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江被打毀容女子回應為錢和解:不便透露數目






受害人被打前後對比 (圖片由當事人提供)受害人被打前後對比 (圖片由當事人提供)

「他們該判刑的還會判刑。別說我,任何人都不可能撤回刑事訴訟。」

「我不想再找男朋友。在我最難的時候,他離開了。」

「他們賠的錢完全不夠我後續恢復容貌所需要的醫療費。」

「這次的不幸已經過去,我爭取努力面對新的生活。」

熱 / 點 / 追 / 蹤

毆打:面目全非

241天後,當再次回憶起事發時的情景,小董依舊心有餘悸。

2016年11月11日凌晨,在雲南麗江古城一個名叫「寧蒗」的燒烤店裡,小董和她的兩位朋友被打。數輪毆打後,小董面目全非,一條數公分長的傷口從眼角爬到左鼻翼。

此事經她以網名「琳噠是我」在網上曝光後,引發媒體和公眾的強烈關注。

鑒定:輕傷二級

後經司法鑒定,小董為輕傷二級。

今年3月9日,麗江市古城區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和榮松等6人涉嫌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一案;

4月19日,麗江市古城區人民法院受理了董某某提出的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請求。

現狀:撤訴、開庭

之後,此案的每個進程都牽動人心。

前天,雲南麗江古城法院通過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自行達成和解並已實際履行,因此裁定準許小董撤回起訴。

另據新華社報導,這一女遊客在雲南麗江被打致毀容案,將於7月14日在麗江開庭審理。

意外

我只睡了4小時 很多網友來罵我

因為去年在雲南麗江被打毀容一事,小董的遭遇引發了公眾的強烈關注和同情,案件也進入司法程序。

被打241天後,她終於等來了開庭的確切消息,但在電話那頭,@琳噠是我(小董)情緒激動,她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從7月10日開始,她被多名不明真相的網友責罵。

原來,7月10日下午雲南麗江古城法院通過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自行達成和解並已實際履行,因此裁定準許小董撤回起訴。

之後,有媒體以《麗江遭毆打女遊客與6名被告人達成和解 撤回訴訟》為題對此進行報導,引發廣泛關注。有網友給@琳噠是我 留言稱,「我關注這麼久,只是想要一個公平公正!你怎麼可以說撤就撤!」

小董說,盡管自己通過微博貼出《開庭公告》,也無法阻止一些網友的責罵,有人甚至說她活該,「你同情她,為她鳴不平,她得了錢,反倒和兇手和解,讓兇手逍遙法外。」

對此,小董昨日在接受紅星新聞記者專訪時稱,她只是撤回了民事訴訟,被告該判刑的還得判刑。「昨晚到現在,我只睡了4個小時,很多網友來罵我,罵我有用嗎?我縱使萬般無奈,又能怎樣?」

釋疑

撤銷民事訴訟 符合法律規定

據新華社報導,備受關注的女遊客在雲南麗江被打致毀容一案,將於7月14日在麗江市古城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原告人已與被告人達成和解,撤回訴訟。

新華社的報導稱,雲南省麗江市古城區人民法院10日發布通報,該院受理的被告人和榮松涉嫌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被告人杜澄、曹二車龍補、吳原華、趙智、和凌波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將於7月14日上午9時在麗江市古城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據通報,該案中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原告人董某某與六位被告人經協商達成和解並已實際履行,於7月5日申請撤銷民事訴訟。經麗江市古城區人民法院審查,申請符合法律規定,裁定準許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董某某撤回起訴。

對 話

被打女遊客稱已花完20多萬積蓄:

網文標題只說「和解」 不說是民事還是刑事

7月11日下午,小董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民事訴訟和解獲得的賠償遠不能滿足自己恢復容貌所需要的費用,「一個女孩子的臉有多重要,你出再多的錢,我能恢復到以前的容貌嗎?很多人看的是熱鬧,但我生活的困難他們不在乎,我承受的壓力他們並不知道。」

委屈

並未撤回刑事訴訟

該判刑的還會判刑

紅星新聞記者:昨天(7月10日)有消息說,你收了錢,和被告和解了?

小董:網上的那篇文章在標題裡只說和解,不說是民事還是刑事,再加上部分網友不了解法律,所以造成了誤會。你想,我之所以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就是為了索賠,現在民事訴訟通過協商解決了,撤訴了,不是很正常嗎?如果不撤訴,後期大筆費用誰給我出?當然,他們(被告)該判刑的還會判刑。別說我,任何人都不可能撤回刑事訴訟。大家以為這件事給點錢就這麼了了?不可能。

紅星新聞記者:這個消息導致很多網友罵你?

