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離開來找回最初的自己 真的可以嗎?






通過離開來找回最初的自己 真的可以嗎?

自己的身邊有不少朋友和同學,他們有的對我說,有的在空間裡發表說說或日志,大致意思都是自己累了,想要離開本地去一個陌生的地方,想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對於大多數的他們,都遲遲沒有動身,他們的意識中原以為離開是一種解脫,殊不知卻把離開當作了期待。而那些真的選擇離開的朋友,他們的勇氣讓他們足足振奮了好一陣子,卻隨著從彼地歸來的日期將近,又變得躊躇不前,心中出現莫名的擔憂。於是,便出現一個疑問,離開真的能找回自己嗎?

我真的不太肯定,因為自己不曾離開,卻眼看離開的人歸來依然是舊時的面孔。當問及他們為什麼要離開的時候?得到的回答總是讓我心頭微動的故事。我身邊最早選擇離開來找回自己的是我初中時代的一個同學海,海是一個陽光男孩,卻懷揣一個詩人的心。在九幾年的時候,我們單純如水,每天只知道在校園裡讀書嬉戲,從來沒有想過去外面看看。而海卻不一樣,他喜歡讀三毛的書,喜歡寫一些別人看不懂的文字。有一天他對我,他想要一個人去一個陌生的地方呆一段時間。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他很躁動,找不到方向,不喜歡上學,不喜歡複雜的公式定理,不喜歡看不懂的英文單詞。這些讓他很是挫敗!我問,那你一個人出去就不怕嗎?他哈哈大笑,就像在鄙視我一樣。然後又一臉嚴肅地對我說著那個年紀不該有的話——「一個人的身體和靈魂總要有一個在路上」。反正當時,我是不太懂的。那次談話之後,我連續兩個星期都沒有看到他來上學。後來才知道他從他奶奶那裡偷了父母給他的生活費,只身一人遠走西藏,在西藏呆了足足一個多月。他的父母無奈張貼尋人啟事,最後警察把他送了回來。回來之後,我除了看到他的皮膚變得黝黑,個頭好像長了點外,一切都還是原來。或許,他一個人在西藏經歷了不為人知的事,或許他的內心有過某種衝擊,但他的躁動和盲從還是沒有改變。他失敗了,沒能找回自己。

有些人因為一些挫折和失敗,會喪氣灰心。受不了身邊人的言語和白眼,而想著離開這裡重新開始;有些人因為一段感情,一個人,而選擇離開,因為怕睹物思人,觸景傷情。朋友Y小姐就是因為一個人,一段感情,而選擇離開一座城。Y小姐在A城認識了H先生,他們從陌生人然後到戀人,一起奮鬥過,一起擔憂過,曾經因為失業而一起住在灰暗潮濕的地下室,但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還是那麼美好,直到H先生出軌了。Y小姐有精神潔癖,沒有辦法原諒一個對自己不忠的人,她哭得很傷心,哭得那麼撕心裂肺,她哭了好久好久。一段寂靜之後,沒有人知道她要做什麼。在一個下著雨的晚上,我收到了一條她的簡訊,就兩個字「傷城」。我知道,她已經選擇了離開。從那天以後,我沒再見過Y小姐,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我希望她能重新振作起來,過好自己的生活。不能說她的離開是一種逃避,但是總覺用這種傷己傷人的方法來面對一些難以挽回的東西總是不夠的。

找回自己找的是什麼?是感覺、情緒、情感、尊嚴還是內心的不安?與其說找回自己,不如說重新認識自己,發現自己。我們要找回的,其實就是我們沒能認識到的人格層次,內心覺知,我們要做的就是克服與面對。不要總是一遇到一點壓力就把自己變成不堪重負的樣子,碰到一點不確定性就把生活想得暗淡無光。如果一個人能夠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誰?什麼樣的個性,能做什麼,可以承受什麼,人格狀態如何……內心始終謂我,就不會輕易選擇離開。而是敢於面對一些不愉快的事實,敢於面對壓力和挫折,並伺機去克服。離開有時候或許是一種方式,能夠暫時帶給我們一些新鮮與刺激,心靈也會發生一些變化。但是當曾經刺痛你、挫敗你的情景出現的時候,你的生活依然會陷入那種不知所措、憂鬱茫從的狀態。唯有徹底地認識自己,改變自己,才能做到人到哪裡,心也到哪裡!

選擇離開來找回自己是不夠的,或許你需要的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