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利潤率高出可研報告近14倍,年賺六億的膠囊工廠遭質疑





華夏時報(公眾號:chinatimes)記者 石省昌 北京報導

5月9日,爾康制藥(300267.SZ)遭遇財務舞弊質疑之後股票跌停。5月10日,該公司進行停牌自查。5月11日早間,深交所向其下發關注函,要求爾康制藥就質疑做出說明。實際上,該公司的股票價格進入5月份已經下跌近15%,市值蒸發近40億。

5月12日,該公司舉行股東會議,對財務質疑事項進行澄清,爾康制藥董事長帥放文回應六大質疑,並表示公司將在適當的時候用法律武器捍衛公司權益,捍衛中小股東的權益。

雖然帥放文對相關質疑做出了自己的回應,但是針對回應的再質疑卻不斷湧現。爾康制藥5月16日晚間公告顯示,鑒於監管部門對關於公司的媒體報導表示高度關注,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湖南監管局派出核查小組進場核查,會計師事務所也正對相關內容進行核查。公司股票繼續停牌。

回應再遭質疑

該公司被質疑涉嫌造假的爾康生物澱粉有限公司(下稱「爾康澱粉」)是爾康制藥的孫公司,經營範圍包括酒精、木薯澱粉等藥用輔料的生產、銷售,藥品、醫藥設備進出口及代理。質疑焦點是爾康(柬埔寨)2016年做到淨利潤6.156億元,占爾康制藥當年淨利潤的60.79%,其利潤主要來自「年產18萬噸藥用木薯澱粉生產項目」。

爾康(柬埔寨)「年產18萬噸藥用木薯澱粉生產項目」做到盈利遠超預期,2016年做到淨利潤是可研報告預計利潤的9.76倍,當年總投資收益率達到427.08%,是可研報告預計投資利潤率的13.58倍。

「我在這裡澄清,湖南爾康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的財務數據是經過有資質的會計師事物所嚴格審核的,是真實有效的,不存在舞弊行為。另外,到現在為止,湖南海關沒有請我去澄清。」爾康制藥董事長帥放文在當天的股東會上放話之後回應財務造假的質疑。

市場似乎對於帥放文的回答並不十分滿意,股東會之後市場質疑依舊不斷,並引來監管部門調查。

《華夏時報(公眾號:chinatimes)》記者注意到,雪球網上一位名為「黑暗時代」的市場人士撰文指出,爾康制藥賺錢不是靠改性澱粉,而是靠膠囊,改性澱粉僅是原材料。國內沒有發現有一家稍微大一點兒的藥廠用它的膠囊,那麼爾康制藥的最終產品賣給了誰?

該人士提供數據並指出,一台10萬左右的普通自動膠囊機生產能力是一小時10萬-20萬粒膠囊,一天按八小時計算,則消耗膠囊80-160萬粒膠囊。一個小藥廠有5台膠囊機計算,一天消耗400萬粒-800萬粒膠囊,中型大型藥廠的消耗量更大。所以一個年賺六億的膠囊工廠絕對不可能依靠淘寶京東這麼一點兒銷售支撐。而該公司的國內用戶沒有一家是像樣的藥廠,並判斷其利潤不可能來自國內的藥廠或保健品廠的消耗,何況國內藥廠GMP(生產質量管理規範)管理嚴格規範,不敢從淘寶買膠囊。

並且,雖然爾康制藥柬埔寨項目自稱自己的第一大買主是印度客戶,但該認識質疑,認為其產品不可能出口印度或東南亞國家。原因在於膠囊非常便宜,體積很大,一般包裝是一萬粒一袋,一袋裝一個紙箱,很輕,體積很大,怕壓,這樣它的海運費就很貴了,只能用普通貨櫃裝運,不能用低溫貨櫃,運費超過貨價。並且,膠囊運輸受限運輸半徑,不適合海運,在東南亞國家可能只適合汽車運輸,時間不能太長。或半夜運輸,白天休息。總之,走不遠。

這樣的說法從廣西某大型制藥企業總經理那裡得到證實。該總經理告訴《華夏時報(公眾號:chinatimes)》記者,澱粉膠囊在國內用的非常少,絕大部分是明膠囊。自己所在的公司就常年從蘇州進貨,膠囊運輸要求非常高,需要陰冷儲藏,否則會變軟變壞,完全無法用於生產,一旦購回,立即陰冷儲藏。從柬埔寨運到印度不僅運輸成本高而且非常有可能變質,不存在貿易可能。上述質疑有依據。

「黑暗時代」的文章進一步指出,柬埔寨加上周邊國家,一年膠囊用量不可能賺幾個億。這些國家用量加起來還不如一個白雲山的用量,何況當地已經有膠囊廠。爾康在柬埔寨銷量有限,出口有限,可能不及廣東省1%的用量。依靠這點量不要說賺幾個億,賺幾百萬都難!

