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下的悲劇:從發熱到死亡,僅13天!






流感下的悲劇:從發熱到死亡,僅13天!

一位流感症狀的患者,僅僅只是13天,便經歷了從開始發熱到死亡的悲劇。

昨日夜班,有一種突出且直觀的感受讓我深感不安:急診突然出現了大量流感症狀的病人。

這些患者的主要症狀集中表現是:突發高熱、咽喉腫痛、肌肉酸痛。

病患中有孕婦、有哺乳期婦女、有癌症患者、有尿毒症患者、有長期服用激素的患者,而這些都是罹患流感的高發人群,甚至是有可能出現嚴重並發症的高危人群。

所以,昨晚的夜班和病患,讓我徹夜未眠。

不僅是因為大量流感症狀的病人集中出現,也不僅是因為有幾位甲型流感病毒初篩實驗陽性的患者,更是因為凌晨過後接連來了五位嚴重咽喉腫痛伴胸悶氣短的患者,其中有人出現明顯的急性會厭炎和肺部感染……

有人因為醫院里沒有床位而焦急,有人因為擔心同家人之間相互傳染而憂慮,有人因為持續的咽喉腫痛而來回走動著,有人因為不緩解的胸悶氣短而煩躁不安著……

下夜班後,我昏睡到現在。

睜開眼睛後第一件事便是想到了一件發生在去年春節前後的事情:一位流感症狀的患者,僅僅只是13天,便經歷了從開始發熱到死亡的悲劇。

一年前,某個凌晨三點,我正趴在電腦前研究著那些沒有情節只有骨與肉的片子。

急診走廊里已經掛起了火紅的燈籠,無論我和搭班護士趙大膽多麼疲憊,無論搶救室里的患者有多麼痛苦,春節和春天也不可阻擋的來臨了。

其實,最近幾天有很多患者來到急診對我說:「我想快點好,馬上就要過春節了!」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任何疾病都有康復的過程。

對於流感來說,輸液並不能起到加快康復的作用,更加沒有藥到病除的效果。除了對症處理,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時間來磨平疾病的印記了。

這一次流感有著自己的特點:起病急、病情重,一部分患者出現肺炎、心肌炎等並發症。

可惜的是,雖然每一次我都苦口婆心的向患者介紹流感的情況,換回來的卻都是鄙夷的眼神。

從他們的眼神中,我能夠清晰的看見潛台詞:我不就是感冒了,你嚇唬誰?你是為了多開檢查吧?你是為了推卸責任吧?

大部分人幸運的挺過了流感這道坎,而有的人則將生命永遠的定格在了當下。

搶救室里躺著一位80歲的老年女性患者,她的生命體征在逐漸消失。

子女早已經簽好了字:放棄任何搶救措施,只等最後宣布死亡。

患者是一位常年患有高血壓、冠心病、慢阻肺的老年女性,每年的冬天她都會因為咳嗽、咳痰、胸悶、氣喘在急診輸液治療。

13天前,患者被家屬用輪椅推進急診。

陪同患者前來看病的家屬不以為意的說:「我媽就是受涼了,這是老毛病,每年都要犯病好幾次!」

不錯,這些年來,我曾多次接診這個老人,基本上每一次都是因為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發作。

但是,這一次卻有著不同之處,因為老人的主訴並不是咳嗽、咳痰、胸悶、氣喘,而是高熱、肌肉酸痛、納差、乏力。

我建議患者完善胸部CT和血常規檢查,但是家屬只要求輸液,而且要按照以前的方案輸液。

「現在流感很多,特別是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是高危人群,還是檢查一下吧?」我除了提出建議之外,並沒有權力來強制患者檢查。

「就是受涼了,老毛病發了,沒有那麼麻煩!」

即使我說了很多連我自己都嫌囉嗦的話,家屬卻依舊固執己見。

其實我一直沒有搞明白,所謂「受涼」到底是一個什麼概念?

對於中國人來說,受涼幾乎可以導致一切疾病。如果這是正確的話,那麼生活在寒冷之地每天都被北風洗禮的人們豈不是日日患病?

輸液第三天後,患者的症狀依舊沒有任何緩解,反而出現了咳嗽咳痰的症狀。

家屬不解的問:「以前每次輸液效果都很好,這一次為什麼不行?」

「你問我嗎?我也不知道,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老人身體內有著什麼變化,各種指標處於何種水平。」我始終想勸說家屬為老人完善檢查,只能這樣威逼利誘。

