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三億煙民,為什麼他們不怕肺癌的侵襲?






中國三億煙民,為什麼他們不怕肺癌的侵襲?

除了引發至少17種癌症外,吸煙還會讓大腦皮層變薄,增加中風、冠心病、肺氣腫、白內障、肺結核、糖尿病的風險。此外,二手煙和殘留在身上的三手煙會傷害吸煙者的家人,尤其是脆弱的兒童。

中國三億煙民,為什麼他們不怕肺癌的侵襲?

那又如何?

多年來,中國煙草一直保持了七個”世界第一”:煙葉種植面積第一;煙葉收購量第一;卷煙產量第一;卷煙消費量第一;吸煙人數世界第一;煙草利稅第一;死於吸煙相關疾病人數第一。截止到2015年,中國吸煙人數已超過三億(全國14億人,按50%女性計算,男性公民約7億,其中約15%為16歲以下青、少年。於是超過16歲男性公民數量大約6億,3.5億表示過半數的男性公民都吸煙。

如果你到農村去看看,尤其是不發達地區的農村,你會發現好多16歲以下的小孩子在吸煙。部分女性也吸煙,這部分也沒有統計在內)

中國三億煙民,為什麼他們不怕肺癌的侵襲?

研究者和科普人士恨不得用高音喇叭對煙民將這些事實每天念一遍,卻不得不挫敗地承認,「恐嚇」在勸人戒煙上收效甚微。只有不抽煙的人才會細讀那些吸煙有害的文宣,煙民們只會匆匆略過,然後說,「嚇死我了,趕緊點支煙壓壓驚。」

中國三億煙民,為什麼他們不怕肺癌的侵襲?

和其他毒品相比,尼古丁的戒斷症狀其實並不算嚴重,普通人完全可以忍受。真正難以忍受的,反而是腦中根深蒂固的恐懼:生理上癮和心理恐懼。

他們到底在害怕什麼?萬一成功戒煙,就會從此悶悶不樂、百無聊賴、渾身難受;更恐懼自己戒煙失敗,成為板上釘釘的意志力薄弱者,不但會對自己萬分失望,抱有期待的家人也會加倍受傷。

因為身體習慣了依賴尼古丁來獲取多巴胺,突然的戒煙,身體機能需要一個反應的過程,在多巴胺沒有充足供應的情況下,會出現諸如頭痛、疲倦、難以集中注意力、喉部不適和饑餓感與空虛感等等。而處在戒煙初期的人往往會無限放大這些痛苦,給自己心理施加壓力,感覺「戒煙很難」。

中國三億煙民,為什麼他們不怕肺癌的侵襲?

曾經的戒煙明星、《這書能讓你戒煙》的作者、曾幫助2500萬人成功戒煙的亞倫·卡爾於2006年死於肺癌,這一度讓人們感到恐慌。醫學上常用吸煙指數來衡量吸煙量.如一位煙民吸煙20年.平均每天吸一包(20支),那麼他的吸煙指數就是20×20=400年支。超過400年支.就屬於肺癌的高危人群。資料表明.卡爾曾吸了30多年的煙,最多時每天吸100支.以此計算他的吸煙指數大約是3000年支.遠大於400年支這個界限。其次,他在指導別人戒煙時允許對方當著自己的面吸煙。屬於被動吸煙。主動吸煙30多年加上被動吸煙20多年.卡爾死於肺癌就不足為奇了。另外,不是因為他戒煙才得肺癌。從正常細胞轉變為癌細胞要經過長時間、多步驟。而從一個肺癌細胞發展到出現臨床症狀的腫塊又大約要經過10年的時間。可能卡爾在戒煙前就已種下癌變這個‘因’。 而他自己並不知道。

中國三億煙民,為什麼他們不怕肺癌的侵襲?

最近一個新聞《他送亡妻進零下196度罐內求復活》的新聞引起廣泛關注,桂姓男子將因肺癌亡故的妻子保存在液氮罐內,祈求有一天醫學的發展能夠復活並治愈妻子。人們津津樂道於丈夫的深情,卻忽略了妻子患病的事實:死於肺癌。兩夫婦吸煙與否我們並不得而知,但我們唏噓的同時,是否想過如何減少肺癌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概率?

據世界衛生組織數據顯示,吸煙造成約22%的癌症死亡,是最為重要的致癌危險因素,而這其中占比最多的是咽喉癌和肺癌。臨床醫學顯示,早期肺癌可通過手術治愈,進展期腫瘤可同步放化療,晚期肺癌主要以減輕症狀,延長生存為主。

中國三億煙民,為什麼他們不怕肺癌的侵襲?

但是不管選擇哪種治療方式,都是費用高、風險大。

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減輕治療過程中的痛苦呢?答案是肯定的。

隨著現代醫療事業的發展,科學技術水品的提高,醫學家發現冬蟲夏草蟲草素能夠有效抑制腫瘤,肺癌,增強免疫力,尤其在肺病的治療上效果顯著,能夠有效改善因吸煙所引起的口臭、咽喉腫痛、呼吸系統及心腦血管等方面的疾病。相比於傳統藥物,冬蟲夏草蟲草素更能針對性的對肺癌提供靶向性治療,提高肺癌治愈率;另一方面來說,大大降低了手術的風險性。

研究證明,冬蟲夏草蟲草素能夠有效誘導H358細胞凋亡並抑制H358細胞增殖,這就為進一步應用於臨床治療K-Ras突變型非小細胞肺癌等腫瘤疾病奠定了實驗基礎。

現在,冬蟲夏草蟲草素作為一種新型抗肺癌藥物已經應用於臨床,其效果得到廣泛認可和關注。

中國三億煙民,為什麼他們不怕肺癌的侵襲?

「吸煙有害健康」早已是所有人的共識,希望廣大煙民能夠正視吸煙的利弊,早日戒煙,還家人一個良好健康的生活環境。

中國三億煙民,為什麼他們不怕肺癌的侵襲?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吧

不要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