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閘蟹在台灣又爆二惡英超標 國內4個產地省皆「有份」






大閘蟹在台灣又爆二惡英超標 國內4個產地省皆「有份」

「秋風起蟹腳黃」,又到大閘蟹上市品嘗時節。

而最近台灣媒體報導,根據台灣食藥署統計,截至今年10月止,台灣自大陸進口的大閘蟹約196噸,其中共有40噸大閘蟹戴奧辛(dioxin, 又名二惡英)含量超標,不合格比率達2成。

驗出不合格的養殖場地區包括湖南、江西、浙江及安徽等。

食藥署表示,未來不排除暫時拒絕這些養殖場的大閘蟹進口。

大閘蟹在台灣又爆二惡英超標 國內4個產地省皆「有份」

二惡英大閘蟹不是新鮮事

這並不是台灣首次在大閘蟹中檢出二惡英超標。

2017年10月也發現2起二惡英超標案例,均由湖南引進。

台灣檢測大閘蟹二惡英含量皆因2016年香港驗出大閘蟹二惡英超標事件的發生。

當時,香港食物環境衛生署食物安全中心在抽查五類大閘蟹樣本中,有2類二惡英及二惡英類多氯聯苯(DL-PCBs)總含量超過歐盟標準。

當時香港並沒有制定二惡英的限量標準。

目前香港、台灣均參考歐盟的標準,限定食物中二惡英含量不得超過3.5皮克當量每克(濕重計),二惡英和二惡英樣多氯聯苯總量不得超過6.5皮克毒性當量每克(濕重計)。

皮克是重量單位,萬億分之一克,即0.000000000001克。

什麼是二惡英?

二惡英是一類含有環狀結構的有機化合物,共有200餘種,其中有29種是公認的有毒物質。

它的主要威脅是慢性毒性,包括影響生殖發育、致畸致突變和致癌等,被稱為世紀之毒。

攝入過量二惡英,還可引致氯痤瘡、皮膚出疹及變色等皮膚病,以及體毛過多等問題。

大閘蟹在台灣又爆二惡英超標 國內4個產地省皆「有份」

2004年,烏克蘭前總統尤先科在總統選舉前曾二惡英中毒遭毀容。

對於尤先科的中毒事件,烏克蘭政府認定是一場企圖進行暗殺的行動。

人類從未主動生產二惡英,它們常常是作為化工產品的副產物出現。

二惡英主要是由物質不完全燃燒產生,來源包括垃圾焚燒、金屬冶煉、氯化工(如造紙業)等。

其他一些物質常含有二惡英類雜質。

如美國在越戰期間使用的「橙劑」、殺滅釘螺的五氯酚鈉等。

二惡英很容易經過空氣擴散到全球各個角落,世界各地基本上都有它們的成員。

人類會透過食物、飲水、空氣和皮膚接觸等途徑攝入二惡英,其中食物是最主要的來源,占90%以上。

由於二惡英是脂溶性的,一般都是在動物的脂肪組織內蓄積,因此,脂肪含量越高的食物,二惡英含量往往也更高

也正因如此,高脂肪食物是人類攝入二惡英的主要膳食來源,例如肉類、家禽、海鮮、牛奶、蛋類及其制品等。

二惡英類多氯聯苯(Dioxin-like PCB),是十幾種類似化合物的統稱。

它們本身並不是二惡英,而是多氯聯苯,但它們具有和二惡英類似的毒性作用。

中國從1965年開始生產多氯聯苯,到1974年禁止生產,10年間共生產了約10000噸。

由於是工業規模的生產,因此它的污染總量遠遠大於二惡英。

大閘蟹為何會含二惡英?

