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出軌成為一種流行,婚姻還要繼續將就嗎






當出軌成為一種流行,婚姻還要繼續將就嗎

民政網官網最近提供了一組婚姻人口數據,2017年上半年全國各級民政部門和婚姻登記機構共依法辦理結婚登記558萬對,比去年同比下降7.5%;依法辦理離婚登記185.6對,比去年同期上升10.3%。

其中離婚率最高的前四的是北、上、廣、深,而排名第一的離婚原因,是——

出軌!

說出軌是當今婚姻第一大現象毫不為過。

早在幾年前,網站 Ashley Madison 被黑,引發了全球恐慌和討論,因為其網站的口號就是「人生短暫,偷情無限」。

他們專門服務於已婚人士的交友、約會,而從爆出的資料來看,其用戶之多、範圍之廣也是讓人震驚。

如今,心理咨詢行業蓬勃發展,婚戀咨詢保守可能占據了半壁江山,而其中大部分都涉及到婚外戀。

很多人不禁想問,出軌、婚外戀,到底為什麼如此盛行?

1 生活越幸福,人越想冒險

婚外戀的歷史,可能與婚姻制度的歷史一樣長。

人選擇在一對一的婚姻制度裡棲身,其實是在做一種「交換」,用出讓的自由換來安穩和秩序。

因為「確定性」和「不確定性」同樣是人類內在的心理需求,所以在兩者之間,人常常像鐘擺一樣晃來晃去。

現代生活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給人類生活帶來前所未有的安穩、便利和富足。「人類未組成群居的社會之前和大自然是非常接近的,他們根本不可能過著例行公事的生活」。因為那樣的生活沒有什麼保障,所以腦子就變得十分活潑而機警。

換句話說,「太有保障的生活反而使人神經衰弱」,這時候,我們對不確定性的需求是加倍地在增加。

而與性相關的冒險是一種強烈的快樂,有時候超過平常的溫暖和快樂。一旦安全了,人就想冒險,越幸福越想冒險。

弗洛伊德的「生死本能學說」告訴我們,渴望發展,穩定和安全以及一切向上的力量是一種「生的本能」;渴望毀滅,破壞和自毀的力量是「死的本能」。生死本能的互相牽扯存在於個人和社會的一切矛盾當中。

當我們在恐怖片、戰爭片中找尋精神上的「死亡」刺激,相當於在愛情領域選擇了「出軌」。這是我們尋求毀滅與破壞的一種天性表現。

2 在愈來愈完美的自我做到要求面前,出軌是最簡便的方式

馬家輝在一期《鏘鏘三人行》節目中曾經這樣說離婚:

我覺得離婚的人反而是更上進的人,因為他(她)不肯將就,對生活還有追求,所以離婚去尋找,而很多人卻選擇就這麼湊合過了一輩子。

如果離婚尋找幸福屬於上進,出軌是否也是一種「不將就」?

如果說過去很多人是因為過得不幸福而出軌,為什麼現在生活幸福的人也在出軌?

可能是因為我們比古人更相信自己是自由的——我值得擁有更好的。

人人都在追尋更完美的自我。

當人們感覺到自己的缺失,又沒有辦法解決的時候,他們會問——難道我這一生就這樣了嗎?我還要繼續現在的這種生活嗎?

