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學區房」20天跳水近百萬 成交量大幅減少





「即便是降到720萬元的價格,也很難賣出去。」負責陶然亭地區上述房源的中介經紀人陳賀(化名)說,由於價格依然較高,並不準備將房源掛在網上。

陶然亭地區多個小區可以劃片陶然亭小學和育才小學,甚至直升北師大附中和育才中學,讓這裡的二手房源多年來成為「香餑餑」。

今年3月初,這一帶的「學區房」開啟了「飆價模式」。價格跳漲的速度讓中介經紀人陳賀難以置信——他所代理的一套房源標價555萬元,由於三個買家搶著要,成交價格竟然猛漲至630萬元。

然而,記者走訪發現,曾經近百萬元的跳漲如今變成了近百萬元的驟降,並在多地蔓延。裕中東裡58平方米兩居室的報價已從845萬元降至758萬元;新外大街57.9平方米兩居室從924萬元降到860萬元;六鋪炕57平方米兩居室也從870萬元降到802萬元。

「從報價上看,周邊小區已經下降了大約15%。」陶然亭一中介門店經紀人介紹,即使是一度火爆的「學區房」也已經進入買方市場,二三月份時出現的賣家挑買家變成了現在的買家挑賣家。業內分析,類似的降價房源有望越來越多。亞豪機構市場總監郭毅說,降價有可能傳導給周邊房源,如果價格松動,低價房源增多,後續房源有可能跟跌。

成交量大減 中介勸降價

陶然亭這套兩居室90萬元的下調記錄中,曾在5月出現了60萬元的大幅變動。

「沒有業主願意主動降價,這次大幅調價其實是中介進行勸說後才做到的。」陳賀解釋,最近中介方面對各個小區都設置了單價上限,勸說此前入市的高價房源業主下調價格,一旦超過上限都不會掛網銷售。

「勸降價」的舉動背後,是中介的成交壓力。「上個月我們全店只成交了一套房,還是老客戶的。」陳賀介紹,2月、3月時,他所在的門店曾創下單月成交20套房的記錄;自「3·17」等樓市調控新政出台以來,成交量大減。

北京自3月17日開啟的新一輪樓市調控,被稱為「史上最嚴調控季」。在首付比例抬高、認房又認貸等措施外,其他部門也加入進來——不久前,教育部門發布,今年多校劃片的參與學校和比例都將增加,西城三所小學開始試點多校劃片入學。

也就是說,一套1000萬元的「學區房」,除了要承擔八九百萬元的首付款外,還有可能進不了中意的學校。多位中介負責人說,買家開始擔憂,單價十幾萬元買了房子,最終會不會上了單價七八萬元小區對口的學校?

而在東城區史家胡同,一套36平方米的一居室掛牌價格是650萬元,中介方面介紹這個價格比起「3·17新政」之前的七八百萬元要便宜多了。「雖然目前報價650萬,但我們跟業主談了,把價格降到590萬元。」東城區我愛我家一中介門店經紀人小趙說,即使是「學區房」,目前成交量也大幅減少,「能成交的都是業主急著賣、降了價的。」

從8成漲價到8成降價

北京樓市已經歷了兩個多月的政策發力期。來自鏈家研究院的數據顯示,業主由3月份80%的漲價到目前超過80%的降價,預期發生了較大逆轉。

「門頭溝區所有調價的房源中降價房源占比最高,達到了80%以上,昌平、順義兩個外圍城區降價房源占比緊隨其後。」鏈家研究院相關負責人說。

在各區降價房源中,西城、東城調價中降價平均降幅分別為7.8%、7.4%。「這兩個區是中小學教育資源富集區,也是北京二手房房價的高地。」他解釋,限購限貸政策加碼、尤其是精準調控「學區房」後,「學區房」預期發生了松動,導致前期價格上漲過快的東西城區域調價中降價幅度相對更大。

但僅僅依靠房地產市場的制約,仍難根除「學區房」高燒不退的問題。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認為,要想解決「學區房」價格畸高問題,就必須改善教育資源分配格局。除了完善相關的教育政策外,加大教育資源方面的投入或許才是根本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