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了伴侶的冷暴力,我應該怎麼辦?






遭遇瞭伴侶的冷暴力,我應該怎麼辦?

1 你遭遇過哪些冷暴力?

你是不是也遇見過這樣的場景:和男朋友吵架後,他拒絕溝通。問他「你是不是還在生氣?」回答永遠是「沒有」;問他「我們是不是該好好談談?」對方總說「沒什麼好談的」;有時候實在忍無可忍沖著他大哭大吼一頓,換回來的是他摔門而去。

冷暴力,在心理學上也叫「築牆逃避」,除了語言交流少這種最明顯的形式,冷暴力還有以下幾種表現形式:

不發生性關係,或者說很少,即使有也是敷衍了事,這種情況在發生婚外情的家庭裡面非常普遍;

語言的攻擊。威脅你,冷嘲熱諷說「你多厲害啊,哪裡還需要我」等傷你的自尊心的話,這也是一種暴力;

突然失蹤,完全不顧忌愛人的感受,任著自己的情緒,跟著感覺做一些事情,不去承擔夫妻和家庭的義務及責任。

瑪麗·弗朗斯·伊裡戈揚在《冷暴力》一書中將冷暴力雙方分別列為「受暴方」和「施暴方」。

冷暴力中的溝通和正常的溝通會有很大的不同,為了牢牢控制受暴方,施暴方需要一種單向溝通。面對直接提問要麼一語不發,要麼言辭閃爍。不願承認兩人有之間有問題,不願共同尋求解決之道。

對施暴方來說,有效的方式就是不要對話,直接把過錯加諸對方。當受暴方表達自我感受時,施暴方必會封其口,受暴方想表達的,施暴方不感興趣也不會聽。除了單向溝通外,施暴方還會言語歪曲,撒謊,運用諷刺、嘲笑、輕蔑、否定人格、離間、征服,展現強勢等手段來呈現自己。

想想看,你是不是遇到過施暴方的伴侶,好不容易給你溝通了,說出來的話卻是「你怎麼這麼煩人」「你說的都對,這下你滿意了吧」「我就是這樣的人,受不了就分手啊」……受暴方若想掙脫束縛真的採取行動,就有可能成為施暴方憎恨的對象。

2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冷暴力的局面呢?

一般而言,這種狀態是由兩性雙方共同造成的,也就是施暴方和受暴方都有責任。

首先我們說受暴方。

和施暴方相比,大多數受暴方都更加希望擁有安全的親密關係,這樣的關係讓他們感受到一個穩定的空間;在這個空間內,我們會感受到自己是被對方接納,並且在對方心中是非常重要的,感受到我是可以掌控關係的。

這種需求如果沒被滿足,控制感就會出現一些問題,你可能覺得:我必須得做點什麼才是重要的,或者我的重要是有條件的,或者我做什麼都是不重要。

很多人在安全感不能得到滿足的情況下,控制和索取就會更強烈。比如時刻問對方在幹什麼,幾分鐘沒收到回復就一陣奪命連環呼,翻看對方手機,追問對方在和誰一起吃飯。對方的心理界限得到挑戰,自然是反抗的更加嚴重,漸漸用沉默的態度回應,也就是採用一種消極對抗的方式,雖然消極,起碼比不停的解釋內耗少得多。

接下來,我們說說冷暴力的施暴方,也就是不回應的一方。

「冷暴力」就表明TA不愛你了嗎?也不盡然。

榮格以人與環境互動模式的不同,將人分為外傾型和內傾型兩大類。外傾型人格更容易與外部世界和諧相處,內傾型人格以內在自我感受為核心,而冷暴力施暴方有可能是內傾型的情感表達習慣,不善於將自己的情感與外部建立聯結。也就是說,不一定是TA不想回應你,有可能是TA不會回應——怎麼說都不對,乾脆不說了。

也有可能是早期原生家庭的經驗讓TA產生一種觀念:

我是不值得被愛的,我獲得的愛是有條件的。

因此不能在情感上投入自己。其實很多時候有些男性表示想要早點回家陪老婆,但是因為自己不善於表達,每次提前回來總是告訴老婆「今天有個會結束早了我就提前回來了。」這樣一來,雙方隔閡也會增加。

3 我們該如何去應對伴侶這種冷暴力的狀態呢?