大部分婚外情的開端,通常與性無關,而是在尋求友誼、支持、理解、尊重、注意以及關心。

80%的離異男女認為,它們婚姻的破裂是因為彼此逐漸疏遠,喪失了親密感,或是因為她們感受不到愛與欣賞,只有20%到27%的夫妻說出軌要負部分責任。

出軌有時候是迷亂生活的一劑解藥,因為自我太像深淵,無從把握,而愛情則是廉價、門檻最低的讓自我感覺良好的方式。

所以,人們從一個人身邊轉移到另一個人身邊,有時候只是為了降低自我厭惡感,擺脫對生活的無力感。這也是中年危機普遍以出軌為表征的原因。

出軌,讓他們找到了更多新鮮感、自主感,恢復了他們對生活的希望。

3 出軌是婚姻協議下的自定義狀態

現如今,出軌的形式已經越來越多:和異性發信息聊騷,偷偷看小電影,用手機約炮APP……

與之對應的是,人們對出軌的態度也有了變化,每個人都有了自己的尺度。

以前,我們會把生理上的背叛當作是最受傷害的方式,這起源於我們把對方的身體當作私有財產。然而,如今出軌與否,取決於每一個人如何定義出軌——

有人認為聊騷也是背叛;

也有人說找性工作者、約炮一夜情都不算出軌。

有人覺得丈夫背著自己自慰都是不忠;

而也有人都覺得有婚外性關係也沒什麼不忠誠,知道回家就好。

還有的中年人認為夫妻的情分,可以是伴侶,但未必是性伴侶。

我和老婆早就沒有性生活,如果有人能夠在性上給自己的伴侶帶來快樂,這沒什麼不好。

當出軌已經越來越普遍,婚姻會不會去適應出軌的需求?

有兩性專家說,未來的主流將是分段式一夫一妻制,即頻繁離婚、頻繁結婚會越來越多,而自定義狀態的開放式婚姻也會開始在小眾中流行。

4 你們的第一段關係已結束,要共同開始第二段關係嗎

90%的受訪情侶認為,對方出軌還欺騙自己是不可原諒的事情。

但同樣有90%的人認為,如果自己出軌了同樣會選擇欺騙對方。

一個人發現伴侶出軌,受傷的不只是一段關係,更是一個人自我認知的崩塌。

妻子出軌後,一位丈夫痛苦地說:

我曾經以為我了解我們的婚姻,了解對方,了解自己,而現在,我對一切都產生了質疑。

這是出軌給人帶來的最糟糕的感覺。它讓你懷疑一切,不再認同你過去所認同的,也不再信任你過去所信任的。

在這個世界上最難處理好的其實就是夫妻關係。

從時間的維度上來說,它是動態的,隨著時間變化需要不斷加進新的內容;

而從功能維度上說,它又是兼容並包的,兩個人在朋友、親人、床伴、靈魂伴侶、父女、母子關係之間切換,而這些都需要進退自如、巧妙的平衡和默契。

往往處理好一對一、從一而終、雙方滿意度又很高的夫妻關係,其實需要很高的自我完成度來把控。

就像疾病,是一種調整生活方式的身體互換,出軌對於婚姻,也是一記婚姻關係的警鐘,它提醒我們在婚姻中的核心需求已經難以在婚內被滿足了,你已經失去了平衡。

如果這樣的家庭可以一起來到咨詢室,治療師往往會把這個危機變成一個轉機 。

很多時候你們的關係本來就有裂縫,第三者的存在只是幫助你們把問題暴露出來。

第三者是婚姻的鏡子,是沙丁魚群裡的鯰魚,是產生變化的導火索。

一方出軌,就像是關係生長來到了一個關鍵節點,我們應該找出傷害、背叛背後的自我覺察,以及雙方成長的可能,這樣關係才能繼續生長下去。

當你對於生命與愛情的不完美有基本的接納,了悟生活中必然存在的那些無聊、厭倦和無意義感,不一定是眼前的這個人帶給你的,你將會有更多的自我覺察與承擔。

心理專家總是認為,變化才是唯一不變的東西,所以:

我們一生要與很多人談很多段戀愛 ,或者與一個人談很多段戀愛。

當一對遭受出軌影響的情侶在風波未平時找到她,比利時著名的精神治療師 Esther Perel 會對他們說下面這段話:

現在的西方社會,大多數人都會有兩到三次婚姻或是親密關係,而有些人會始終如一。你們的第一段感情(婚姻)已經結束,現在,你們是否願意開始第二段親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