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數據撈出5億洋酒走私案 低報價格幅度多達90%





2016年底,天津海關工作人員在對酒水類商品進口情況進行後續風險分析時發現了疑點,兩家進出口企業的通關數據有點「詭異」。

一家名為天津林森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企業於2015年7月成立,以洋酒、紅酒、啤酒、礦泉水作為主要進口商品,該公司在2015年8月至12月間,集中進口大量酒水類商品120餘票,貨物總價值達到人民幣1億元,貨物總重量達1000噸以上。隨後,該公司就再無進出口業務記錄,在海關進口數據庫中消失不見了。而奇怪的是,2016年2月至4月間,一家名為北京林森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企業憑空出現,也是在短短3個月的時間內,進口酒水類商品億元以上,隨後再次消失。

兩家企業的進口業務操作時間、進口商品種類等信息都存在著某種聯繫或相似,但從數據表面上看又難以發現問題。難道這是巧合?

海關緝私工作人員注意到,企業在短時間內進口大量商品後再無業務操作,並且是進口同類商品的兩家企業先後出現類似情況,這裡面絕對不簡單。為了進一步核實情況,天津海關成立專項分析小組,4名海關緝私警察分工協作,展開調查。一方面,運用高科技分析軟體對全國海關近千萬條次進口酒水類商品數據進行分析比對;另一方面,對嫌疑企業進口商品價格水平進行核查。

經過十多個晝夜大海撈針一般的工作,天津林森、北京林森、天津斯特、天津樂信、北京家堡等5家公司(以下5家涉案公司均簡稱「林森公司」)被辦案人員從海量數據中「撈」了出來。看似全無關聯的這幾家公司在經營方式、人員構成、物流習慣、資金流動、進口價格水平等方面的細微聯繫都被一一梳理出來,串在了一起。通過調查,林森公司低報價格走私進口酒水類商品的事實也逐步浮出水面。

5家公司註冊地點散落在京津數個寫字樓

林森公司線索的調查工作由天津海關緝私局的老宋牽頭進行。老宋是一名有著近30年偵查工作經驗的「老緝私」,他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走私案件很重要的一個環節是掌握嫌疑企業的實際辦公地點,因為案件關鍵證據和關鍵人員往往都會出現在辦公場所,但這次的「對手」十分狡猾。

老宋帶領同事調查發現,林森公司的經營方式極為隱蔽,5家公司的註冊地點散落分布在北京、天津的數家寫字樓中。辦案人員進行查訪的時候,發現這幾個註冊地點是俗稱「皮包公司」的集散地,辦公地點與人員早已換了數碴,租賃方和物業都不記得是不是還有過這麼個公司。

林森公司的銷售、收款較多採用線上模式,大量使用個人帳戶進行資金往來,銀行帳戶查詢方面一無所獲。林森公司在向客戶運輸酒水類商品時,往往選用個體經營的「黑」物流,物流方面的查詢也無功而返。銷售網路更是極為隱蔽,除非特別信任的熟客無人知道林森銷售人員的聯繫方式或相關信息,公司的工作人員均使用化名進行溝通,工作聯繫使用的手機也都是假借他人身份證辦理而來。

辦案人員先後多次到北京調查,均未發現林森公司實際經營地點。一邊是通過數據分析發現的走私嫌疑;另一邊卻是無法確認的公司實際經營地點與工作人員,常規辦案手段遇到了難以突破的瓶頸。

老宋和辦案骨幹們換了個思路,勾勒出以林森公司為基點,輻射國外代理商、國內報關行、貨代公司、酒水銷售的走私流程圖,將海關業務信息、互聯網信息、電商信息等數據進行綜合匯總分析,確定市場銷售環節是最易接觸、信息源最多的重點環節。他們最後決定從北京的進口酒水銷售環節入手,查找林森公司的蹤跡。

「喂,你好,我這邊是一家酒吧,我們想在北京找一家可靠的進口酒水供應商。聽說林森公司業務做得夠大,能不能幫忙聯繫聯繫?」辦案人員通過電話、網路等多種手段,多方接觸北京進口酒水市場,側面打探林森公司情況。他們還幾次前往北京,憑借豐富的辦案經驗,偽裝成酒吧老板、酒水銷售等身份進行實地偵查。

功夫不負有心人。緝私警察終於從一條銷售管道獲悉,林森公司的實際辦公地點在北京大興區。

低報價格幅度達到60%至90%

2016年最後的幾天,嚴重霧霾連續幾天侵擾華北地區。為防止林森公司再次變換辦公地點,天津海關迅速決定抽調精幹警力成立「12.28」專案組,對林森公司辦公地點採取行動。漫天迷霧中,海關辦案人員果斷出擊,按照預定行動時間出現在北京大興區某寫字樓門前。

一進入林森公司辦公室,辦案人員就發現這裡與一般貿易公司的不同之處:偌大的辦公區域,沒有任何明顯的公司標識。辦案人員詢問該地點是否為林森公司的時候,一名王姓工作人員肯定地回復這裡不是林森,沒有聽說過這家公司,而辦案人員敏銳的目光停留在他案頭的一疊名片上,上面赫然寫著「林森公司財務經理」的職務。就在這時,一個人拿著筆記本電腦和隨身碟,撥開辦案人員就往外闖,被攔下後開始還謊稱是來辦事的客戶,最終才承認是林森公司銷售經理劉某。

確認這裡就是林森公司後,辦案人員趕快查找相關證據。經現場調查,辦案人員得知,林森公司剛搬遷至這個地點不久,帳冊、銷售記錄等尚未進行整理,20多平方米的資料間裡,數萬份業務單據混雜著各種無關資料無序地堆放在一起。經過8個小時連續工作,辦案人員逐頁核對資料,終於翻出幾百份林森公司與外商簽訂的真實合同與發票,這些充分證明了該公司低報價格走私進口酒水的事實。

