬股股票,買入總額達2086萬元。另外,科陸電子和星輝娛樂此次分別有120、84位員工加入增持行列,科陸電子員工總計買入1002萬元的公司股票,星輝娛樂員工合計買入616.7萬元的股票。

緊隨其後的為東方金鈺、青島金王、安居寶和智慧松德,分別有32、29、21、12名員工在規定期限內買入公司股票。其中青島金王29位員工增持的每股均價最高,以22.08元/股的均價合計買入公司24.88萬股,合計增持金額為549萬元。

對於上市公司員工總數而言,買入公司股票的員工數量占比也非常小。

長城系兩家公司合計有609名員工,此次增持的員工約占總人數的千分之五。智慧松德截止到6月10日在職員工有390人,此次「兜底增持」中,公司僅有12位員工買入智慧松德股票,僅占員工總數的3%。樂金健康截止到6月12日共有員工總數1845人,此次的7名員工增持僅占公司員工總數的4‰。奮達科技實際增持的員工占公司員工總數4%。(李雲琦)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朱星 李雲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