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中,誰是肉食系,誰又是草食系?






感情中,誰是肉食系,誰又是草食系?

說到備胎,有句勵志的話這樣說,守住驕傲,不做備胎。也許有很多備胎都是無奈的選擇,但也有些例外,就是因為很驕傲,所以才做備胎。討論這個話題,是因為在這種類型身上能比較清楚的看到什麼才是親密關係中非常了不得的強勢,和對關係的掌控。

撇開外在條件的影響,談到心理的強勢,作為捕獵者,而不是獵物,他的強大表現在他表達感情的語式是以「我」為主的,他強調的是「我會給你什麼」——

「我會等你」

「我不在乎」

「我愛你」;

而弱勢者在親密關係中的語式通常是「你對我怎麼了」——

「你不回我微信」

「你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

「你怎麼老和他聯繫」

非常明顯的差異是前者的關注點是「我」,後者的關注點是「你」。這兩種心理狀態表達出來的感情,帶給人的心理衝擊可能是完全不一樣的,哪怕做的是同一件事,比如為情自殺,前者的自殺簡直就是對另一方的恭維,愛到不行了;而後者的自殺,也許只是別人心理上的負擔。

在一度大熱的瓊瑤劇《情深深雨蒙蒙》中,有個好像無害實則厲害的角色,那就是甘當備胎的如萍。她看上去柔弱無比、溫柔可人,但實際上她才是關係中的掌控者,比外表堅強潑辣的依萍在親密關係中的地位要強勢的多。這個人物值得好好分析,從她的身上可以很好的看到單就心理層面來說,一個人的弱勢和強勢區別在哪裡。

她是非常明顯的「我」字派,在對待心有所屬的書桓時,她的「我」字的表白熱烈深情,書桓逐漸被她的表白砸到,開始內心動搖節節敗退。

但她的厲害並不在於她的癡心、癡纏,很多人都有過熱烈深情的表白,但有的人這樣表白只會讓人深感厭惡。厲害的是她的熱烈表白中所包含的一種態度,「不管怎樣我都等你」「不管你愛誰,只要你心裡有我」「不管你曾經怎樣的拒絕了我,愛上別人我都不計較,我就在這裡,只要你回頭,我就會不計前嫌的奔入你的懷抱。」

大概很少有人在聽了這樣的表白之後還能安之若素,還能在日後的生活中保持專一和忠誠,而不會心猿意馬的想念另一種唾手可得的可能性。

她用甘當備胎的態度,極大地恭維了對方,一個人也許會忘掉自己愛過的人,但很少有人能忘掉別人給自己的極大的恭維。如萍的高明之處,不止是表明甘當備胎,還表示出一種不容小覷的自尊,這會讓對方覺得她這份甘當備胎的情誼是多麼可貴!看上去她只是情感關係中一個被動的等待者,實際上她才是主動者。

正如同表面上書桓的手裡握有選擇權,但其實他只是一個被動的面對誘惑者,而獵手是柔弱的如萍,她的強勢地位在於她不被掌控——你選我,我在那裡,愛你。你不選我,我在那裡,愛你。

所以在這段關係中,重要的不是你愛我還是不愛我,你,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我愛你這就夠了。也就是說她才是關係中主動的、有掌控權的一方,對方難以左右她,傷害她,而她是進攻還是撤退、繼續誘惑還是罷手,要看她自己的心情。

喜歡就堅持,不喜歡了就再見,而不是處在被動的位置,乞求對方的關心,對於關係的走向缺乏主動把握的能力,只能任由對方擺布,他說和好和好,他說分手就分手。她傳達出一種信息,我愛你是你的光榮;我甘當備胎是因為我很驕傲。

在另一個例子中,一個殘酷無情的男子毫不節制的給自己的愛人寫信,在信中不吝對另一個女性的讚美之詞,細致入微的描寫他們在一起度過了多麼親密快樂的時光。他讚美這個女性的主動、熱情、開放、有情趣,然後又漫不經心的在信上附上一筆——好像此時才想起他還有愛人這麼個人一樣,隨便卻毫不留情的對兩人做了個對比:你坐在那裡,處在被動的位置。

在世界上,在親密關係中,有一種心靈上的摧殘,和這種摧殘相比,粗暴的態度,嚴厲的批評,苛責,不滿,怨氣,比起來都太仁慈了。它甚至比冷漠還糟,它是以一種對方無法比擬和還擊的絕對優勢力量,對對方這個人做出漫不經心的否定,他否定對方會痛會哭,否定對方有被同等對待的價值,就像否定屠刀下吱吱叫的豬羊,否定它的恐懼理應被認真對待一樣。通過漫不經心,他表達了一種絕對的主宰權和評價權。

那麼對方為什麼就不能奮起反擊,也行使自己的權利?

對方的弱勢正在這裡,「你坐在那裡,處在被動的位置。」被動的意思,不是指在行為上不會主動討好對方,追求對方,有些追求、示好,並不能改變心理上的被動性質。而心理上的被動性質,正是將自己置於對方掌控下、受傷害的原因。

就如這個被無情的男子傷害的女人,他們之間的主動和被動的對角關係,先是表現在這個男子花費了幾年時間追求、和鍥而不舍的說服對方嫁給自己上。

她作為接受方,表面上好像風光無限,高高在上,但實際上她已養成了對對方甜言蜜語的被動依賴,養成了對方說好話討好就高興、不理自己就六神無主的被動心態。

在接受的過程中,她習慣了被奉承,也就意味著被掌控,而沒有發展出主動性,那就是她喜歡什麼,她如何追求自己的目標,如何在情感關係中主動引導對方的情緒,主動對生活中的什麼人發生興趣。

甚至可以說,在被動性中恰恰包含了一種懶惰,懶得去掌控生活,懶得發展對其他人的興趣,只等著對方主動滿足自己的情感需求、內心支撐。甚至失去對方就失去再生情感關係的興趣。這種被動性給另一方提供了百分百的安全感。而這種百分百的安全感又反哺了對方主動尋找其他情感來源的興趣。

也許只有等到被動的一方發展出自己的主動性,以「我」為關係的軸心,而不是被動的等著「你」的情感滋養,這種主動和被動形成的對角關係的不平衡才會打破。當對方發覺不再有掌控你情緒的能力時,也許就是收斂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