就在辦案人員進入林森公司辦公地點的同時,由海關緝私民警大司帶領的另一組人馬也費盡周折趕到林森公司倉庫。行動當日,受大霧影響,進京高速公路全線關閉。大司和同事們凌晨出發,在能見度不到20米的京津公路上艱難前行,歷經6個多小時終於在行動前準時到達預定位置,順利查扣全部涉案貨物。經清點,他們共查封兩個涉案倉庫,查扣酒水類商品68萬餘瓶(箱)。而就在大司他們清點查扣貨物的時候,倉庫附近接連出現過數輛可疑貨櫃車。在後續對倉庫人員的詢問中得知,原來林森公司老板本來安排當日緊急運貨,只是由於大霧的因素,運貨車輛沒能按時到達倉庫。

關鍵書證和走私貨物都已掌握,辦案人員不分晝夜迅速對現有材料進行梳理,依法對涉案人員進行提訊,案情迷霧被層層撥開。海關專案組分成了偵審組、北京工作組、單證組、追逃組、綜合組、法制組、督察組等7個工作小組,日均工作時間超過了16個小時,梳理審查數萬頁涉案紙質資料,核對網銀、金融卡等信息3千餘件次,甄別電子數據帳冊數千份、電子郵件萬餘封。這些證據還原了林森公司及其相關公司自2015年3月成立開始,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大肆走私違法、破壞國家經濟安全的犯罪事實。

林森公司銷售經理劉某作為林森的初建人員,掌握著大量走私違法事實,但此人有近10年的從警經歷,諳熟辦案程序,有一定反偵查經驗。起初劉某態度惡劣,甚至恐嚇林森公司工作人員不要配合。但他沒想到,辦案人員這麼快就把林森公司兩年來的走私犯罪證據梳理出來。在鐵證面前,劉某終於放棄抵抗,供述了林森公司和其自身的違法犯罪事實,為案件打開了突破口。

經過艱苦卓絕的工作,專案組查明,2015年3月至2016年12月,近20個月的時間裡,犯罪嫌疑人彭某、孔某為首的走私犯罪團夥以一套人馬多塊牌子的形式,先後以天津林森、北京林森、天津斯特、天津樂信、北京家堡等5家公司名義,以低報價格方式(低報幅度一般在60%至90%)走私進口德國、法國、俄羅斯等國的洋酒、紅酒、啤酒、礦泉水等商品400餘票,總量達500萬升,總案值約人民幣5億元。

「林森公司對較常見的酒水低報幅度不大,對一些比較少見、不好參考的酒水,則大大提升價格低報幅度。有的紅酒明明20美元一瓶,直接報成了2美元。」在倉庫現場,緝私警察大司拿起一瓶18年的混合威士忌芝華士給《經濟參考報》記者看,這瓶酒原價300元人民幣左右,而林森公司報價僅為100元,差距驚人。「這些酒水主要供應給北京的酒吧、夜店消費。由於該公司瘋狂走私,然後以低價壟斷市場,不少正規經營的公司都因此難以為繼了。」

製作虛假單據支付方式隱密

近年來,隨著國內生活水平的提高,對進口酒水的需求量逐年增大,而由於稅率較高,國內外市場價格差較大,走私分子在暴利的誘惑之下,不惜鋌而走險。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該案在犯罪手法上主要有三個顯著特點:一是「一套人馬,多塊牌子」,犯罪嫌疑人用好像完全沒關係的不同公司的名義交叉申報進口酒水,以迷惑和逃避監管;二是製作虛假價格單據報關,並且各個環節分工明確,操作「規範化」和「專業化」;三是貨款支付方式更為多樣化和隱密化。

為了不引起緝私部門的注意,使走私行為更加隱蔽,犯罪嫌疑人先後在北京和天津註冊成立了北京林森、北京家堡、天津林森、天津斯特、天津樂信等五家公司用於走私進口酒水。五家公司沒有明顯的關聯性,註冊地址分散不一,法人代表也各不相同。犯罪嫌疑人用上述五家公司的名義交叉向海關申報進口酒水,一方面分散風險,另一方面混淆視線。

製作虛假貿易單據進行報關是低報價格類走私案件的慣用手法,該案中同樣也存在真假兩套貿易單據。同時,在製作虛假貿易單據將走私貨物通關進口的環節中,人員分工明確:有專人負責與國外供貨商聯繫訂購貨物,接收並整理歸檔相關真實合同、發票等貿易單據;有專人根據真實貿易單據和固定模板製作低於真實成交價格的合同、發票等虛假單據用於偽報進口;還有專人負責聯繫貨代公司並傳遞虛假單據進行報關。明確的分工使整個犯罪流程更為「專業化」和「規範化」。

該案的另一個顯著特點就是貨款支付方式的多樣化和隱密化。為了將報關金額以外的差額貨款順利支付到境外,犯罪嫌疑人先後註冊成立了兩家離岸公司,通過其本人和其掌握的公司員工、其他個人的帳戶,以個人用途的名義和對外付匯額度將差額貨款匯入上述離岸公司帳戶,再操作離岸公司帳戶將差額貨款匯至外商的指定帳戶。由於個人對外付匯額度有限,當離岸帳戶金額不足時,犯罪嫌疑人便會通過地下錢莊的管道將部分貨款轉移至離岸帳戶或者外商指定的其他帳戶。

(文中公司名、人名均為化名)

記者 陸敏 班娟娟 天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