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曉亮,一系列,財年,聯想,中國





據聯想發布的財報顯示,聯想營業收入已經連續兩年下滑。2015至2016財年,聯想營業收入下跌3%,虧損1.28億美元。2016至2017財年,聯想的收入再次下滑。

目前,聯想三大業務表現都不盡如人意:個人計算機和智能設備業務收入300.76億美元,同比下滑2%;移動業務收入下跌10%,至77.07億美元,數據中心業務同比減少11%,至40.69億美元。

與主營業務不振呈鮮明對比的是,聯想開始頻繁出售旗下物業。

2016年5月,聯想以10.2億元出售旗下聯創嘉業100%股權,聯創嘉業的主要資產是位於北京海淀區聯想大廈一至六層的物業;去年10月份,以17.8億元的價格出售一家子公司給北京市海淀區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其主要資產為北京聯想研究院大廈。

聯想此次公布的全年業績顯示,2016至2017財年集團通過出售非核心資產以及合營公司收益,減持聯營公司股權共獲收益約5.69億美元,幾乎與全年淨利潤相當。

除了變賣家當外,聯想還通過削減員工數量和福利成本來削減費用。財報顯示:聯想集團雇員福利成本31.74億美元,較上一年減少約1.29億美元。員工總數也有所減少,截至2017年3月31日,聯想全球總人數多於5.2萬人,而上一財年的表述是多於6萬人。

十年本錢幾近吃完

業內普遍認為,聯想在互聯網時代始終未能更進一步的根源,在於缺乏品牌經營的意識和能力,思維依然停留在製造和價格層面,靠出貨量維持行業地位。但財報顯示,聯想的毛利率有所下降。2016至2017財年毛利率14.2%,同比下降0.6個百分點。本就微薄的利潤,岌岌可危。

聯想誕生之時,國產品牌高速成長,以巨大的價格優勢占據國內市場的領先地位。1997年,聯想以10%的市場占有率高居國內電腦市場首位。

但廉價的另一面是品牌低端。在利潤更高的高端領域,「中國製造」不被中外消費者認可。

實際上,聯想並非沒有認識到從製造向技術、再向品牌升級的重要性,並在長達20多年的時間裡進行了一系列的努力,包括兩次重大並購。

2004年,聯想公司正式從LEGEND更名為LENOVO,並與國際奧委會合作,開啟了全球化歷程。一年後,聯想正式宣布並購IBM全球PC業務。這一舉措可謂開中國企業品牌化的先河,標誌著聯想向品牌高端化、國際化目標,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

「一場並購案的目的,不外乎是收購品牌、資源與市場。聯想的收購,把並購對象——ThinkPad這一優秀品牌的價值,攫取、利用得淋漓盡致。」品牌學者尹傑說。

在他看來,IBM當時擁有全世界最多的專利,其創立的個人計算機(PC)標準,至今仍在延用。而聯想存在的缺乏自主核心技術、品牌全球認知度低、銷售管道匱乏等問題,此次收購後都迎刃而解,真正推動企業走上了國際化道路。在中國企業海外並購的案例中,這是為數不多的完美收購。

並購IBM PC業務的效果,立竿見影,並在此後十幾年的時間裡,成為聯想的頂梁柱。從2013年起,正式超越惠普成為世界第一大PC廠商。

摩托羅拉折戟沉沙

令人意外的是,聯想的首次海外並購,竟成了最後的巔峰。此後一系列並購,盡管收獲了一手好牌,但都沒能再現ThinkPad的輝煌。

2014年,聯想從Google手中以24.1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曾一度被國人視為手機代名詞乃至身份和財富象徵的摩托羅拉。當時,聯想正面臨著智慧型手機銷量下滑、全球排名下降的困難。人們普遍認為,聯想完全可以借此將LENOVO聯想手機品牌像ThinkPad 那樣提升到高端層面,成為聯想又一個經典並購案。

然而,聯想這次沒那麼幸運。

在功能和設計創新上並未有重大建樹的情況下,聯想將Moto X以600到700美元的高價推向市場,與如日中天的蘋果、三星競爭,最後慘敗——2015年摩托羅拉在中國的出貨量,僅為20萬台。

遭遇挫折後,聯想又推出了模塊手機,力圖樹立品牌特性。不僅著力強調摩托羅拉的技術底蘊,更堅信模塊化技術會讓摩托羅拉起死回生。但今天手機業務的表現,無情否定了這一切。產業觀察家洪仕斌就認為,聯想的移動業務難以擺脫下滑之勢。「如今的智能市場已經呈現寡頭競爭的態勢,Moto很難發力,聯想也很難再有機會。」

有趣的是,在聯想宣傳模塊化手機的優點並大力投入時,國外手機製造商Google母公司Alphabet,宣布停止模塊化手機Project Ara的研發。

換新品牌理念或成出路

行業曾有說法:聯想成於PC,敗於手機。手機業務的失敗,重創了聯想品牌的美譽度,導致其他業務均受牽連,被惠普奪回個人電腦全球頭名,就是負面影響的結果之一。

資深IT評論人士孫永傑表示,個人電腦市場正逐步回暖,聯想的各大競爭對手都在這個領域表現出眾。聯想被反超,說明聯想忽視了個人電腦市場。

「聯想屢次受挫的原因,在於其經營從來不從消費者的未來需求,即已經產生卻不自知的需求出發。」尹傑表示。

他認為,中國市場的未來不再是廉價當道,而是看誰能率先發現消費者未來的需求。聯想挽救局面的良藥,是將市場重心回到消費者的未來需求上,成立專門研究未來需求的部門。從以市場為導向,轉為消費者未來需求為導向,從根本上轉變經營理念、調整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