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鯨」高危預警:快為孩子阻截幽靈





    一款名為「藍鯨」的自殺遊戲最近把中國的父母們嚇出一身冷汗——這款起源於俄羅斯、讓百餘名俄羅斯青少年自殺的遊戲出現在大陸的網路上,並在各地悄然蔓延。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青少年由於自身遇到煩惱、感覺生活無意義而投身這款遊戲中,經過精心設計包裝的「藍鯨」遊戲,還讓一些青少年感覺其「很酷」,帶著好奇心進行冒險。 

    自殺遊戲傳入大陸  

    網路傳播戕害青少年

    日前,一位憂心忡忡的家長撥通了記者的電話,表示自己的孩子小蔓近來沉浸在一款名為「藍鯨」的遊戲中,這款自殺遊戲讓孩子不能自拔,出現自殺的傾向。

    小蔓今年11歲,在湖南南部一縣小學讀五年級。目前在玩一款叫「藍鯨」的自殺遊戲,有同學已看到她寫遺書,手臂有自殘的淤青,經常早晨4點20起床玩遊戲,上課經常打瞌睡,期中考試成績一落千丈。

    經過家長和老師的進一步了解,初步判斷小蔓已進入「藍鯨」遊戲的第四關,即在紙上畫上藍鯨,拍照給某人。經過檢查她的手機,此前有手臂放在菜刀下的圖片,每天有組織向她傳送網路歌曲,下載恐怖電影,並在深夜瞞著家人觀看。

    記者了解到,「藍鯨」遊戲來自俄羅斯,參與者在10-14歲之間,完全順從遊戲組織者的擺布與威脅,已經導致130名俄羅斯青少年自殺,近期傳入國內。

    參與者被要求在50天內每天完成一個自殘任務,包括在凌晨4:20起床、看一部恐怖片、在腿上劃出刀口、不與任何人交談等,最終在第50天時結束自己的生命。

    公開資料顯示,「藍鯨」遊戲目前已在國內不少地方青少年中開始傳播——安徽省涇縣公安局與老師和學生家長聯手,將6名沉迷「藍鯨死亡遊戲」的中學生從「死亡遊戲」中拉了回來;浙江寧波市警方從「藍鯨」死亡遊戲中拯救出了一名12歲的女生。四川巴中市南江縣已有青少年參與這款遊戲……

    控制情緒恐嚇威脅 

    不法分子趁機牟利

    「藍鯨」遊戲的發明者花了5年的時間設計這個遊戲,通過一系列精心設計的程序使人筋疲力盡、絕望無助直至自殺。由於「藍鯨」刻意造成神秘化色彩,處於脆弱懵懂期的青少年以為加入組織「很酷」,帶著好奇心試圖尋找,一些不法分子借機牟利。

    據介紹,「藍鯨」遊戲中,有一條險惡的規定是,玩家只需繳納60歐元就可以當上管理員,不僅不用自殺,還可以在暗處操控別人的生命。此外,還有人借「帶人進藍鯨遊戲真群」之名騙取女性用戶裸照,對其行為進行控制。

    受害者往往因為受脅迫而不敢舉報。據介紹,該遊戲的參與者加入一個群組後,參與者需要提交個人的真實信息,包括自己和家人的真實姓名和家庭住址,如果有人抵觸任務或者泄密,這些隱私信息就會被公開,任務完成不了,負責人還會威脅「有人會幫你完成」。

    ■據新華社

    應對 

    全方位破解自殺病毒 

    須從根本加強生命教育

    連日來,大陸多地公安網警通過官方微博發布相關提示,呼籲公眾抵制「藍鯨」死亡遊戲,並及時舉報。盡管如此,要控制「藍鯨」傳播蔓延並不是一件易事。

    中央民族大學教育學院教授董艷分析指出,「藍鯨」是網路深海中的嗜血幽靈,卻將死亡塑造成「溫暖的歸宿」,將死亡浪漫化、遊戲化、程序化。一些遇到挫折、心理壓抑的孩子極易被「權威」蠱惑,被「團體」控制,進而走上自我傷害的道路。

    「藍鯨」的開發者在被捕後表示,這款遊戲給予一些孩子現實生活中缺乏的東西:理解、溝通、溫暖。

    心理專家則認為,「藍鯨」遊戲的傳播折射出目前在家庭教育、學校教育存在不足,一些青少年缺乏自我價值感、生活幸福感、團體歸屬感。有的孩子經歷坎坷,有著不為人知的精神世界,還有一部分青少年也許家境優越,不愁吃穿,但是缺少對於自身的認同和在集體的歸屬感,對死亡的認識很淺薄,「藍鯨」遊戲正好為他們提供了一個相互抱團的群體。

    董艷教授指出,學校、家庭和社會應加強生命教育,讓青少年感悟到生命的有限性、唯一性,從而思考個體生命的存在價值,並在人生實踐中做到其生命價值。

    互聯網帶來的病毒式、匿名化傳播,讓教唆他人自殺者得到網路的隱蔽,變得肆無忌憚。因此,在打擊非法遊戲的同時,社會各個方面應從根本上築牢「生命之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