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校園貸事件資金去向成謎 反思不應停在表面





待解的謎團是,據報導,明明從大一暑假起就問父親要過錢,因為在外面借了錢還不上;從那時起,明明的父親曾陸續為兒子還款約25萬元,其中最高一筆有7萬元,可悲劇發生後,對於兒子為何欠下這些錢,劉先生依舊茫然不知。

值得深思的問題是,從去年起,銀監會、教育部等數次就「校園貸」發出通知,但為何悲劇一再重演?

從報導看,這又是一個由多頭借貸引發的悲劇。通過兒子朋友得知兒子手機密碼後,劉先生發現,近一段時間,明明向借貸寶、即利寶、民貸天下、敏恒保理、芝麻借貸、一鍵再借、大小貸、拿去花、羊羊小貸、拍來貸、亨元金融、利學貸等20餘個借貸平台借過款。其中,最多的一筆有2756元,最少的一筆是49元。

應該說,由銀監會持牌金融機構服務,斷絕網貸開展「校園貸」,對遏制「多頭借貸」這一「校園貸」危險因子有重大意義。然而,欲望的驅使下,學生在銀行借到不能再借卻又剎不住車的時候,是否依然會想辦法找到監管雷達之外的借錢「機會」?從過往發生悲劇裡的借款邏輯看,學生一定是從最方便、利息最低的平台開始借,而正當管道窮盡之時,學生依舊管控不了自己的欲望,便會落入高利貸旋渦。按照最新的三部委新政,將來的校園貸借貸主體將只剩下銀行和正規持牌機構,銀行也將主打低利率,但如果大學生的消費觀出現根本性偏差,家長和學校都坐視不理,誰能保證將來銀行不會重蹈覆轍?

實際上,自去年以來,針對「校園貸」極端案件時有發生的情況,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發出多道通知。除了對放貸主體逐步規範外,這些「急急如律令」最終的落點都是要求各方聯動,切實加強大學生金融信息安全知識教育,引導學生樹立科學消費觀。

在銀監會等部門發出暫停網貸機構開展「校園貸」通知當日召開的媒體溝通會上,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楊東也提出,要繼續加強大學生的金融消費者教育。簡而言之,治理「校園貸」危機,暫停網貸服務只能算治標,加強學生對不良平台的防范意識,並樹立健康、科學消費觀念才是治本之道。顯然,一味呵護,而不讓學生自身建立起免疫力,走出校門的他們依然會是不良金融服務的受害者。

然而教育不是「喊口號」,如何把教育落到實處是各界要進一步深思的問題。按照楊東教授的觀點,國民教育體系中應該有金融消費者教育的一席之地。「最好能把金融消費者教育納入大學生教育體系中,引導、幫助大學生理性合理消費以及合理應對其他資金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