對於上述「黑暗時代」的再質疑稿件,記者試圖與其聯繫,對方表示,本人現在美國,不方便聯繫。其堅稱對自己的文章負責,並承諾文章內容真實可靠,但拒絕實名採訪。

針對上述再質疑,《華夏時報(公眾號:chinatimes)》記者致電該公司董秘,董秘稱復牌之前不接受任何採訪,不做回應。

對於上述「黑暗時代」市場人士的再質疑文章以及爾康制藥所說的「拿起法律武器捍衛公司權益」,記者聯繫最開始撰文質疑爾康制藥的「市值風雲」創始人楊峰,他表示,不想對人家窮追不舍。

高額盈利從何來?

「2016年的效益比2014年增長了幾十倍!這根本不可能!」廣西某大型制藥企業總經理看到爾康澱粉的數據如此告訴《華夏時報(公眾號:chinatimes)》記者。

爾康制藥2016年年報顯示,爾康澱粉的「18萬噸藥用木薯澱粉生產項目」2014年至2016年的投資及收益數據顯示,2014年時收益僅為1614.86萬元,到了2016年則為6.156億元,增長超37倍。

對此,帥放文稱,爾康(柬埔寨)的銷售數據包括兩部分,一個是普通木薯澱粉,一個是改性澱粉。而柬埔寨產地生產木薯澱粉主要功能是為改性澱粉提供原材料。

帥放文解釋,基於2013年效益預測計算公司項目投資回報率不科學。因投資時改性澱粉研發尚未成功,回報預測基於木薯澱粉的利潤和規模。2014年研發成功後,改性澱粉毛利率可觀,達到90.99%,全年銷售收入6.96億元,占到柬埔寨公司銷售收入的絕大多數,普通木薯澱粉用於為改性澱粉提供原料,產量只有10940噸,做到毛利6331.07萬元。所以公司在柬埔寨公司產生利潤並非來自普通木薯澱粉,而是改性澱粉。

2016年年報顯示,經 2016 年 5 月 26 日第二屆董事會第四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變更部分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實施主體的議案》,年產 500 億粒澱粉植物空心膠囊與 3 萬噸改性澱粉項目的實施主體由湖南爾康(柬埔寨)投資有限公司變更為在柬埔寨馬德望省由全資子公司湖南爾康(香港)有限公司設立的全資孫公司爾康澱粉。這或許就是爾康澱粉承擔的「年產18萬噸藥用木薯澱粉生產項目」的那一部分。

假設2016年爾康澱粉生產 500 億粒澱粉植物空心膠囊與 3 萬噸改性澱粉,爾康澱粉能夠完成營業收入7.17億元,淨利潤6.156億元嗎?年報顯示,爾康制藥的澱粉及澱粉囊系列產品營收13.79億元,成本6.3億元,毛利54.32%。

上述「黑暗時代」的市場人士指出,在淘寶上查了一下木薯改性澱粉的零售價,7600元一噸,出廠價按照五折算比較合理,3800元/噸。可見,第一,產品及其普通;第二,價格不貴,和我可能的4000元/噸完全吻合。

按照上述市場人士的價格估算,如果爾康澱粉能夠生產 500 億粒澱粉植物空心膠囊與 3 萬噸改性澱粉,也可能有7.17億元的營收。

但上述制藥公司總經理坦言:「如果產量達到500億粒的目標,利潤也很可觀,但500億粒膠囊能全部銷售出去嗎?銷往哪裡?其實這個查一下就知道了,有出庫記錄和銷售記錄,幾百億粒的膠囊流向哪裡都可以跟蹤得到。另外,明膠囊只需要1分錢一粒,如果澱粉膠囊太貴就更沒競爭力,沒人買。」

責任編輯:李明徽;主編:陳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