可以從自身的改變和伴侶相處模式的改變兩方面入手。

首先,我們要從自身改變。我們可以從以下三點入手:

第一,當自己因為對方冷暴力產生不安全感的情緒時,看到這些情緒的來源。

想想看,是不是馬子或者男朋友的不理會和忽視讓你回憶起過去經歷的事件,誘發了相同的情緒?可能是想起之前你們一次激烈爭吵後他摔門而去讓你重新回到了那種恐懼不安的狀態,也可能是你兒時看見過父母的矛盾擔心現在會在你身上重演。

當你把這些過往的情緒加在當下事件上,就會產生一種投射,也就是說根據過去的經驗判斷當下事件的走向,自然會加劇自身的不安。

第二,了解到不安的原因後,可以試著給自己一個擁抱,告訴自己:我已經做得很不錯了。

第三,你可以嘗試著為自己的安全感做點什麼。可以試著融入到不同的「關係」中去,伴侶不再是你唯一的情感支持。

當我們處理好自己的情緒,通過將自己融入到不同的關係中去,或者通過自洽讓自己平靜而愉悅的時候,我們回頭來處理和伴侶的關係。這就到了第二步,也就是處理和伴侶的關係。對於冷暴力,我們不妨學習心理學家馬歇爾·盧森的非暴力溝通方式。可以從這4個方面展開:

1、觀察而非評論。

不要說「你不理我是不對的」,不要因為對方不解釋就說「每次你都這樣固執」。這些都會激起對方逆反心理,反而更不利於關係。

試著學會表達你觀察到的內容:「你今天一直皺著眉頭不說話,看上去有些心情不好對不對?」試試看,這樣的表達是不是你自己都會覺得舒服很多?

2、表達感受。

比如如果你每天回家看見他都在忙著打遊戲,一直打到深夜放下了手機直接就要睡覺,說的話少的可憐,你可以先告訴對方自己的感受:「你一直在忙著玩遊戲,我們沒有時間溝通,這樣我會覺得很孤單」有了這樣的表達,相信他也會降低防禦,願意和你進一步溝通。

再比如說,他對你冷嘲熱諷說「你說什麼都對,我哪敢有意見」,你可以告訴他:「這樣的表達會讓我覺得和你有距離感,有些不舒服」。

3、表達需要。

感受來源於我們自身的需要,在不良溝通的時候,我們批評對方實際上表達了自己沒有滿足的需要。試著直接表達,而非指責對方,其他人就有可能做出積極回應。

比如說,如果他突然變得很忙,對你的關心減少了,人也冷漠下來,你直接跟他說:我希望你給我一個擁抱。這比指責他不懂的體貼你、關心你要有效的多。

4、請求幫助。

以什麼樣的方式提出請求容易得到積極的回應呢?我們要清楚地告訴對方,我們希望他們做什麼。應該避免使用抽象的語言,而借助具體的描述,來提出要求。

例如我們說我希望我可以每周共同看一部電影,而不是抽象地說我希望你多陪陪我說話。如果我們請求他人不做什麼,對方也許會感到困惑,不知道我們到底想要什麼。而且,這樣的請求還容易引起別人的反感。例如我希望你每周至少有兩晚可以早點回家,而不是我不希望你花太多時間在工作上。

試著把這些方法用到你們的相處上,相信再冷的心也會變得溫暖起來。最後送上弗洛姆的一句話:

幼稚的愛是:我愛你,因為我需要你。

成熟的愛就是:我需要你,因為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