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5月地方債發行1.35萬億多省招標利率上浮上限提至30%





本報記者 周瀟梟 北京報導

導讀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不完全統計發現,不少省份債券招標上限為同期國債收益率上浮15%,但黑龍江、福建、內蒙古、廣西等省份已將上限提至30%。

    

    據wind資訊,截至5月31日,全國地方政府債券今年發行規模約1.35萬億,相較於全年預計5萬億左右發行計劃而言,發行進度較慢。其中,新增債券為1380億元,占比約10%;剩下置換債券規模為1.2萬億元,占比達90%。

    隨著整體資金成本的上漲,地方債發行成本也在上升。部分省份地方債發行利率,在穩步上漲的同期國債收益率基礎上,上浮比例超20%。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不完全統計發現,不少省份債券招標上限為同期國債收益率上浮15%,但黑龍江、福建、內蒙古、廣西等省份已將上限提至30%。

    去年上海在上交所試點發行地方債,今年已經有河北、山東、內蒙古在上交所發地方債規模約961億元,三省招標利率上限也不斷放開,從15%到25%,內蒙古提高到30%。

    有參與承銷的券商相關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在上交所發行地方債的市場化程度在提高,最早部分額度需要券商自行消化,內蒙古地方債承銷中賣給投資者的規模有40億元。內蒙古招標利率上限放開到30%,提高了對投資者的吸引力。

    發行成本上升

    今年前5個月,地方政府債券發行規模為1.35萬億元。占絕大多數的置換債券中,通過定向置換的額度達到6240億元,占比約52%,相較前幾年定向置換比重進一步提高。2017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為1.63萬億,前5個月僅發行1380億元新增債券。

    聯訊證券董事總經理李奇霖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與2016年同期相比,今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規模和進度是明顯偏低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今年雖然新增地方政府債額度從2016年的1.18萬億增加至1.63萬億,但置換債券額度從5萬億降至3萬億左右,總發行額度的減少,使得今年前幾個月發行規模和進度慢於去年同期。二是金融去杠桿之下,資金面收緊,各類型債券的發行難度和成本都在上升,也影響了地方政府債券的發行進度。

    今年以來,市場資金成本在穩步上升。如3年期國債收益率從2月底的2.9%左右,穩步攀升至5月底的3.6%左右。

    地方債發行利率,與同期國債收益率的差距也在不斷拉大。3月份公開發行的地方政府債券,相較同期國債收益率,中標利率上浮比例多數不超過10%。進入4月份,公開發行地方債的中標利率上浮超過10%,其中,遼寧4月18日公開發行的一批地方債,中標利率相較同期國債收益率上浮了約15%。進入5月份,有更多公開招標的地方債,其中標利率相較同期國債收益率上浮超15%,部分突破20%。

    5月5日,黑龍江公開發行的一批地方債,招標利率上限提至同期國債收益率的30%。其中,黑龍江5年期專項債券中標利率為4.16%,相較同期國債收益率上浮了22%。

    隨著時間的推移,市場資金成本不斷上升,這使得定向置換變成一筆划算的買賣——定向置換相較同期公開發行利率要高,但市場整體利率的穩步上升,使得定向置換債券利率相較晚幾天公開發行債券的利率要低。

    如5月8日,新疆定向置換的3年期地方債利率為3.85%,比當天新疆公開發行利率3.80%稍高一些。但一周之後的5月15日,青島公開發行的3年期地方債利率達到3.99%——早前新疆定向置換成本,比青島公開發行利率要低。

    在發行成本整體上揚進程中,部分省份仍能緊貼同期國債收益率,地區發行成本差異似有凸顯。如4月14日,浙江公開發行的一批地方債中,有兩只與同期國債收益率平均值持平,以招標利率下限成交。5月9日,北京公開發行的兩只地方債中,也是緊貼招標利率下限,僅上浮1BP。

    提高招標利率上限

    利差擴大背景下,有更多的省份將招標利率上限放開到30%。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有廣西、福建、內蒙古、黑龍江在其招標發行規則文件中明確規定,招標下限為同期國債收益率平均值,而上限為平均值上浮30%。部分已經公開招標發行規則的省份,如廣東、浙江、上海、江蘇、陜西、山西、海南等,其招標上限仍為平均值上浮15%。

    5月23日,廣西公開發行的一批地方債,其招標區間上限也提到30%。不過,當天發行的四只廣西地方債,最終中標利率在同期國債收益率基礎上上浮了17%左右。

    今年地方債發行的一大亮點,在於有更多省份選擇去交易所發行債券。5月初,上交所組織券商動員大會,鼓勵券商承銷地方債並到交易所發行地方債。5月9日、5月19日、5月22日,河北、山東、內蒙古在上交所發行了總計961億元債券。

    李奇霖表示,提高地方政府債券流動性,定價更加市場化,這是監管層動員券商機構承銷地方債的目的。目前地方政府債券的主要投資人是商業銀行,面臨收益率低、轉手率低等問題,商業銀行參與配置的積極性也在降低。動員券商的積極性,主要看中的是券商的做市商、經紀商身份,初期可能需要券商加大投資力度,後續隨著地方政府債流動性的增強,在二級市場逐步退出。

    三省公開招投標區間上限不斷打開。河北給出招標利率區間上限為上浮15%,山東提高到25%,內蒙古則提高到30%。從發行結果來看,三省中標利率利差不斷擴大,相較同期國債收益率大致上浮5%、15%、20%,距離招標上限仍有一定空間。

    這被認為是地方債發行更趨市場化的一個標誌。上述參與地方債承銷的券商機構相關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河北、山東、內蒙古三省,越往後市場化程度越高,內蒙古招標利率上限達到30%,這對投資人吸引力大得多。

    此外,三省在上交所發行地方債,也獲得更多投資群體。5月22日,內蒙古發行總計211.5億元地方債,4家券商承銷機構中標42.2億元,占比為20%,這一比例比山東要高。

    上述券商承銷機構人士表示,以前地方債銀行作為主承銷商,大部分由銀行自行購買,且多持有到期,相互轉讓意願不強。券商承銷地方債,自己能消化一部分,但更多要發動其他投資者來購買。券商參與其中的積極意義,在於讓地方債為更多投資者所熟悉並參與進來,改善地方債的流動性,進而吸引更多投資人。

    今年還有3萬億多地方債待發行。李奇霖表示,在流動性收緊的情況下,交易所發行地方政府債面臨一定的難度,還有成本上升的壓力。在這種情況下,需要增強二級市場的流動性,降低投資者承擔的流動性風險,切實提高各類型投資者的參與意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