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高發期間,留心甲狀腺「感冒」!






流感高發期間,留心甲狀腺“感冒”!

張女士身體素質很好,平常有個頭疼腦熱的,扛一扛就扛過去了。不過,半個多月前的這次「感冒」有點非同尋常,本來吃點藥都快好了,不料前幾天症狀再次反復,持續發燒、嗓子痛。到附近社區診所就診,醫生說是「上呼吸道感染」,用了幾天藥,一點也不見效,並且還老是感覺心慌、出汗、全身乏力。於是,張女士轉到一家大醫院就診,經過檢查,最終確診為亞急性甲狀腺炎(以下簡稱「亞甲炎」),重新調整治療方案後,症狀很快得到控制。

「亞甲炎」究竟是怎麼回事

「亞甲炎」是一種由病毒感染所誘發的甲狀腺變態反應性炎症,常常於流感或感冒後1~2周發病。本病多見於30~50歲的女性,女性患者為男性患者的5~10倍。冬春季是流感的高發期,根據流行病學調查,流感過後,「亞甲炎」患者也隨之明顯增多。

「亞甲炎」起病較急,最典型的表現是發燒、甲狀腺部位明顯腫痛、不敢觸摸,疼痛劇烈時可沿頸部放射至咽喉、下頜及耳部,另外,患者還往往伴有甲狀腺功能異常。典型的患者其病情演變通常要經歷「甲亢期」、「甲減期」、「恢復期」三個階段,分述如下。

甲亢期:即病程早期,患者有怕熱、多汗、心悸、焦慮、震顫等甲狀腺功能亢進(甲亢)表現;甲狀腺功能化驗甲狀腺激素(T3、T4)水平增高、促甲狀腺激素(TSH)水平降低;甲狀腺攝碘率降低(24小時<2%)。這種血清甲狀腺激素水平與甲狀腺攝碘率“背離”的現象是“亞甲炎”有別於其他甲狀腺疾病的一個重要特征,原因是甲狀腺濾泡遭受炎癥破壞,它所儲存的甲狀腺激素大量釋放入血導致“一過性甲亢”。另外,在病程早期,患者血沉(ESR)往往顯著增快(通常大於50mm/L),白細胞正常或減少,這點有別於細菌感染。

甲減期:患者此階段可有畏寒、便秘、虛腫、倦怠、嗜睡等甲狀腺功能減退(甲減)表現,血清T3、T4降低,TSH升高。原因是此期患者甲狀腺內儲存的甲狀腺激素已被大量消耗,而此時甲狀腺濾泡細胞尚未完全修復,攝取碘以及合成甲狀腺激素的能力不足,因而導致「甲減」。

恢復期:此期甲狀腺濾泡細胞已完全修復,患者血沉(ESR)、甲狀腺攝碘率以及甲狀腺激素水平(T3、T4、TSH)完全恢復正常,自覺症狀全部消失。

「亞甲炎」如何診斷與鑒別

本病診斷並不困難,關鍵是能否想到。臨床上,如果病人出現發燒、甲狀腺部位腫痛,同時伴有多汗、心悸、情緒改變等甲亢表現,結合近期曾有感冒病史,則應高度懷疑「亞甲炎」。通過進一步檢查,若血清T3、T4升高,而甲狀腺攝碘率降低,血沉顯著增快,則可確診本病。

本病臨床表現多樣,極易被誤診,應注意與下列疾病鑒別。

一、感冒、咽喉炎。

由於甲狀腺與咽喉位置相鄰,兩者疼痛的部位都是在頸部,若不仔細檢查咽喉並做甲狀腺觸診,很容易將甲狀腺疼痛誤認為是「咽炎疼痛」,而將本病誤診為感冒、咽喉炎。因此,一定要仔細查體並加以鑒別。

二、甲狀腺功能亢進症。

「亞甲炎」病人因有心悸、多汗、多食善饑以及甲狀腺腫大等甲亢的症狀及體征,甲狀腺功能檢查T3、T4升高, TSH降低,常被誤診為甲狀腺功能亢進症。但甲狀腺功能亢進症病人T3、T4及甲狀腺攝碘率均高,而「亞甲炎」患者的甲狀腺攝碘率是明顯降低的,TgAb(甲狀腺蛋白抗體)、TPOAb(抗甲狀腺過氧化物酶抗體)陰性,可資鑒別。

三、急性化膿性甲狀腺炎。

還有的「亞甲炎」病人因發燒、甲狀腺明顯腫痛被誤診為急性化膿性甲狀腺炎,但後者甲狀腺攝碘率正常,白細胞顯著增高,抗菌藥用藥有效,可資鑒別。

如何治療「亞甲炎」

「亞甲炎」是病毒感染後引起的變態反應性炎症而非細菌感染,因此抗菌藥治療無效。本病以緩解症狀、對症治療為主。輕症患者治療應首選解熱鎮痛劑(如吲哚美辛、阿司匹林等),重症患者可短期服用糖皮質激素(如潑尼松),它可減輕炎症反應,使發熱及甲狀腺腫痛得以迅速緩解。

因本病的甲亢症狀呈一過性而且程度較輕,故一般不主張服用抗甲狀腺藥物(如他巴唑等),更不能用放射性同位素碘-131或手術治療,否則可能導致永久性甲狀腺功能減退。對病程早期心悸明顯的病人,可以口服普萘洛爾對症處理;病程後期出現「甲減」症狀者,應酌情補充甲狀腺素,直至甲狀腺功能恢復正常為止。

本病具有自限性,除少數(小於10%)最終發展為永久性甲狀腺功能減退外,絕大多數患者都可以自行康復,故預後良好,但容易復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