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特朗普,李巍,中國,華春瑩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6月1日宣布退出《巴黎協定》,給全球氣候治理進程帶來不確定性,引發廣泛批評和抗議。不少媒體和分析人士指出,美國退出《巴黎協定》更多是出於政治和經濟考慮。短期內看,或許對國內經濟發展有一定促進作用;但長期來看,這並不是明智之舉。美國前總統貝拉克·歐巴馬將這一舉動稱之為「拒絕未來」。

衝擊全球治理

除歐巴馬外,多名美國前政要和外國現任主管人都對特朗普的決定表達不滿。

法國、德國和義大利主管人當天發表聯合聲明,說《巴黎協定》「不可能重新談判」。

加拿大總理賈斯廷·特魯多說,對美國的決定「深感失望」。同樣感到「失望」的還有英國首相特雷莎·梅、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等國際政要。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李巍指出,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確實對全球氣候治理產生了衝擊,在一定程度上動搖了全球氣候治理機制和信心。

首先,美國退出,可能令《巴黎協定》減排目標的做到面臨更大困難。第二,國際氣候援助資金將減少。《巴黎協定》規定,發達國家應為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技術等方面的支持。特別是發達國家曾承諾,到2020年做到每年向發展中國家提供1000億美元應對氣候變化支持資金的目標。「美國退出協定,意味著可能會削減甚至暫停資金援助。」李巍說。

美國,特朗普,李巍,中國,華春瑩

6月1日,美國民眾手持橫幅和標語在白宮外參加抗議活動。新華社發

真能促進經濟?

特朗普1日說,《巴黎協定》讓美國處於不利位置。只不過,美國退出協定的話,真有利於本國經濟發展和特朗普口中的「美國優先」嗎?早在競選總統期間,特朗普就稱氣候變化是個「騙局」,認為退出《巴黎協定》會有利於美國經濟、增加就業。然而,許多人對此表示懷疑。

「然而,特朗普政府一直希望恢復和壯大的是美國傳統能源產業。從短期看,溫室氣體減排確實對石油、煤炭等傳統能源消費形成了約束。」李巍說,「如果美國想發展傳統能源,就必須摘掉《巴黎協定》這個‘緊箍咒’。但是從長期來看,這個世界的發展不能依賴傳統能源,需要逐漸過渡到以清潔能源為主的能源體系,只是這個過程需要時間。」

英國廣播公司1日報導,從美國能源部門的經濟基本面來看,即使發展傳統能源也很難促進經濟增長。比如,特朗普曾誇口將在賓夕法尼亞州新開一座礦場,然而最終只增加了70個就業崗位。

全球堅定前行

全球對美國「退群」表示「失望」的同時,包括歐洲國家和中國在內,《巴黎協定》多個締約方表達繼續應對氣候變化的決心。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日說,中方認為,《巴黎協定》凝聚了國際社會應對氣候變化的最廣泛共識,各方應共同珍惜和維護這一來之不易的成果。華春瑩說,中國政府高度重視氣候變化問題,採取切實政策行動積極應對氣候變化,取得有目共睹的成效。未來,中國將繼續做好應對氣候變化各項工作,積極參與氣候變化多邊進程,堅定不移維護全球氣候治理進程。中方願與有關各方加強合作,共同推動《巴黎協定》實施細則的後續談判和有效落實,推動全球綠色、低碳、可持續發展。

不少分析人士指出,從全球氣候治理上看,這是一次挫折,但不足以逆轉國際社會的共同努力。更何況,特朗普即使獲得連任,任期最長也只有八年,因此,未來的美國政府對全球氣候治理的態度仍需觀望。

鄭昊寧(新華社專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