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刀流」闖蕩大聯盟,大谷翔平如何續寫2018新篇章





「二刀流」闖蕩大聯盟,大谷翔平如何續寫2018新篇章

約給騰訊MLB。

從洛杉磯驅車四十公里來到阿納海姆的天使競技場,如果你足夠幸運,你或許會看到一個身形魁偉、帽簷壓低,蘊藏深厚功夫的男子,可湊近一看,卻是一位身著紅衫、明眸皓齒、容貌俊雅的亞裔年輕男子,此人便是本文的主角,即將踏上美國職棒大聯盟逐夢之旅的大谷翔平。

很多知名球星都擁有一個全力支持的父親,例如「大鯊魚」奧尼爾的軍官老爸、湯姆-布雷迪的球迷老爹,翔平的父親大谷透也是一名業餘球員,當年大谷家居住在在東京以北300英里的奧州市,大谷透在三菱公司的半職業隊中效力,25歲時不幸肩膀受傷,只得悻悻地去工廠里做小職員。一遇上休息日,大谷透便會以教練身份延續自己的對棒球的愛,而小兒子翔平成為家族新的希望,從那時起,翔平便是打擊和投球「兩手抓」。除了父親以外,翔平的母親嘉代子也是一名出色的羽毛球運動員,父母雙方優異的運動基因,加上後天的努力,大谷翔平從小就是棒球小夥伴當中的「孩子王」。

和很多孩子不同,大谷從小就立志成為職業球手,為了茁壯成長,大谷每天吃十幾碗飯,設定很多棒球目標並用小本子記下來,將松井秀喜視作偶像。從奧州市立水澤南中畢業後進入花卷東高中,並在教練佐佐木弘的率領下,終於登上了夢寐以求的甲子園賽場,2011年夏季賽和2012年春季賽早早敗退,讓大谷愈挫愈勇,2012年巖手縣夏季預賽,18歲的大谷投出99.4邁的速球,打破了佐藤由規創下的高中生最快球速。

2012年秋天,18歲的大谷需要做出人生當中的一個重要決定:當時洛杉磯道奇將他視作投手,提供了一份小聯盟合同,但日職北海道日本火腿鬥士隊也用第一指名將其選中,是去到大洋彼岸挑戰大聯盟?還是留在日本,從日本職棒聯盟出發?父親大谷透的建議是,如此年紀就去到大洋彼岸闖蕩,終歸是不易,而以總教練栗山英樹為首的鬥士團隊向大谷提出了1500萬日元年薪、5000萬激增獎金,並且同意培養大谷的投打兼修的比賽打法,以及給與大谷足夠的耐心,等待他的成長。談判長達一個月,最終父親的建議和鬥士隊的誠意打動了大谷,他決定留在日本鍛煉幾年,再去美國發展。大谷得到了11號球衣,恰好是偶像達比修有留下來的戰袍。

「二刀流」闖蕩大聯盟,大谷翔平如何續寫2018新篇章

未滿19歲,大谷賽季中段登上了鬥士隊的一軍,作為投手時3勝0敗自責分4.23,總計61.2局46次三振33次保送,而一共204次打擊,打擊率、上壘率和長達率分別是.238/.284/.376,作為轟動全日本的天才球手,大谷被球迷高票投入全明星賽,而且在太平洋聯盟最佳新秀的投票中位列次席。

2014季大谷留在一軍,開始了首個完整賽季,全明星賽上投出了101邁速球,打破日籍投手最快球速紀錄,並在十一月成為史上首位勝投和全壘打都達到兩位數的日籍球員。11月13日對陣歐力士野牛的比賽中,大谷完成了完封勝利。作為投手時在24場先發155.1局的比賽中11勝4敗自責分2.61,179次三振,平均每九局10.4次三振,對手打擊率僅有.223。作為打者時打擊率.274,10支全壘打31分打點,進攻指數達到了.842,在太平洋聯盟MVP投票位列第三。十二月,大谷的薪水開始猛漲,成為繼2001年松坂大輔後,第二名高中生進入聯盟後第三年能拿到億元薪水的球員。

「二刀流」闖蕩大聯盟,大谷翔平如何續寫2018新篇章

從那時起,不滿20歲的大谷翔平成為日本全民偶像,他的肖像被印在火車的兩側和北海道周圍的廣告牌上,他龐大的粉絲群中甚至包括很多中年母親,都幻想著大谷能成為她們的女婿。陡然間,鬥士隊的上座率開始飆升,札幌穹頂球場經常53800人坐無虛席,大谷帶來的經濟效益是顯而易見的,甚至遠遠超出了付給大谷的薪水。

