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長城,登臨,券門,殘障





「哇哦,這就是長城!」從山腳下遙望如盤龍般橫踞於山間的長城,到真正腳踏於長城的青色石板上,泰勒不斷讚嘆,「太美了!」「難以置信!」

皮膚白皙;臉頰有兩團紅暈;金褐色的頭髮紮成馬尾,束於腦後。伴著爽朗的「咯咯」笑聲,泰勒看上去與普通孩子並沒有什麼不同——除了行走時需要雙手撐著助步器。這也成為泰勒的「第三條腿」。通過支撐上半身力量,穩定步行方向,也借力助步器的四只紅色輪子滑行省力。

「長城超乎我的想像。」泰勒早產13周,患有痙攣型雙側腦性癱瘓,行走不便。2016年3月,她登頂澳大利亞最高峰科希丘什科峰,海拔2228米。歡喜之餘,泰勒「定下一個小目標」,登臨中國長城。

在澳籍華人企業家、柯藍集團董事長李濤的讚助下,泰勒一家來到中國,開始圓夢之旅。之前只是在電視上看到長城,當泰勒親自攀登時,她漸漸明白了「不到長城非好漢」的涵義。

通過長城券門便是頭一道難題。券門下連著每階高約30公分、呈近40度傾斜度的台階。只有通過券門,才能真正踏上長城。泰勒在父母的左右攙扶下,左腿邁上台階,右腳跟上踩穩,一步接一步地「登上」了長城。

「登臨長城,對於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但是我對自己有信心!」借力於助步器,泰勒在長城通道上繼續前行,一會貼著城牆透過垛口看看山腳下的鬱鬱植被,一會抬頭遙望雨霧中若隱若現、近乎「天梯」般的遠處長城。

泰勒在來自北京師范大學實驗小學和鑫鼎藝校小學生志願者的簇擁下,了解著長城的歷史。「泰勒,長城原來是一段一段的!」「泰勒,那個就是烽火台!」看著泰勒累了,志願者們為泰勒送上鼓勵,「泰勒,加油!你可以的!」

為獲得更好的運動能力,泰勒在2016年9月接受SEML(Single Event Multi Level)手術,從臀部取出骨頭移植於雙腳,拉長大腿、小腿、跟腱,以便讓雙腳伸直。手術後,泰勒重新學習走路,通過不斷地練習,才有了如此的行走能力。

但這般行走能力,依然不足以全方位登臨長城。登臨兩層高的敵樓時,泰勒仍然需要父母將她全身抱起才得以通過。偶有的困難和漸大的雨勢,並沒有「澆滅」泰勒登臨長城的興致,走過一間鋪房,再過一個墩台……

為激勵更多的殘障人士,不囿於身體的殘疾而放棄夢想,泰勒在長城上錄制影片,紀念這次挑戰,也用於募集更多的資金,幫助腦癱患者。

「真的好累,但我很自豪!」泰勒回到出行的起點——慕田峪長城石碑處,「感謝大家的陪伴!」泰勒的母親托妮歡呼,「我們做到了!」

泰勒結束了長城之行,還有下一個「小目標」在等待著她——2020年東京殘奧會。同行志願者姚虎稱讚泰勒遊泳「踢水踢得很棒,看不出有任何的障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