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得雙,山野菜,野菜,村官,村民





一個農村娃,通過高考從黑龍江考到北京讀大學,畢業後去了延慶做村官,工作之餘開始創業賣野菜,帶領村民就業增收。三年村官合同期滿後,他選擇續聘,和村民一起開發農家院,至今仍奮鬥在基層。

今年28歲的大學生村官遲得雙說,高考是他人生的轉折點,基層農村太需要年輕人了,他想為農村做點事情。

選擇

畢業選擇做村官,因為有點家國情懷

遲得雙畢業於中央民族大學,從初中開始到大學,他一直是班長,大學期間還擔任學院團委副書記、學生會青年志願者協會會長,組織能力較高、社會實踐經歷豐富。

2013年畢業季,拿到了法學和英語雙學位的遲得雙原本有機會做另一份更好的工作,但因為想去農村工作的願望「非常迫切」,他最終選擇去延慶的劉斌堡鄉觀西溝村,成了一名大學生村官。

遲得雙知道這是出於熱愛。由於自己農村生活的經歷和受讀書時多位老師價值觀的影響,遲得雙笑言,他身上有一股家國情懷和赤子之心。「不過,現在可能更加現實,更接地氣了。」

2013年7月份,遲得雙正式入職上崗,成為劉斌堡鄉觀西溝村的大學生村官。初到觀西溝村,遲得雙感覺村民很友好,但村裡的經濟條件比較薄弱。在努力適應新工作生活環境的同時,工作內容多少有些讓他不適應。

不過,遲得雙很快調整心態,逐漸適應了村官工作。他在工作之餘,開始想著自己要為村裡做些什麼。那段時間,遲得雙經常會在下班後,去田間地頭挖野菜。逐漸地,遲得雙在挖野菜的興趣中,找到了方向和靈感。

有一次,中央民族大學韓小兵老師去鄉裡和他見面,兩個人在挖野菜時,老師突然對他說,「你要真想幹點兒事情,為何不結合山裡的野菜發展一個產業,帶動村民們致富呢?」老師的這番話,對遲得雙而言是一劑強心針。此後,他開始了自己的創業計劃。

改變

山野菜公司搭上「互聯網+」,自己虧本 村民增收

創業之路並不容易,2016年3月29日這一天,遲得雙的山野菜創業公司正式成立,他還申請了「野菜小王子」的註冊商標。劉斌堡鄉是山野菜公司的經營地址。

成立山野菜公司,前期市場調研和啟動資金十分關鍵。事實上,在公司正式成立之前,遲得雙已進行了一年多時間的市場調研。那一年多時間,他經常拿著山野菜樣本,穿梭於北京城的各個公園、市場、酒店、特色飯館等地。而先期投入的三四十萬元啟動資金,主要是靠自己從親人、朋友、老師處東拼西湊而來。

有了調研和資金,遲得雙的創業夢就更近了。他將自己的創業計劃告知鄉裡的主管同事,鄉裡通過每個村的廣播站發布通知。一開始,報名為遲得雙送野菜的只有七八戶村民,慢慢地,村民越來越多,現在全鄉長期穩定給他采野菜、供貨的村民有20戶左右,大都是低收入戶。

光有「供貨商」不行,還得有出貨口。為打通整個收貨出貨的流程,遲得雙充分利用新媒體網路技術,讓山野菜公司的運行,線上線下兩頭開花。在線上,遲得雙借助「互聯網+」,開設了一個野菜微店,並且建立了幾個微信群,270多名群友大多都是「野菜發燒友」。一旦有新的野菜上市,遲得雙會在群裡告知,確定誰要購買野菜後,他當天就會去村裡收貨,「都是當天收貨,當天結錢,我從來不會欠村民一分錢。」

如今,遲得雙的山野菜公司慢慢步入正軌,公司長期員工大約有10人。從20戶村民「供貨商」那裡收購的野菜,主要包括蒲公英、野苦菜、茵陳、山蘑、農家菜幹等。遲得雙也有難處,雖然目前山野菜的銷量尚可,去年全鄉20戶供貨的低收入村民年收入平均增收一萬元左右,但時至今日,自己仍是一個「虧本」的狀態。「現在不能評判自己創業是否正確,但帶動效果還是不錯的。」

未來

發展休閒觀光,要讓村民摘掉貧困帽

2016年7月,距離遲得雙的山野菜公司成立不足半年,他的三年大學生村官合同期結束。一心想要做些有意義事情的他,毫不猶豫選擇了續聘「再幹三年」。在做好村官本職工作的基礎上,開發農家院項目,成了他的另一個計劃。這一次,他把項目地址選在了小觀頭村,工程已在4月初開工建設。之所以選擇小觀頭村,遲得雙說,一方面是因為小觀頭村村域面積相對較小,容易著手開展工作;另一方面,小觀頭村是全鄉的一個貧困村,開發程度較低,「我想要在這裡和村民一起幹出點成績。」

與山野菜公司不同,開發農家院項目,工程量更為龐大,精力和資金投入也更多。為了支持遲得雙創業,前不久,媽媽和弟弟從黑龍江專門來到北京。媽媽平時負責做飯,弟弟則負責給遲得雙開車,打下手,處理各種繁雜事務。

按照農家院項目的開發計劃,遲得雙要在小觀頭村發展農業休閒觀光產業。他租下了20畝地做項目核心區,今後將給前來參觀遊玩的遊客吃飯住宿休息,木質的房屋框架已經基本建好。同時,他還在當地政府的協調幫助下,和村民一起將村裡的150畝剩餘土地用來種植油葵,開發一個油葵主題景區和開心農場。

這個景區主要由當地政府出面倡導支持,遲得雙「兜底」提供景區和農場的種子、負責作物成熟的收購,並給予村民技術指導。如果項目順利,今年8月份項目竣工以後,村民就能和遲得雙一起做到分紅。

此外,遲得雙還租下一片山場,準備對山場和裡面的「炮樓」開發利用,並將山裡閒置的幾十套村民房屋開發成民宿。目前,民宿改造還在尋找投資。

隨著計劃的不斷推進,山野菜公司和農家院整體項目已經投入100多萬元成本。這些錢大多是遲得雙從自己家裡、朋友師長和在外融資借來的。兩個項目至少造福了六七十戶村民。在遲得雙看來,這可以解決村裡的剩餘勞力力,帶動村民增收,是一件「很光彩、有成就感的事」。他的願望是,和當地村民、幹部一起,把小觀頭村打造成延慶民俗旅遊的名村、明星村。

「現在的基層農村比較缺乏活力。農村需要年輕人,我們年輕人就應該行動起來,做點有意義的事。」遲得雙說,自己做的這一切,既是因為個人的興趣和志向,也是想要幫助當地村民早日摘掉貧困帽,「小觀頭村不富,我就不走!」「雖然我一個人力量太小了,有時候甚至有些孤掌難鳴的感覺,但我是從農村走出來的,我真心想要農村變得更好。」

對於三年村官續聘期滿之後的打算,遲得雙坦言自己並沒有考慮那麼遠。「我只想三年內把這些事情先做好,做出點成績來……」

本報記者 李松林 J257

四十年高考大事記

1994年

高考生物和地理被取消,除語數外,文科加考政治和歷史,理科加考物理和化學,同年,政治被排除在統考科目外,理科不再考政治。

1996年

「自費生」和「公費生」試行並軌招生,「免費上大學」時代結束。

1997年

普通高校招生全面並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