不似很多年少得志的球員,大谷仍是非常低調,他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健身書籍和健身器材上。就算吃飯,也經常是吃當晚比賽讚助商贈送的免費米飯、三文魚、牛排或蘆筍。

2015季大谷連續三年入選全明星賽的他成為了太平洋聯盟的先發投手,整季22場先發160.2局中取得15勝5負,自責分2.24,乃是太平洋聯盟最低,15場勝投也是聯盟最佳,而三振數僅比則本昂大少19次,事實上他也比則本少投了34局。不過打擊端略微有些減產,整季僅有5支全壘打,打擊三圍也降到.202/.252/.376。這一次,大谷在投球上極具統治力的表現,讓他連續第二年排名太平洋聯盟MVP投票第三位,並贏得了聯盟「最佳九人陣容」獎。

經歷了打擊低潮後,大谷在2016季迎來觸底反彈,104場比賽382個打席中,他憤怒地轟出22發全壘打,18支二壘安打,67分打點,打擊率和上壘率飆升至.322和.416,此外還有65次回壘得分,並且有7次盜壘。打擊大爆發,難道投球又沉寂了?恰恰相反,21場先發140局中,大谷取得10勝4負,職業生涯最低自責分1.86,174次三振、4場完投、1場完封。這一次他再次贏得聯盟「最佳九人陣容」獎杯,但卻是將投手和指定打擊兩座獎杯一起拿回家,並毫無爭議地贏得了當季的MVP。

投打兩端驚人的發揮,大谷帶領著鬥士隊殺入了2016季日職世界大賽。首戰大谷先發登板,球迷們的殷勤希冀卻化為了泡影,大谷主投6局雖11次三振對手威風八面,但被布拉德-埃爾雷德轟出一發兩份炮,全場丟掉三分,吞下敗投。鬥士隊兩連敗開局後,第三場大谷又以指定打擊的身份回到場上,全場擊出3支安打,包括十局下半,他的致勝安打直接幫助鬥士隊扳回一城,也吹響了系列賽反攻的號角,隨後鬥士隊乘風破浪會有時,再連下三場,贏得日職系列賽總冠軍,整個系列賽大谷作為指定打者擊出4支二類安打,用火燙的棒子幫助鬥士隊贏下冠軍,也是大谷職業生涯的首座冠軍獎杯。

此時的大谷,投打「二刀流」已然完全成熟,也幾乎贏得了在日職所有能得到的所有榮譽,除了持續幫助球隊贏得票房、球迷的尖叫和鈔票以外,大谷仿佛感覺到了一種難以名狀的孤寂。大谷還只個22歲的孩子,就連手機屏保也是動漫袋鼠隊長的圖案,而一旦來到球場,大谷安靜且專注,他總是喜歡雙手扶膝,沉思一會兒,然後用腳掃一掃投手丘附近的散土,然後露出標誌性的微笑,然後狠狠地將速球擲進捕手的手套里,因為他相信著,只要自己願意,在日本沒有人能是他的對手,他簡直就像是自帶動漫故事里的主角光環。

「二刀流」闖蕩大聯盟,大谷翔平如何續寫2018新篇章

大谷在日職賽場如同獨孤求敗,每每投出100邁速球,全場數萬觀眾便會如同見證了世界紀錄那般,聲若奔雷,仿佛場上的幾萬人見到了什麼駭人聽聞的奇觀,大谷自己卻毫不在乎,因為他知道,世界上有個地方,擁有世界上最強的對手,也有機會挑戰世界棒球之巔峰,沒有錯,大谷已然決定好了,要闖蕩美國職棒大聯盟。

2017季,作為去到美國之前的過渡賽季,大谷開始刻意留力,饒是如此,他的65次出賽中打擊率來到.332,8支全壘打和31分打點,投球中3勝2負29次三振。為了更好地迎來大聯盟的挑戰,10月初他做了右腳腳踝的手術,錯過了代表日本隊參加2017世界棒球經典賽的機會,但在11月,大谷正式通知全世界,我要挑戰MLB!

如此不世出的天才,卻是來自東瀛島國,MLB的球隊是熱烈追捧還是冷淡相迎?令人難以想像的是,聯盟超過半數的球隊表示了對大谷的興趣,門庭若市程度甚至超出了大谷團隊的想像,要知道,當年達比修有和鈴木一朗登陸大聯盟時之盛況,比之對大谷的殷勤歡迎也是猶有不及。哪支球隊最終能與大谷聯姻成功呢?

