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還不知道愛滋病是有阻斷藥的。






很多人還不知道愛滋病是有阻斷藥的。

編輯按

九月份的時候,我們發表了一篇文章,《你看過淘寶 HIV 試紙的買家留言嗎?》

留言區裡,有很多讀者希望我們普及阻斷藥的相關知識。

好像我們一直以來,都只是去了解愛滋病的傳播管道,卻沒有想過:在進行了高危行為,有感染 HIV 的可能性時,該如何自我保護。

於是我們準備了這篇文章,希望能讓你們更好地保護好自己。

「HIV 阻斷藥」,指的是,暴露後預防(Post Exposure Prophylaxis)的藥物,簡稱 PEP。

通常,阻斷藥是在發生了高危行為(無套性行為或共用針頭針管等)之後,用來防止 HIV 病毒擴散的藥。

翻譯一下:

就是當你做了有可能會感染 HIV 病毒的事情後,如果在72小時內開始吃阻斷藥,就能大幅減少感染 HIV 病毒的幾率。

雖然,即使及時吃了阻斷藥,也不一定能完全阻斷 HIV 病毒。但如果在 24 小時內服用阻斷藥,阻斷的成功率會更高。

其實我對阻斷藥的認識,都是來自近幾年的網路熱點話題。之前看新聞,聽說過有人在泰國被愛滋感染者迷奸,然後緊急聯繫醫院並阻斷成功。

在知乎,我也看到過一個例子,是在無套約炮後,發現炮友是陽性,連夜趕到上海並且奔波好幾處地方,才終於成功買到藥。

因為在很多小城市,是沒有這種藥的。

甚至有些私人藥販子,會在網上轉賣自己從醫院拿的藥,甚至是一些管道不明的藥。不過這樣的管道,並不可靠。

當天晚上,阿維就因為沒有查到官方提供的資料,通過上網搜尋哪裡可以買到阻斷藥。

於是他在網上,翻到了一個可以提供阻斷藥的醫院名單。查到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家之後,第二天一早他就馬上請假去了醫院。

而在廣州,據我所知,一家有阻斷藥的醫院是位於淘金的廣州第八人民醫院。

很多人還不知道愛滋病是有阻斷藥的。

圖片來自知乎 @辰子叔

阿維一夜沒睡,等到早上 7 點,直接趕了過去。

「我覺得,自己在跟時間賽跑。」 雖然阿維按時順利吃上了阻斷藥,但在之後的深夜裡,他沒有一晚是睡得安穩的。

後來他才知道,如果發生了高危情況,就算是凌晨掛急診,也是可以拿到阻斷藥的。

「我以為拿藥會像網上那些經歷一樣,要找很久。我都已經做好趕去外地找醫院的打算了。」

一顆緊張的心,終於稍微松了下來。

愛滋病屬於感染科,而在廣州八院,感染科的門診位於醫院的一棟獨立的兩層樓裡。

感染科的大廳,隨處可見的是貼在牆上的紅絲帶,這是關愛愛滋病的標誌。牆上還掛著許多由愛滋病感染者們手繪的畫,和鼓勵的話。

阿維告訴我,當天他在門診裡忐忑不安地排隊時,突然發現,有不少打扮得很好看的年輕人。

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年輕男孩,對方戴著口罩,跟短暫地對視了幾秒,他就讀懂了他的眼神。

男孩的眼神意味深長:在這個世界上,你不是唯一一個發生了不幸的人。

很多人還不知道愛滋病是有阻斷藥的。

事實上,阻斷藥就是愛滋病的治療藥。

目前,愛滋病的抗病毒藥大約有六種,阻斷藥會選用其中的兩種或三種。

後來,我們聯繫到了院方,得知了阻斷藥的價格從兩千到四千不等。而阿維拿到的,是被稱為「三聯」的三種藥物,分別是齊多夫定、柯立芝、拉米夫定。

接下來,他要開始長達 28 天的服藥生活了。每 12 小時服一次,必須每天定好鬧鐘準時服用。

阻斷藥的副作用很大,這是他在服藥前,就查到的資料。

沒想到的是,阿維在第一次服藥之後,出現的副作用,遠比想像中更大。惡心、頭痛,持續肚泄,加上緊張、恐懼的情緒加壓, 他陷入了無法排遣的低迷狀態中。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又接到了他的電話,但他也沒說幾句話。

問了好幾次,他終於在手機那頭講:「你這幾天可不可以每晚和我語音一下,不用說話,讓我聽見你在做什麼就好了。」

作為家裡唯一的男孩,他還沒有向父母出櫃過,人生前二十幾年都過得還算順遂。

然而吃藥的這些日子,「我沒辦法去檢測自己有沒有感染,只能幹等著」。連續一個月的焦灼,加上高強度的工作, 他每天都過得很崩潰。

這件事成為了他人生中的一道坎。「這是第一次,我用一個月的時間來回顧和反省之前的人生。」

很多人還不知道愛滋病是有阻斷藥的。

廣州八院的住院部

28 天很快就過去了,而最後的測驗結果,令阿維長籲一口氣:是陰性。

他告訴我,這是他經歷過最驚魂的一個月。

而我現在,點開他那一個月的朋友圈,除了分享的幾張照片以外,沒有任何跡象能看出,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轉眼間,距離那個讓人驚恐萬分的夜晚,也已經過去了半年。

最後

「截止 2017年 7 月 31 日,全國報告現存活愛滋病病毒(HIV)感染者 / AIDS病人 728270 例。現存活 HIV 感染者 425430 例,AIDS 病人 302840 例。」——中國新聞網*

昨天,我和編輯林聰明,一起去了一趟廣州第八人民醫院。

在那裡,我們跟一個愛滋病感染者組織的工作人員聊了聊,他們專門為愛滋病患者、家屬等人,提供咨詢和幫助。

一個戴著藍圍巾的女士,很耐心地回答了我們的疑問。

隨著有關愛滋病知識的普及,越來越多人開始對疾病本身和感染者,有了新的認識。

這也意味著社會包容性的進步,意味著他們也能擁有和其他健康的人一樣,正常生活的權利。

「人人平等」,不過是老生常談,但我們還是想說,希望大家都能在保護好自己的前提下,能用平等的視角來看待每一個人。

因為,健康與否,不該成為一個歧視人,或被人歧視的理由。

*中國新聞網完整報導的標題為:截止 2017 年 3 月 31 日,全國報告現存活愛滋病病毒(HIV)感染者 / AIDS病人約有 70 萬。

編輯 / 囧頭 林聰明

音樂 / Mono –Dream Odyssey

圖片 / 囧頭的手機

很多人還不知道愛滋病是有阻斷藥的。

很多人還不知道愛滋病是有阻斷藥的。

關注我們,保護自己

很多人還不知道愛滋病是有阻斷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