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扶貧「逆思維」





    高鐵來了,高速公路來了,帶來了什麼?又會帶走什麼?輿論一片亢奮的時候,也不妨「逆向思維」,考慮一下這種「逆現代」的命題。

————————————————

    這些天古城西安的市民很興奮:下半年西安與蘭州、西安與成都之間的高鐵會相繼開通,兩三小時大周邊生活圈日益完善,媒體上又暢想著早上吃肉夾饃、中午吃蘭州牛肉拉面、晚上回西安烤串的愜意生活;市民展望著被秦嶺阻隔的漢中油菜花、成都小吃名勝。一切,都會因高鐵而現代了許多的樣子。

    正是在這種輿論亢奮中,我看到了一位西成高鐵沿線小城陜西漢中網民的貼文,標題就叫「高鐵開通之時,就是有些人一輩子打光棍命運的注定之日」。主要內容是:高鐵可能會對漢中的旅遊、商貿、餐飲帶來紅利,但對於大部分沒有一技之長的人來說,「偏於一方、慢節奏生活」的平靜日子會被打破,安逸的日子到頭了,甚至戲言,沒有結婚的想找老婆會更困難,彩禮會大漲,因為漢中女子的水靈是關中女子沒法比的,所以很多人或許會因為高鐵注定打光棍……

    看到這段話之後,我遲遲不能釋懷。看起來很「反現代」,像是一句玩笑,你怎麼能指望用交通「不開放」把好女子都圈在身邊!但設身處地,又不得不承認,現代化的車輪滾滾向前,對某些在資源、能力、適應等方面相對弱勢的人來說,短期內難免會經歷一波衝擊,甚至震蕩,被快節奏的文明一下子搞得手忙腳亂。我們應該承認並面對這樣的客觀事實,幫助他們更好地搭上列車。

    在大城市中心論的視野之中,大家對於高鐵、高速公路、飛機航線的開通,更多看重的是「虹吸效應」——對於周邊人力、資源等各個方面的吸納,有助於城市的做大做強。但虹吸之後呢?輻射之所的「後發展區域」民眾,是否有能力搭上現代快車,有時可能被忽略了。交通更便利了,年輕人被吸走了,慢節奏的生活方式被改變了,應接不暇的短途遊客讓靜謐的山水頓時充滿了喧囂,那種開闊了眼界的「好姑娘也被城市吸走了」的擔憂,恐怕也不只是一句玩笑。

    高鐵來了,高速公路來了,帶來了什麼?又會帶走什麼?輿論一片亢奮的時候,也不妨「逆向思維」,考慮一下這種「逆現代」的命題。尤其是當地政府部門,如何借這個勢,搭這個車,做好特色產業與特色服務的準備,讓更多人參與進來,適應下去,踏上文明的梯子——這是需要區域頂層設計的命題。

    當前全社會都在做扶貧攻堅。扶貧首要在扶心,一種重要的維度是「精神扶貧」,讓弱勢者克服對於現代文明開放的恐懼感,掌握更好搭上現代生活便車的能力。在這樣的時期,尤其不能失去感知貧困弱勢人群心理憂慮、文明恐懼的能力,也不能想當然地認為「修了路,就能富」,把發展的觀念單方面強塞給他人。世界各國在發展過程中,接收現代化,都有一個從不適應到適應的過程,這個過程當中,需要大家的引導、疏導,需要共同釋放的善意,而不是把誰「活該倒霉地拋下」。

    對於現代文明的一時恐懼,是很正常的,它需要靠補充自我、升級自我,來應對消解。幸福的生活都是相似的,貧困者的困境各有各的不同。唯有設身處地,體認共情,不簡單化地代替思考,才可能建構更大的發展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