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和院長:協和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來源:「看醫界」微信號 作者:徐木

導讀:作為頂級醫院都有如此危機意識,其他大醫院又該如何?是否可以從協和院長的演講中得到一些啟發呢?

12月28日,北京協和醫院院長趙玉沛在百年協和倒計時1000天啟動儀式上發表了一個演講。媒體以「重磅」對演講全文進行了報導。演講中,趙院長提到「協和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並指出,只有改革,並將改革進行到底,協和才有發展、有出路。

作為頂級醫院都有如此危機意識,其他大醫院又該如何?是否可以從協和院長的演講中得到一些啟發呢?

協和的危險從哪兒來?

趙院長23分鐘的演講主要講了三部分內容,一是統一思想,明確發展道路;二是明確方向,建設六大體系;三是實幹擔當,沖刺百年協和。而提「協和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是在第一部分講第三個問題–如何看待床位規模時講的。這段話原文是:

在今年「三會」上,我講協和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院內院外都有些人不太理解,說協和連續九年排名第一,應該是最好的時候,怎麼是最危險的時候呢?因為連續排名第一並不能掩蓋我們醫院和各學科發展中存在的諸多問題,而且自我感覺最好的時候往往是最危險的時候。掌聲和讚譽會讓你自大、膨脹、飄飄然,鬥志和激情就容易消褪,幹勁和闖勁就容易松懈,所以掌聲越熱烈就越應警惕危險。泰山半腰有一段平路叫「快活三里」,一些遊客爬累了,喜歡在此歇歇腳。然而,挑山工一般不在此久留,因為久歇無久力,再上「十八盤」就更困難了。所以,排名第一的學科不能有「歇歇腳」的思想,排名中間的學科要有力爭第一的雄心,排名靠後的學科更要有迎頭趕上的志氣。這樣,醫院才會百花盛開,春色滿園。

從這段話里,我們可以明白,趙院長說「協和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主要基於兩點:一是自我感覺最好,忘記了醫院和各學科發展中存在的諸多問題;二是掌聲和讚譽會使人飄飄然,鬥志和激情消褪,幹勁和闖勁松懈。所以,趙院長提醒自我感覺最好的時候往往是最危險的時候,掌聲越熱烈就越應警惕危險。

協和百年夢的做到路徑是什麼?

在演講的第一部分「統一思想,明確發展道路」,趙院長主要講了三個問題,一是如何看待排行榜,二是如何看待科研,三是如何看待規模。從這里可以讀懂趙院長給協和做到百年夢規劃了三條路徑。

一是堅持以病人為中心。他在講如何看待排行榜時說,要理性,要保持頭腦清醒,現在很多排行榜,在醫療質量、病人滿意度、人才培養等核心指標方面是缺失的。提醒:醫院的核心使命是治病救人,醫院好不好,病人說了算,這才是評價醫院的金標準。但排行榜對各學科來說,又是一個重要的參考。我們要以排行榜為鏡,擇其有價值之處而用之,來促進學科發展。

二是堅持以臨床醫療為核心。他說,科研一直是協和的短板,但提倡加強科研不是讓大家都去實驗室做基礎研究,更不是「全民寫論文」,而是以臨床為基礎,做出真正有價值的科研成果並推動臨床問題的解決。我們堅決反對急功近利和僅僅為了評職稱、賺積分而發文章。護理系統已經開始改革,今後不再將論文作為考核的硬性指標,要把護士還給病人,把精力投入到護理技術和服務水平上。「作為醫院,‘醫療是主體’這一指導思想永遠不能變。但協和作為全國疑難重症診治指導中心和國家級的學術型醫院,僅僅做好醫療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還要肩負醫學發展和技術進步的社會責任。」

三是要很抓學科建設。從趙院長通篇演講看,學科建設提到的次數最多,也是協和做到百年夢的最主要路徑和抓手。

在第一部分「統一思想,明確發展道路」中,主要講了三個問題,在第一個如何看待排行榜,提出每年的中國醫院排行榜發布後,醫院都以此為契機來促進學科建設。第三個如何看待床位規模時,也提出,有的同志認為學科建設搞不上去……