大閘蟹在台灣又爆二惡英超標 國內4個產地省皆「有份」

大閘蟹二惡英的幾種可能來源

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環境化學與生態毒理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常務副主任鄭明輝認為,一般污染有兩種可能性:

其一是可能來自水體環境本身,水體、顆粒物、水草通過食物鏈傳導,慢慢富集到大閘蟹體內。

蟹是底棲生物,比魚類更易接觸湖底的淤泥,受污染的機會較高。

其二是可能來自於人工養殖飼料。

由於螃蟹的生命周期很短,所以來自飼料的可能性也比較大。

大閘蟹主要飼料為粟米、螺獅及海魚,不排除飼料螺獅中,存在受二惡英污染的可能性,並間接積累在大閘蟹體內。

浙江省淡水研究所所長顧志敏則分析稱,大閘蟹二惡英超標也可能是在流通環節。

很多消費者認為,螃蟹底板越白,說明養殖水域越清潔,吃著也更放心。

一些地方黑板蟹沒有白板蟹賣得好。

這促使很多商家人工給蟹底板洗白。

有用鋼刷洗白,但如果用化學藥物洗白,二惡英指標就可能出現超標。

其實,在沒有種植水草清潔水環境的水域養蟹,蟹底板自然就會發黑,這是藻類和淤泥附生引起的,屬於正常現象。

黑板蟹高溫煮熟後一樣可以放心吃,不會影響人體健康。

大閘蟹在台灣又爆二惡英超標 國內4個產地省皆「有份」

微量攝入二惡英不用過分擔心

盡管國際癌症研究機構已把二惡英列為一類致癌物,但在環境中含量很低,產生影響需要長期積累,

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二惡英實驗室副主任張慶華認為:

「正常情況下攝入二惡英對人體造成突發急性影響的可能性幾乎沒有,除非出現投毒等非常意外的情況」。

比如不幸的尤先科。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世界衛生組織聯合食品添加劑專家委員會(JECFA)制定的二惡英安全參考值(即每月可容忍攝入量(PTMI))為每月每公斤體重70皮克毒性當量。

1個60公斤重的成年人每月攝入的二噁英不超過4200皮克就沒事,歐盟的建議則是3600皮克,更嚴一點。

這是二惡英攝入的安全線、紅線。

2016年香港大閘蟹被檢出二惡英和二惡英樣多氯聯苯含量為每克食物11.7和40.3皮克毒性當量,香港食安中心據此估算,對於絕大多數消費者,一個月吃14只4兩重的超標大閘蟹會超過安全線。

此次台灣自大陸進口的大閘蟹中,3.114噸的大閘蟹驗出4.1pg/g的二惡英,4.455噸的大閘蟹則驗出12.1 pg/g的二惡英與多氯聯苯。

有人一聽說大閘蟹檢出二惡英就覺得「市面上大閘蟹都不能吃了」,會不會有些談「二」色變?

畢竟二惡英的毒性需要長時間積累。

但也有另一種聲音:

台灣林口長庚臨床毒物中心主任顏宗海表示,因二惡英沒有解毒劑,一旦攝入,需耗時7年才能減少一半。

顏宗海建議民眾,避免食用肥肉、皮、內臟、貝類等容易累積二惡英的食物,另多補充高纖蔬果,以利毒素排出體外。

大閘蟹在台灣又爆二惡英超標 國內4個產地省皆「有份」

大陸尚無二惡英等限量標準

對於食物中的二惡英和二惡英樣多氯聯苯含量限量標準,大陸目前仍是空白。

據了解,雖然大陸已經建立起了二惡英的檢測方法和規程標準,即GB5009.205-2013《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中二惡英及其類似物毒性當量的測定》,但並未制定二惡英在食品、飼料中的限量標準。

「如果要制定食品中的限量標準,要考慮操作層面的挑戰。二惡英的檢測費用相對較高,如果泛泛地在食品中設立了標準,很可能導致錢都放在檢測費上,也不一定產生最優效用。」鄭明輝說。

二惡英和多氯聯苯都是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在環境中非常穩定,難以降解。

有專家認為,關鍵還是要加強源頭污染的控制和有害地的篩查。

據了解,相關部門已針對大陸二惡英排放源進行了清單式的研究,並就鋼鐵生產、有色金屬冶煉、廢棄物焚燒等污染源進行源頭治理。(《活著要懂添加劑》吳忌)

參考資料:

中時電子報:大陸含戴奧辛大閘蟹 達2成

《中國質量報》:江蘇大閘蟹在香港被檢出二惡英

新華網:是否有害健康 標準是否缺失?——三問大閘蟹遭二惡英污染

鐘凱:江蘇大閘蟹被香港檢出最強致癌物二噁英?不必太擔心

更多閱讀:

知名電商平台二三十元買到陽澄湖大閘蟹,「過水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