小董:看到了,他們罵我,我很無語,也很無奈。昨晚(7月10日)直到現在,我只睡了4個小時。有很多網友來罵我。罵我有用嗎?我縱使萬般無奈,但又能怎樣?作為當事人,我只能發一個開庭公告。再說,和解了,又怎麼樣,被人家打成這樣,可以一分錢不要嗎?這個案子拖了這麼久,不管什麼人,心理和物質上都沒辦法承受。

紅星新聞記者:怎麼看網友對你的支持和責罵?

小董:很多人看的是熱鬧,我生活上的困難他們不在乎,我承受的壓力他們不知道。一個女孩子的臉多重要,你出再多的錢,我能恢復到以前的容貌嗎?難道我不應該把損失降到最低?我還需要生活,不是嗎?再說,我總不能為了滿足大家的意願,就把這件事拖得沒完沒了。我也想重新開始。

賠償

不便透露賠償數目

無法滿足後續費用

紅星新聞記者:和解獲得了多少賠償?

小董:這個不便透露。只能說,他們賠的錢完全不夠我後續恢復容貌所需要的醫療費。我很無奈,但這也算是最合適的結果了吧。在這之前,他們只給了6萬元醫藥費。這二百多天下來,生活費、醫療費、營養費……算下來,我原本20多萬元的積蓄已經花完。如果沒有他們的賠償,我就山窮水盡了。雖然,我盡最大可能要到盡可能多的補償,但是根本沒辦法滿足後續的治療。

紅星新聞記者:民事訴訟和解了,刑事訴訟也快要開庭了,案子判了以後,有何打算?

小董:事發到現在,我沒有找過工作。今年6月中旬,因為沒錢支付房租和生活費用,我回了東北老家。暫時還不能開始新的生活。下一步,我要考慮恢復容貌。我不是想變漂亮,哪怕恢復不到以前的樣子,我也不想留下疤痕。我希望,有好心的整容機構能夠幫助我恢復容貌。

傷情

臉上的疤痕一直在

錯失最佳手術時機

紅星新聞記者:這麼久了,你的傷恢復得如何?

小董:臉上的疤痕一直在,準備這周去北京面診醫生。但我已經錯失了最佳手術的時機,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

紅星新聞記者:無論如何生活還得繼續,有考慮過再從事什麼工作嗎?

小董:嗯。不管之前有多麼不堪,我總得重新開始,生活還得繼續。恢復容貌以後,準備找個簡簡單單的工作,上班下班,讓時間來淡化這件事造成的陰影。現在,雖然我想過正常人的生活,但還做不到。

紅星新聞記者:為什麼這樣說?

小董:很多東西都變了。這件事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以前規劃的所有事情都被打亂,都沒辦法實施,只能重新規劃。我的心理創傷和受到的打擊實在太大。那個時候,男朋友也離開了,我只能一個人默默承受,能和誰說呢。這些都需要時間治愈。我要盡最大可能走出這個案子(的影響)。

未來

容貌的損害讓我自卑

感激支持關心我的人

紅星新聞記者:發生了這樣的意外,對你打擊最大的是什麼?

小董:首先,容貌帶來的損害,讓我自卑。其次,我變得很膽小,尤其晚上,如果突然有人出現,就嚇得不行。沒有燈的地方,我肯定不會去。哪怕白天,我一個人出去,也會躲躲閃閃,總感覺有人要打我。我就盯著前面,生怕有人動手。現在,我還經常做噩夢,在夢中哭。

紅星新聞記者:有沒有想過找個人談戀愛,然後結婚生子?

小董:沒想過,也不想想了。我不想再找男朋友。在我最難的時候,他離開了。或許,我會遇到好人,但是現在做不到。

紅星新聞記者:這段時間,你在做什麼?

小董:我買了很多書,都是心靈雞湯的那種,陽光的、正能量的。我要安慰自己,畢竟,我經歷了黑暗。如果把它們放在心裡,以後活不好,會不高興的。這次的不幸已經過去,我爭取努力面對新的生活。

紅星新聞記者:經歷了這件事,有什麼感受和想說的?

小董:感激所有一路支持我、關心我的人,是他們陪我走到現在。如果沒有他們,就不會有現在這樣的結果。這個結果已經是最合適的。特別感謝我的律師,他為我提供法律援助。做人要懂得感恩。

紅星新聞記者 王春

來源:成都商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