「邪惡帝國」揚基和紅襪早早在搶人爭奪戰中率先敗退下來,光是能在金錢上滿足大谷,這是不夠的,大谷的高中教練佐佐木弘認為,大谷並不太願意加盟聞名世界的球隊,而更加願意創造屬於自己的傳奇故事,另外,像是揚基紅襪道奇這樣的超級球會,或許不會給予大谷太多的特權,以及耐心。

大谷最基礎的要求是,繼續「二刀流」,道奇和天使率先與大谷團隊會面,接下來是教士、水手、巨人、遊騎兵、小熊也緊隨在後,殷勤、諂媚、誘惑,無所不用其極。搶人大戰曠日持久,道奇曾在大谷高中時就有機會將其簽下,而且球隊擁有足夠的陣容深度,能夠做到大谷在日職時的每周一場先發,並更加有效率地安排大谷的打擊時間;而教士隊則更多地從「人情牌」入手,並且擁有更出色的農場系統,能夠讓大谷在小聯盟里試練一兩年,再以最佳狀態直奔大聯盟。

相較之下,天使既沒有做太多的場外引誘,農場系統也不像教士那般聲名赫赫,但天使相較其他競爭者,他們更加願意給予大谷成長的耐心,並承諾一定會以「二刀流」的形式繼續培養,看起來有沒有些眼熟?五年前鬥士隊做出了類似的承諾打動了大谷,如今天使隊恰好也是如此。另外相較於國聯大谷必須要鎮守外野才能得到穩定的打擊出場時間,美聯則擁有大谷在日職時的指定打擊位置,這令大谷更加心動。

球隊歷史並不顯赫,卻總有巨星緣,如莫-沃恩、弗拉基米爾-格雷羅、阿爾伯特-普侯斯、約什-漢密爾頓、邁克-特勞特加盟的洛杉磯天使,於2017年12月9日正式與大谷翔平簽下一紙合約,其中包括支付鬥士隊2000萬美元入札禮。

「二刀流」闖蕩大聯盟,大谷翔平如何續寫2018新篇章

成功登陸大聯盟後,年輕的大谷翔平能否適應?

首先來說,作為一名土生土長的日本人,面對英語時通常會如臨大敵,不過大谷在最近幾年提前開始補習英語,並在登陸後的幾個月,主動與隊友溝通,所以近期他在接受採訪時,身邊仍有翻譯在側,但大谷在很盡力地自行對答,可能再過上一年,翻譯同志應當能光榮下崗。

由於鬥士隊的「隔離政策」,不允許女記者單獨採訪大谷,而且禁止參加交友聯誼會,23歲的大谷仍是孑然一身,作為一名東亞人,現今在阿納海姆獨居一套三居室公寓,不免孤寂,幸好隊友們陪他打籃球和高爾夫,讓其迅速融入團隊。

另外洛杉磯恐怖的媒體軍團也不得不防。大約在三十年前,一位名叫吉姆-阿博特的殘疾人運動員,好不容易上到小聯盟試投,結果全美嚷嚷動了,CNN、ABC、 CBS、NBC電視台均是派出採訪團隊,把阿博特嚇個夠嗆。如今各大媒體只要提起大谷,首當其沖就是將其稱作「日本貝比-魯斯」,想想看,將一名23歲獨闖異國的年輕人與「球神」做比較,壓力可想而知。大谷與天使的簽約日,將近200名記者幾乎擠爆了會議廳,未來蜂擁而至的媒體和球迷的關注,會將大谷推上風口浪尖,例如今年春訓糟糕的投打表現,已經有人開始撰文看衰大谷的未來。

「二刀流」闖蕩大聯盟,大谷翔平如何續寫2018新篇章

至於球場上的表現,2016季作為大谷在日職最後一個全勤賽季,20場先發登板10勝4負,自責分1.86,平均每九局11.2次三振,比大聯盟的克雷頓-克爾肖還高;而打擊上,他382次打擊便轟出22發全壘打,進攻指數高達恐怖的1.004,長打效率堪比大聯盟里的布萊斯-哈珀和邁克-特勞特。

可是如果你將這些數據拿出來說事,恐怕很多專家會嗤之以鼻,因為在日職取得的成績,放到大聯盟根本一文不值。

先來說說打擊,效力鬥士的前隊友、2016季日職世界大賽MVP布蘭登-雷爾德說:「在去到日本之前,我從未想過一名投手擁有如此高超的打擊技巧,直到我見到了大谷。」

作為一名高大的打者,大谷將面對更寬廣的好球帶,但他頎長的手臂又能兼顧到較低球路的來球,而且更加誇張的是,從小訓練至今所攢下的基本功,大谷既可以握短棒做到推打反方向,又擁有足夠快的揮棒速度,做到拉打。

