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資金體檢報告折射哪些短板





    看緊扶貧資金已經被審計署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不僅6月23日審計署審計長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所作的報告中,首次將扶貧審計的內容獨立成章,而且,當天還發布了158個貧困縣扶貧審計結果公告,向社會詳解今年一季度抽查審計的336.17億元扶貧資金的管理使用情況。

    審計署農業審計司負責人和傑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專訪時介紹說,今年一季度,審計署組織各級審計機關共投入審計力量1300多人,對158個國家貧困開發工作重點縣和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縣扶貧資金的管理使用情況進行審計,審計資金量占到這些縣同期財政扶貧投入的44.05%,同時入戶走訪1.66萬戶貧困家庭,就是要緊盯扶貧資金是否真正用於貧困群眾,扶貧投資項目有沒有真正惠及困難群眾。

    2016年全國農村貧困人口減少1240萬人,易地扶貧搬遷人口超過240萬人,農村危房改造380多萬戶,貧困發生率下降到4.5%,貧困群眾生活水平明顯提高,貧困地區經濟社會發展面貌明顯改善。但這並不意味著扶貧資金就真正完全做到「雪中送炭」了,扶貧審計依然發現了一些地方貧困人口識別還不夠精準、扶貧項目「華而不實」導致群眾難受益、扶貧資金被挪作他用等問題。

    和傑說,不管是審計工作報告首次將扶貧審計獨立成章,還是審計公告詳解披露扶貧問題,都是為了促進扶貧資金能精準、安全、高效地使用。

    買了商品房和高檔車還當貧困戶

    審計署在2015年8月的一次審計中發現,廣西壯族自治區馬山縣認定的扶貧對象中,有3119人不符合扶貧建檔立卡標準,其中有343人屬於財政供養人員,有2454人購買了2645輛汽車,43人在縣城購買商品房或自建住房,439人為個體工商戶或經營公司。

    和傑介紹說,也正是從那次審計之後,扶貧審計把最基礎的工作放在了推動提高貧困對象識別精準度上,要通過審計公開促進各地進一步完善建檔立卡工作。

    截至2016年3月底,全國剔除識別不精準貧困對象900多萬人,重新識別補錄800多萬人。而今年一季度的扶貧審計中依然發現了一些地方貧困戶基礎信息不準確的情況,有105個縣的11.34萬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基本信息不準確或未及時更新,有的已置辦高檔轎車、商品房等未及時退出,個別村幹部在建檔立卡中優親厚友,通過分戶拆戶等方式將不符合條件的親屬納入建檔立卡對象,以此享受幫扶政策。

    一方面,精準識別等基礎工作還不夠紮實;而另一方面,有的地方落實精準扶貧政策還不到位,導致已識別的貧困戶家庭還不能及時享受應有的幫扶。審計發現,由於扶貧措施與困難學生資助、醫療、低保等政策銜接不夠或數據不共享等原因,43個縣的2.99萬名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子女、農村低保子女等生活困難學生未能按規定享受國家助學金及寄宿生補貼等教育扶貧資助。

    和傑說,這些基礎信息的不準確,不利於扶貧工作的精準施策,今後要花大力氣來解決。

    國務院扶貧辦綜合司司長蘇國霞也表示,脫貧攻堅過程中,最突出的問題是精準扶貧的基礎工作還不夠紮實,依然存在貧困識別和退出標準把握不準、個別村幹部優親厚友等問題。尤其「貧困退出」問題,各地在標準的把握和程序的執行上還處在探索階段,地方要克服急功近利的錯誤政績觀,克服懶政惰政的不良作風,把工作做紮實、做細致。

    扶貧項目執行中走了樣,成了花架子

    在扶貧資金的審計中,審計人員最重點關注的內容還有申報的扶貧項目是不是真正讓貧困群眾得了實惠,還是只富了少數人,抑或是成了僅供參觀的花架子。

    在今年的審計工作報告中,審計長胡澤君就提到,有的地方扶貧中存在追求短期效應傾向。有53個縣的189個項目因脫離實際、管護不到位等,建成後改作他用或廢棄,涉及扶貧資金1.41億元;有24個縣的56個項目與貧困戶利益聯結較弱,集中在龍頭企業或合作社,存在「壘大戶」「造盆景」現象,涉及扶貧資金5643.68萬元。32個縣的81個扶貧項目未充分瞄準建檔立卡對象,有的「大水漫灌」或簡單平均發錢發物,涉及扶貧資金1.33億元。

    今年一季度對2016年扶貧資金的審計就發現,個別村幹部控制的合作社申請獲得扶貧資金,但均未與其他非社員貧困戶建立利益聯結機制。簡單來說就是,盡管這個項目落地了,但只是少數人獲益,更多的貧困戶並不能從中享受扶貧政策的紅利。

    在河北唐縣,當地天農果品農民專業合作社未按照要求帶動農民種植核桃,資金用於自身基建和日常經營,涉及使用扶貧資金100萬元。當地民傑合作社申請35萬元財政扶貧資金後,未做到申報材料中「帶動其他農戶開展養殖」承諾。

    扶貧項目建設中存在的另一大問題是,因為項目規劃脫離實際或者在後期建設中缺乏有效的管護,導致項目無法做到預期效果,甚至形成損失浪費。

    審計發現,2012年至2015年,四川古藺縣美人椒種植等3個產業扶貧項目因缺乏銷售管道、管護不善等原因,導致產品無法銷售或苗木大量死亡,涉及資金306.4萬元。古藺縣農村飲水安全項目已建成的51處集中供水工程由於入戶管道未建設一直未投入使用,水質檢測中心已配備的檢測儀器和車輛也因維護經費不足長期閒置,涉及資金5800多萬元。

    扶貧資金被雁過拔毛,小官也貪腐

    在扶貧審計發現的貪腐問題中,雖然涉及金額不多,但在審計人員看來卻代表了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扶貧資金雁過拔毛式的貪腐侵害群眾利益。

    審計發現,廣西鳳山縣農業局蠶業站2016年在發放蠶房建設補貼過程中,按照5%的比例以繳納稅款名義向127戶貧困戶收取現金5.7萬元,存入該站工作人員個人帳戶,其中3.45萬元被用於個人消費。

    和傑說,這些小官貪腐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一些地方扶貧資金陽光化管理要求未能有效落實,公示公開不到位或流於形式,加之日常監管不到位、不嚴格,一定程度上致使部分扶貧資金被騙取套取、違規使用等,個別基層幹部在扶貧工作中借機謀取私利。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扶貧研究院院長汪三貴說,要在2020年完成大陸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做到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脫貧攻堅目標,任務非常艱巨。這次審計結果為進一步改善今後幾年的脫貧攻堅和精準扶貧工作提供了重要依據和參考。

    汪三貴說,一些地方扶貧資金被挪作他用、被侵蝕,問題出在扶貧資金的使用缺乏公開性和透明度。

    汪三貴建議,今後應全面推行項目和資金的公示制,保證群眾的知情權和監督權。同時在貧困地區推進民主評議,防止村幹部優親厚友和家族勢力對識別過程的干擾,確保識別的精確性和建檔立卡的公正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