果然,這一次家屬答應了我的建議。

然而,患者的檢查結果卻比較糟糕。

胸部CT提示兩肺肺炎;血常規提示白細胞正常、淋巴比例增高;CRP已經升高五倍;甲流初篩實驗弱陽性;血氣分析提示2型呼衰。

按照道理來說,這個已經被兼顧使用了抗病毒藥帕拉米韋三天的患者應該住院治療,但是家屬卻再次拒絕了。

「老人不僅應該住院,如果病情在嚴重的話,可能需要氣管插管、呼吸機輔助通氣,甚至需要住進ICU病房!」我又詳細的解釋了為什麼要住院,卻依舊不能挽回家屬的決心。

家屬拒絕為老人辦理住院的理由是:快過年了,家里生意很忙,抽不開人照顧,先在門診輸液觀察。

於是,再一次簽字後,家屬將輸液後的患者帶回了家。

每一日都有許多流感的病人來到醫院,每一日都有許多類似這位患者的老年人並發肺部感染。

輸液治療數日後,患者的症狀暫時得到了控制。

一切都似乎朝著好的一面發展,但是死神卻在偷偷的醞釀著自己的陰謀,而且沒有人發現這細微的變化。

在距離患者第一次來到醫院的第十二天,家屬再次的來到了急診室:「我母親好像有痰難以咳出,能開點祛痰藥嗎?」

「如果症狀明顯的話,你最好將老人再帶到醫院來看看。」

家屬滿口答應了我的要求,帶著三天量的化痰藥離開了。

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晚上,也就是老人出現發熱的第十三日,家屬便將老人帶到了急診。

和上一次不同的是,這一次患者是被120跑著送進搶救室的,而且帶著呼吸氣囊。

聽著老人夾雜著痰鳴音的呼吸聲,看著她灰暗的面色和僅有35%的指脈氧飽和度,我的內心除了緊張之外便是深深的無力。

氣管插管後,趙大膽從患者的氣道里吸出來大量的黃黏痰,毫無疑問,患者是因為大量的痰堵,才出現了呼吸衰竭和昏迷。

氣管插管、呼吸機輔助通氣後,患者的經皮指脈氧飽和度可以維持在95%左右。

但是,患者不僅始終處於昏迷狀態,而且處於嚴重的酸中毒狀態,同時存在頻發的短陣室速。

我拿著病危通知單告訴家屬:「老人病情很重,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心跳停止。」

患者的女兒不解的問:「之前不都已經好轉了嗎?怎麼會這麼快就不行了?」

是的,之前患者發熱、咳嗽、咳痰的症狀確實已經得到了控制,但是這並不意味著萬事大吉。

因為對於這樣患有慢性病、長期大量使用激素的老人來說,每一次的肺部感染都有可能是致命的威脅。

有時候我們會存在這樣的錯誤:只有腦出血、心肌梗死、主動脈夾層才是最致命威脅的。

但是,卻很少有人知道:肺部感染也是導致老年人喪命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患者的兒子卻似乎看的比較明白:「一口痰吐不出來都有可能導致窒息死亡,這些都在預料之中,只不過沒想到過不了這個春節!」

事實上,就在我和家屬談話的當下,搶救室里還躺著另外三位流感後並發肺部感染、呼吸衰竭的老人。

最後,家屬考慮到ICU的費用問題,決定放棄搶救,並簽下了放棄任何有創性操作的要求。

看著身上被插著氣管插管、深靜脈置管、導尿管,靜脈泵著血管活性藥的患者,聽著呼吸機和心電監護的此起彼伏的報警聲,我突然有一種可怕的想法:或許家屬的決定是正確的,又何必要用大量的錢去維持患者沒有尊嚴和痛苦的活呢?更何況,這種狀態根本不能算作是活著,充其量只能算是有著不規則的心跳。

清晨七點鐘,魚白肚剛從東方升起,患者的生命永遠的定格在了距離發熱後的第十三天。

家屬哭著看著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將老人帶走了,只給我和趙大膽留下了疲憊和些許的沮喪感。

趙大膽用最快的速度整理並消毒了患者睡過的病床,因為在不久的未來,就會有下一個類似的病患需要它。

工作的經驗告訴我:在這一次的流感之中,有很多高危因素的患者,如高齡、曾大量使用激素、孕產婦、患有慢性病、手術後的患者,會並發肺部感染,而且是那種進展快、症狀重的致命感染。

其實面對這樣的病人,現代醫學也只能提供一些對症支持的手段,如抗感染、抗病毒、抗休克、糾正呼吸衰竭、ECMO等等。

面對流感、面對死亡,除了以上這些治療手段之外,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就是將生死交給命運。

比如這位80歲的老年患者,從患病到死亡也只不過區區13天而已。

提醒大家:近期流感較多,如果出現突發高熱,而又沒有明顯的咳嗽、流涕等呼吸道感染症狀,尤其是近期有過活禽接觸的話,一定要及時去醫院診治。條件準許的話,應該每年接種流感疫苗。

可惜的是,很多人同我一樣,因為不重視、因為工作忙、因為聯繫不上疫苗貨源,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始終將自己和家人暴露在流感的威脅之下。

來 源 / 最後一支多巴胺(ID:last-dopamine)

推薦課程:

這樣學心電圖,一輩子不會忘

必看!超全的臨床常用化驗單解讀

顱腦影像的讀片技巧,醫生必備!

醫護考試之痛,一次性全部解決

名醫手把手教你用對婦科中成藥

一秒打開就能照做的52個急救指南

實用!兒童呼吸道感染規範化診療

華醫題庫App,用題海戰術幫你通過職稱考試!(問題咨詢請加小助手微信號:weizhushou97)

點擊「閱讀原文」,下載華醫題庫App