不過從春訓賽的表現來看,大谷的安打難產,不多的四支安打也基本也是從小聯盟級別的投手中敲出,面對大聯盟高質量的變化球,以及左投手偏外側的滑球,大谷是一籌莫展。另外,在日職時大谷很少面對近身內角球,所以在春訓賽上,也是很難適應。

不是每名從日本來到大聯盟的打者都能像鈴木一朗那般成功,很多專職打者如青木宣親和西岡剛都非常掙扎,所以對於大谷這樣年輕的打者來說,我們應當忘記其「二刀流」的事實,給予其更多的寬容和耐心。

在日職,很多投手同行認為,大谷只是一名投手,對付他是多少會有些心慈手軟,也更加必然不會遭受故意觸身球的招呼,可來到大聯盟卻截然不同,多的是投手想要給這位被寵上天的孩子一些震撼教育,除了打者們會試圖將大谷的球轟上看台,也總歸會有些投手們想要給大谷一些「顏色」瞧瞧。

「二刀流」闖蕩大聯盟,大谷翔平如何續寫2018新篇章

作為一名投手,大谷擁有195公分97公斤的優異身材,從投球形態分析,均速96邁左右的四縫線速球、88邁左右的快速指叉球、84邁左右的滑球,以及少量曲球和變速球。在日職,大谷經常以直球搶下好球數,然後以武器球尋找機會解決對手,如此投球形態,與「虎王」賈斯汀-沃蘭德和史蒂芬-斯特拉斯伯格有些相似。

大谷的前隊友克里斯-馬丁說,在日職,大谷動輒投出超過95邁的速球,打者們通常會駭然失色,「我壓根沒見過這麼快的球啊!」可進入大聯盟,這樣的速球堪稱家常便飯,大谷要盡力用速球先搶下好球數,可很多大聯盟打者等的就是速球到來,然後一棒將球送到場外去。例如本月春訓賽對陣洛基的比賽,大谷的速球一不小心失投,立刻被伊安-戴斯蒙德震撼教育,緊接著仍是引以為傲的速球,明明壓得很低,但依然是被查理-布萊克蒙轟出場外,大聯盟就是如此殘酷。

此外,由於兼項打擊,大谷遠遠沒有偶像達比修有那般琳瑯滿目的球種,基本上就是速球、快速指叉球和滑球三顆球,但大谷得勝的竅門是高質量的出球而非球種繁復,而春訓賽上,或許是因為三月氣溫的問題,大谷所有的球種均未能達到日職時的均速,大谷堪稱「魔球」的快速指叉球投得並不好,滑球也缺乏理想的橫移幅度,未來大谷還要繼續適應。

天使已經將加雷特-理查茲、泰勒-斯凱格斯、安德魯-希尼、馬特-舒馬克、J.C.拉米雷斯與大谷一起,塞進了六人投手輪值,要知道,在五人輪值大行其道的當代,你幾乎只聽說過科羅拉多洛基由於先發投手整體狀態糟糕從而將五人輪值縮短為四人,而如今天使擺出六人輪值,只有一個原因,為了迎合大谷翔平!

如此安排,由大聯盟慣常的「投一休四」成為「投一休五」,大谷能夠在更多的休息日充當制定打擊,但饒是如此,這個休息度仍然比不上大谷在日職時的每周一場先發,也就是「投一休六」,所以大聯盟綿延六個月的常規賽季,大谷的體能下降,不幸撞上「新秀牆」,切勿驚訝。

另外,去年年底,大谷已經對腳踝進行了手術,右肘也注射了PRP血清蛋白,鬥士隊總教練栗山英樹也曾向天使總經理比利-埃普勒直言,如果天使總教練邁克-索西亞急功近利地過度使用大谷,而大谷是一名從不會喊累的職業球員,那麼這樣下去,會很危險。

「如果能保持健康,他一定會成功。」

自從1919年「球神」貝比-魯斯在紅襪最後一季曾扮演過投打兼項的「二刀流」以後,隨後近百年大聯盟賽場上就沒有過真正的「二刀流」。大谷自己坦言,未來目標是持續贏球,並最終贏得世界大賽冠軍,但或許他內心暗藏著一個宏偉的遠景,他將與布蘭登-麥凱和亨特-格林等「二刀流」球員一起,改變未來棒球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