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局——運動APP的2017





本報記者 韓一奇 北京報導

導讀

    運動APP的社交功能,使得用戶可以分享運動排名,結識跑友,加入圈子。當下,跑者對於跑步類APP的依賴不容小覷。

    

    回顧歷程,2012年國內出現了首款運動APP,隨後運動軟體行業在2014年經歷了資本熱潮,又在2016年度過了資本寒冬。

    但是市場就擺在那裡,2016年6月,國務院印發的《全民健身計劃(2016—2020年)》指出,到2020年群眾體育健身意識普遍增強,參加體育鍛煉的人數明顯增加,經常參加體育鍛煉的人數達到4.35億。

    運動軟體行業當下的整體局面如何?各運動APP掌門人又如何看待自家的獨特性和未來的機遇?為此,5月26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了咕咚CEO申波,悅跑圈CEO梁峰、悅動圈CEO胡茂偉。

    行業現狀摸底

    談及當下的行業局面,梁峰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我不認為現在的跑步行業的APP是一個很好的局面。因為上一輪投資寒冬以後,雖然有很多產品開始進入c輪或者是在開始盈利,但是整個體育的軟體活躍度其實是整體在下降的。」

    他表示,「除掉部分刷流量的、或者是靠錢砸出用戶數的項目還在繼續講故事以外,其他的都已經基本上是一個停滯的狀態。」

    不過,在梁峰看來,這一目前局面是「正常的」,因為市場還需要培育的時間。

    梁峰說,「從體育本身的邏輯而不是互聯網的角度上講,中國體育的市場本來就在一個發展和培育的階段,目前比較小。」

    談及當下行業局面,胡茂偉認為,中國龐大的人口帶來大量的需求,在健康方面的市場潛力非常高。「中國有著非常大的前景。」他說。

    對於用戶規模,胡茂偉表示,「我們預計應該至少用戶規模還有2-3倍的增長空間,接下來我們還是把悅動圈作為全球最大的健走社區的用戶規模優勢繼續拉大,快速去擴大用戶規模。」

    值得指出的是,企業的背後不乏資本的助力身影,運動APP企業也並不例外。在經歷了數輪投資後,各運動APP的背後亦有數家資本的支持。

    經過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確認,2011年,咕咚獲得盛大集團的2200萬天使輪投資。2014年3月獲得了A輪融資,由深創投領投,中信資本跟投的6000萬人民幣。同年又獲得由SIG海納亞洲和軟銀中國共同投資的3000萬美元B輪融資。2016年5月,完成了由分眾方源體育基金領投的5000萬美元C輪融資。

    悅跑圈目前共完成了4輪融資, 2014年獲得了由奇虎360數百萬人民幣的天使輪投資。並在2015年完成了A輪、A+輪和B輪的融資。其中A輪融資由創新工場領投,金額為300萬美元。A+輪金額為250萬美元,B輪則是由動域資本領投的1800萬美元。

    悅動圈於2014年1月獲得千萬級別的天使輪融資。2015年獲得了由松禾資本和聯創投資領投、中美創投跟投的5000萬人民幣A輪融資。同年11月,獲得了由前海匯能領投的1億元B輪融資。2017年4月,完成諾基亞成長基金領投、小米科技跟投的1億元人民幣的C輪融資。

    掌門人自述獨特性

    通過採訪三位運動APP掌門人,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發現,三位企業家對於公司的定位和發展戰略的思考並不相同。那麼,三位企業家是如何看待公司的獨特性呢?

    在申波看來,通過建立「關係鏈」,讓用戶享受到運動和社交相結合的互聯網生活內容是咕咚獨特性所在。

    申波表示,「運動社交也好,生態也好,歸根到底,是要建立人和人的關係鏈,人和團隊的關係鏈,人和賽事、服務的關係鏈,同樣是追求體驗。」

    梁峰表示,「我一直把自己公司定位體育公司,而不是個互聯網公司。我們只是互聯手段來解決用戶的真實需求。所以我們首先要求的是用戶要到線下去運動,真實的動起來,而不是所謂的一些在虛擬APP上面點開、點讚就代表運動。我們要的不是那種用戶效果。」

    「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不認為我們跟他們有什麼同質性。我們完全是不一樣的公司,完全不同的打法、不一樣的策略。我們不需要流量,我們不會去砸錢買用戶,我們也不會為了做PR宣傳去把自己的數字做得多麼虛高,我們只是想做體育的服務行業。」梁峰說。

    胡茂偉則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闡述了不同公司團隊上的差異。

    胡茂偉表示,「我們最大的區別在於,我們的優勢是做運動裡面最擅長互聯網的,做運動裡面唯一一個做過遊戲策劃,做過遊戲製作人的團隊,有過做遊戲策劃經驗的團隊。」

    在胡茂偉看來,正是基於團隊深厚的互聯網經驗,悅動圈得以在2014年通過遊戲化的方式切入,並短時間獲取了大量用戶。

    「互聯網講的就是怎麼樣迅速抓住用戶的興致,讓你的產品引爆。所以我們在2014年介入的時候就判斷運動記錄是一個偽需求,幫助大家培養運動習慣才是真需求。」 胡茂偉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