在第二部分「明確方向,建設六大體系」中,談精細管理體系時,提出要賦予科主任更多權力,讓他們在學科布局、人員安排和績效分配等方面有責有權。

在第三部分「實幹擔當,沖刺百年協和」,提出學科強則醫院強,各位科主任作為學科帶頭人,做好學科建設是最重要、最根本的任務。要以學科建設為龍頭,帶動醫院各項工作全面發展。講到堅持傳承創新時指出,學科建設是一場接力跑,我們要一棒接著一棒跑下去,每一代人都要為下一代人跑出一個好成績。我們要用創業的心態來守業,注入新的動能,保持學科長青。在講堅持從嚴管理時,只有嚴字當頭,才能真正培養出精英。嚴管就是厚愛,要讓「混日子」、「熬年頭」和「守攤子」的人不好過,這既是對學科事業負責,更是對員工本人負責。在講堅持問題導向時,說我們必須把「病人最不滿意、員工最為關心和影響學科發展最關鍵的問題」作為著力點,抓住主要矛盾,找準根本原因,抓緊補齊短板。要對標世界一流學科來做學科建設,優秀的科主任不僅要做好自己的專業,更要為學科布好局、搭好梯隊,要在你的任上帶領全科共同發展。

協和的目標指向哪里去?

「世上最重要的事,不在於我們身在何處,而在於我們朝著什麼方向走」。從趙院長的演講可以讀懂協和的目標是做精做強而不是做大,建「中國特色、世界一流」醫院,重回建院之初的學術巔峰地位,做到百年協和夢。

招遠演講的第二部分是「明確方向,建設六大體系」,一是醫療服務體系,要緊緊圍繞協和是「患者以性命相托的最後一站」這個總體定位來謀劃醫療服務體系,提出:首先要加強新技術的開展和推進多學科協作,占領醫療創新制高點。醫院將拿出5個億專項支持近400項新技術新項目進行論證。二是將醫療質量、病人安全、服務品質和專科聲譽作為今後各種考核的核心指標,堅持「病人需要什麼,績效就考核什麼」。三是有效利用病例資源,充分開發每個病例的研究價值,借助「轉化醫學」「大數據」「人工智能」「互聯網+」等現代技術,讓協和病歷「活起來」,助力臨床研究。

二是人才培養體系。協和應該是「醫學大師的搖籃」和「醫學人才培養模式的典範」。

三是科技創新體系。首先,要加強科研平台建設,3.5萬平方米的榆垡工程已基本完工,全部規劃為科研平台,轉化醫學大樓竣工後,全院總的科研空間將達到10萬餘平方米。二是加強專職科研隊伍建設,今年開始大幅度增加科研博士後招生,並為各科配備專職的科研助理,將專家從繁瑣的事務中解放出來。三是創新管理機制,實行PI制,由臨床專家與專職科研人員「組團」,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總之,協和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做「新技術、新理念、新觀點的發源地」。

四是精細管理體系。用事實說話、用數據說話,使管理客觀公正。

五是開放協作體系。必須要加強與國際一流、國內頂尖的名院、名校、名企,在醫學教育、醫工結合、轉化醫學和健康醫學等方面的合作,做到優勢互補,發展共贏,不斷提升協和的國際影響力。協和是中國的,更是世界的。

六是黨建文化體系。堅持黨建引領,打造「協和樣板」,把黨建的政治優勢轉化為發展的競爭優勢;要弘揚優良傳統,傳承「協和基因」,堅守「大愛成就大醫」的醫者仁心;要團結服務生工,凝聚「協和力量」,形成協和人團結奮鬥的強大動力。

協和準備堅持什麼放棄什麼?

在激動人心乾貨滿滿的23分鐘演講中,給人留下最深刻印象還是趙院長堅持做精做強而不主張做大。他說:

有的同志認為學科建設搞不上去的主要原因是床位不夠,規模不夠。幾年前,醫務處統計了一下各科室的床位需求,全院的需求量總計6000多張,是國家批復我院床位數的3倍。做學科建設,必須要有適度的規模,但適度規模應該是多大呢?在全美排名前五的醫院中,排名第一的梅奧和第二的克利夫蘭都只有1000多張床位,而麻省總醫院和UCSF還不到1000張,床位雖少,但他們工作效率很高。所以,制約我們學科水平的不是規模太小、床位太少,而是沒有做精,缺乏領先的技術能力和創新的科研成果。拿身邊的例子來看,我院神經科就是一個床位不多卻以科敵院穩居榜首的典型代表。

最近我看到一組數據,美國等發達國家臨床資源的利用率為70%~80%,而大陸僅為3.68%,我們在利用臨床資源、凝練臨床問題、研究解決問題方面還大有可為。我們各個學科的發展要始終堅持協和小而精的發展理念、診治疑難重症的功能定位和發揮多科協作的綜合優勢,不拼規模拼能力,不拼數量拼質量,看別人看不了的病,出別人出不了的成果,這才是協和各學科的發展道路。

總之,從趙院長為協和百年夢的規劃看,頂級醫院必須瞄準世界前沿,堅持中國一流,堅持做精做強放棄做大,做自己該做的事並做好,才是盡到了自己的責任,完成了自己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