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疏解和促消費,兩手都要硬





北京正在做減法,疏解非首都功能眾人皆知。但加法也在做,那就是在消費升級的背景下促消費。

7月6日,北京正式公布了《關於培育廣大服務消費優化升級商品消費的實施意見》,明確要在文化、旅遊、體育、健康、養老、教育培訓等領域發力。這些領域的促消費由來已久,成績斐然,但與巨大的市場潛力相比,顯然可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京津冀協同發展三年多來,北京的疏解力度不斷走強,從一般性製造業和低端產業的「騰籠」,到向雄安集中疏解優質功能,這對於治理北京「大城市病」和盤活京津冀乃至華北,好處毋庸置疑。但北京在做好疏解的同時,也必須為未來的經濟增長及時找到一個更有效率的引擎,使得疏解和增長相互支持,互為後援。

相對於全國仍處於工業化階段,北京已進入後工業化時期,即服務業成為經濟發展的關鍵詞。走向「服務立市」,不僅充分,而且必要。

工業是規模經濟,工業時代的消費是規模消費,物理屬性強,比如房子、車子以及大件耐用消費品,簡單粗暴。然而,這種消費的暴風驟雨式增長已告一段落,這在北京尤為明顯,代之以創新型、個性化的消費。後工業是知識經濟,後工業時代的消費是場景消費,誰能設計出更好的場景,誰能提供更棒的體驗,誰就有可能脫穎而出,以供給創造需求。

在疏解之前,房子車子的早早限購,倒逼北京經濟義無反顧地轉向消費驅動。如今消費升級如火如荼,啤酒泡麵越來越賣不動,而大文化、大旅遊、大健康以及海淘需求卻在井噴,對北京而言,舍我其誰。

早在2016年,北京人均GDP就已經達到1.7萬美元,越過中等收入陷阱。北京服務業增加值超2萬億元,占GDP比重超過80%,對經濟增長貢獻率近90%,冠居全國。特別是,高端化的生產性服務業增加值突破1萬億元,占據服務業的半壁江山。北京擁有不可復制的資源稟賦,儲備和沉淀了大量的人才、技術以及先進的管理觀念,簡直是為高端服務業量身定制的城市。因此,服務和消費,在北京存在的惟一問題是,如何做得更好。

但消費不會從天而降,國內外市場的打通,使得人們知道什麼是好東西。消費者一言不合就用腳投票,去海外爆買,這樣的行為無法生硬阻擋。因此,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頂層設計上,政府需要致力於營造更友好的消費環境,降低消費成本。從市場本身,企業需要有更好的創意、更好的服務和更好的產品。

現在及未來,北京要打造「北京創造」和「北京服務」這兩塊金字招牌,牢牢地鎖定「高精尖」的經濟結構,並保持專注。更強的促消費,是為了更好的大疏解。反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