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私面單普及率不到20% 防個人信息「裸奔」還在路上





近年來,寫滿了個人信息的快遞面單的安全問題備受關注。郵政管理部門會定期召集企業集中銷毀快遞面單,網上也隨處可見防面單信息泄露的招數,包括用剪刀裁剪、用修正液覆蓋、用花露水稀釋字體等。

為幫助消費者減少個人信息「裸奔」的憂慮,隱私面單應運而生,成為諸多快遞企業的選擇。

京東去年就推出「微笑面單」,在包裹生成時,用技術手段部分隱藏用戶的姓名(只顯示姓)和手機號(中間四位隱藏)信息,以萌萌的笑臉代替,以達到保護用戶隱私的作用。

圓通速遞今年1月推出「隱形面單」,做到對用戶手機號、姓名和地址等信息的加密處理。「盡管面單上不顯示用戶的完整手機號碼,但快遞員可以通過企業自主研發的APP,直接撥號至收件人,安全高效地聯繫用戶。」圓通速遞研發中心高級總監譚書華說。

阿里旗下物流數據平台菜鳥網路,今年5月中旬聯手EMS、百世快遞、中通快遞、申通快遞等,共同推動使用「隱私面單」,將面單上用戶電話號碼的中間四位用符號*代替。而快遞巨頭順豐,也在5月宣布試點新版「豐密面單」。除隱藏姓名、電話等敏感字段,客戶的地址信息也用編碼代替。

中國快遞協會原副秘書長、國郵智庫專家邵鐘林說,隱私面單目前沒有國家標準,也不強制要求使用。快遞企業自發探索隱私面單,保護客戶信息安全,體現了行業的進步。

調查:兩大因素導致普及率不高

盡管看上去不錯,但隱私面單的普及率非常有限。

記者在北京一家單位的收發室內,看到大約25件快遞,其中有8件屬於隱私面單。有的集中,有的則分散。比如,一堆9件裡一件隱私面單都沒有,另一堆12件裡有7件是隱私面單。在上海一家單位的收發室裡,14件快遞裡沒有一件使用隱私面單。

「個人可能,隱私面單目前的普及率不到20%。」快遞物流咨詢網首席顧問徐勇表示。

普及率為何不高?技術推廣是一大因素。菜鳥方面表示,目前的隱私面單依托於電子面單和雲列印技術。網購用戶能否收到貼有隱私面單的快遞,取決於商家是否安裝雲列印組件。

一家電商平台職員告訴記者,在面單個人信息被隱藏的情況下,配送員依賴於平台自主研發的APP聯繫用戶。6月進入銷售旺季後,為保證用戶盡快收到心儀商品,引入大量眾包運力進行配送。眾包的配送員無法登陸和使用專有APP,因此暫停了隱私面單的使用。

除了技術推廣,快遞員和用戶的使用習慣也制約了隱私面單的普及。

邵鐘林分析,對於快遞員來說,原來照著快遞單就能聯繫用戶。使用隱私面單後,先要用手持終端掃一掃,然後在APP裡查詢用戶信息,這有可能增加快遞員的工作量。

對於用戶來說,現在大量的快遞是被送到單位和大樓的收發室,以及小區的物流驛站。「快遞多的時候,面單信息又不是很全,找起來就比較麻煩。碰到同姓的情況,有時候傻傻分不清楚。」上海的潘先生說。

專家:防信息泄露得著力抓好源頭

隱私面單的使用,固然減少了信息泄露的概率。但其對信息安全的保護作用,不少人認為,不能忽略,也不能高估。

有網友在社交平台上說:「真的信息泄露,有幾起是靠人對著快遞單一張張抄的?那樣成本也太高了。更多的情況,都是在系統內部被上萬條地被買賣的。」

徐勇也認為,隱私面單這種技術國外早就有,比如在美國,主要是少數大客戶用,面單上就是一個二維碼,個人用戶則用得不多。他認為,要防止個人信息泄露,必須從源頭的電商商家抓起。快遞公司也要肩負起責任,對後台數據庫實行嚴格管理。

事實上,對於販賣個人信息,法規之網正越織越密。根據最高法、最高檢最新發布的司法解釋,公民個人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證件號碼、通信通訊聯繫方式、住址、帳號密碼、財產狀況、行蹤軌跡等。按照信息的重要程度,解釋分別設置了「五十條以上」「五百條以上」「五千條以上」的入罪標準,對侵犯者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此外,行業自律也在加強。比如,多家快遞企業共同建設的快遞業徵信管理系統,已納入了約3萬人的信用信息。如果再發生快遞員監守自盜、泄露和販賣客戶信息,將會進入「黑名單」,在行業內就難以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