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失序時代,中美更應加強協調與合作





特朗普執政雖然不到半年,但內政轉向明顯:在「美國第一」的口號下,對內收緊移民政策,尋求廢除「歐巴馬醫改」;對外相繼宣布退出TPP和《巴黎協定》,轉變對古巴政策……最高法院本周早些時候部分放行特朗普的移民限制禁令,更預示著特朗普治下的美國在內外政策上恐怕將進一步趨向保守。

在主題為「特朗普政府對全球秩序有哪些影響」的論壇小組討論會上,曾在貝拉克·歐巴馬政府中擔任助理國務卿的丹尼爾·拉塞爾說,在處理美國同世界關係的問題上,特朗普政府不少政策表現出了反傳統的特徵,比如,在貿易和外交上更傾向於「交易的雙邊主義」,而非多邊主義;對同盟、安全夥伴關係等態度模糊。

皮尤研究中心25日發布的一項調查恰可以印證:特朗普上任頭5個月,在全球政治領域,各國對美國的信任度出現大幅下降,其中既包括英國、法國、日本等美國在歐洲和亞洲最親密的盟友,也包括鄰國加拿大和墨西哥。

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史文說,特朗普政府可能給國際秩序帶來「不穩定性、不確定性」的影響,使得其他國家想「放棄美國的引導力而另尋他路」。

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院長王緝思從中看到了一種「世界範圍內的失序」,他提到美國外交學會會長理查德·哈斯的新著《失序時代》。哈斯在書中認為,我們正處在一個日益失序的世界,一個美國無法按照自身模式塑造的世界。

面對這樣一個世界,史文說,國際秩序長期以來是以美國或西方主導的規則為基礎的,但「這個秩序已經很難解決今天所面臨的許多多元問題」。

對此,拉塞爾說,在解決全球挑戰方面,一定需要中美之間的合作,中美合作是必要的,合作能夠帶來積極的影響。「中美關係的健康發展應當是平衡的發展,平衡的合作,平衡的競爭,能夠有效地管控分歧。」

同樣地,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副主任唐永勝教授提出,越是不確定性的情況下,中美之間的協調更具重要意義。現在的中美利益關係比過去更複雜,中美強化協調有著必然的現實需求。

唐永勝說,中美都是重要的國家,共同面對一個動蕩的世界。今後的國際秩序將更加複雜、混沌,帶有某種自我組織性。在這種新秩序中,「共同努力,加強協調,才能使得整個世界變得更穩定一些,離人們的願望更接近一些」。(柳絲)(新華社專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