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在勝利前的拂曉——訪彭雪楓之子彭小楓





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後,在國家民族遭遇空前危難之際,中國共產黨毅然高擎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大旗。1935年瓦窯堡會議,中國共產黨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策略方針,得到全國各界的積極響應。

「不管你是什麼人,什麼軍隊,什麼階級,什麼政治力量,只要你抗日,共產黨就和你聯合共同救國。」

1936年9月,毛澤東親點彭雪楓擔任特使,力促國共合作,「逼蔣抗日」。彭雪楓卓越的統戰才能在此期間表現得淋漓盡致,被譽為黨和紅軍的「好參謀」和「先行官」。

「父親是臨危受命,他當時尚未到而立之年,便毅然挑起了重擔。」彭小楓說。

接受任命後,彭雪楓三次奉毛澤東派遣,奔赴多地開展統戰工作:1936年9月,攜毛澤東親筆信遠赴蘭州,會晤國民黨甘肅省政府主席於學忠,達成聯手抗日協議,做到「西北停戰議和」;1936年10月,孤身入晉,揆情度理,說服閻錫山、傅作義,打通晉綏統戰通道;西安事變後,會晤閻錫山,步步為營,促其轉變抗戰立場,與中國共產黨共維大局。

「大局風雲變幻,他冷靜沉著,不急不躁,不辱使命。」彭小楓說,西安事變後,閻錫山晉綏軍的政治傾向成為國共能否共同抗日的重要一環,父親雙管齊下,一方面將閻錫山「守土抗戰」、力圖自保的心理與蔣介石之間的矛盾作為談判工作的突破口,使閻錫山產生了「不亡於日,亦亡於蔣」的壓力;另一方面,曉之以民族大義,以熱烈的革命情懷,轉達黨中央「非抗日無以圖存,非抗日無以救國」的通電精神,使其權衡利弊,轉變立場,從而為晉綏兩省的統戰工作打開了一條通路。

在壯懷激烈的抗日烽火戰場上,彭雪楓高舉「團結抗戰」的統戰大旗,廣結朋友,形成了一個上至國民黨地方軍政首長、下至地方實力派聯合抗日的新局面,為後來的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開赴抗日最前線鋪平了道路,開拓了新的戰略空間。

文韜武略 披堅執銳

「文武兼備,智勇雙全,上馬可殺敵,下馬筆如椽。」這是重重戰火硝煙中彭雪楓將軍的真實寫照。

「他精於謀略,長於作戰,既能聚沙成塔、揚鞭殺敵,建立根據地,又能砥礪自身、筆耕不輟,撰寫軍事理論著作。」彭小楓在回憶父親時說。

1938年,日寇加緊侵華步伐,揮刀直指欲打過黃河,中原告急、武漢即將失守!

彭雪楓遵照中共中央指示,確立以豫東為中心,深入敵後建立根據地的戰略規劃。在確立「發動群眾鬥爭」「消滅敵人武裝」「建立抗日政權」作為三位一體的基本任務之上,他一方面建立武裝,組建新四軍遊擊支隊;另一方面撰寫軍事著作,發表極具戰略眼光的《目前在河南該做些什麼》《論在敵人後方工作》等文章。在軍事行動上,堅持戰區、敵後共同進行武裝鬥爭;在民眾工作上,堅持發動群眾,做到「一聲呼喊,萬山呼應」。

「赴敵後初露鋒芒,白馬驛奉命整編;萬難不懼渡春荒,永肖地區殲頑匪;反掃蕩反蠶食,鞏固淮北根據地……」一曲民歌記錄著彭雪楓敵後根據地的光輝戰績。

杜崗勝利會師、淮陽竇樓首戰告捷、平原遊擊戰運用日趨爐火純青……

「父親率領的隊伍成了一支民族解放的鐵流,它洶湧澎湃地朝向古老的中州原野,向著敵人的心臟奔流。」彭小楓說。

在挺近豫皖蘇邊區後短短一年時間裡,彭雪楓將一支幾百人的遊擊隊,發展成為一萬七千餘人的抗日武裝,建立了七個縣的抗日民主政權,完成了初創豫皖蘇敵後根據地的戰略任務,宛如一把利刃插入了敵人的心臟。

戰場上披堅執銳,斬關奪隘,戰場下總結戰爭規律,構建系統的發展敵後遊擊戰爭的武裝力量建設理論。在與日軍、偽軍作戰實踐中,彭雪楓先後撰寫《平原遊擊戰的實際經驗》《豫皖蘇邊兩年來平原遊擊戰總結》《三十三天反掃蕩戰役述略》等文章,為我黨我軍抗擊日寇提供了極具價值的實際經驗和理論思考。

赤膽忠貞 克己奉公

「他是具有堅定信仰、對國家和民族無限熱愛、對黨絕對忠誠的革命家,毛澤東稱讚他是共產黨人好榜樣。」彭小楓說。

彭雪楓生於災難深重、民族危亡的大時代,他心懷報國大志,棄筆從戎,投身革命,始終將得失與生死置之度外,始終堅持對黨忠誠,廉潔奉公。

「春荒面前,他帶頭賣掉心愛的戰馬,幫助百姓度過饑荒;強敵入侵,他親自撰寫社論、評論,喚醒群眾、武裝群眾。」彭小楓說。

1942年,在抗戰極為艱苦的條件下,彭雪楓親率部隊興修水利,春種秋收,搶險救災,幫助百姓度過饑荒,百姓送他「萬民傘」,為他樹「德政碑」;創辦《拂曉報》、拂曉劇團,加強和深化抗戰宣傳,牢牢鞏固了黨的思想陣地,堅定了人民抗戰意志。

雖然身居高職,但彭雪楓始終堅持廉潔奉公,始終過「苦行僧」般的生活。

在任八路軍駐晉辦事處主任期間,彭雪楓持幣累萬,但他始終堅持公私分明,帳目清晰,分毫無取,為黨、為軍隊節約每一個「銅板」。

「他是真正了解革命,並願為民族獨立、人民幸福奉獻一切的戰士!」彭小楓說。

1944年9月11日,在河南夏邑八裡莊圍殲偽頑李光明的戰鬥中,彭雪楓不幸被流彈擊中,英勇殉國,時年37歲。

彭雪楓犧牲時,彭小楓尚未出生,對父親的了解,多是從長輩們對往昔的追憶以及彭雪楓留下的文稿、書信中而來。

雖然與父親不曾謀面,但他始終將父親視為敬仰一生的英雄。

「父親一直在這裡,在廣袤的中華大地上,他已不僅僅是一名戰士,一個共產黨員,而是一種精神、一種信仰。」彭小楓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